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aiwan toilet spy,新手必看

  太阳火辣辣地晒着,河岸边地里的玉米,叶子卷在一起。

  临河公园里没有游人,唯独一块石头上,坐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好像在思考什么。

  打红伞的小女孩,走过去靠近老人,很有礼貌地说:“老爷爷,你在想爸爸吗?这里太晒了,到树荫下凉着想吧!”  老人随女孩到树荫下,回答说:“我是想儿子,老了无依无靠,就想后人,常来看看。

  这么热的天,你一个来玩?”女孩听了是懂非懂:“想儿子就去他那儿吧!我是想爸爸,他是警察,去年就在这个公园里,和犯罪嫌疑人搏斗中,负重伤牺牲了。

  只要想爸爸,不管啥天气,我都要来。

  ”  “儿子那里我是去不了的,只有气咽了,眼闭了,腿蹬了,才能去见他。

  现在只能想啊!”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不就死了吗?你儿子死了吗?他是咋死的?是英雄吗?”女孩含泪连着提问。

    “对!我儿子死了。

  二十多年前,这河里发洪水,水面漂来个小女孩,他看见跳进洪水,拼命把女孩推上岸,他却被浪头打走了。

  他不是英雄。

  我想儿子了,就来坐坐。

  ”老人说明女孩的问题。

    “你儿子是救人英雄!和我爸爸一样,死的光荣!我两同命相连,你就把我认作孙女吧!”说着口袋里掏出十元钱,说是孝敬爷爷的。

  又把红伞赠给老人,说是认爷爷的见证。

  公园里,爷孙两经常亲切地在一起,形影不离,有说不完的话,看不够的景,老人的衣服,也穿得干净工整了。

    小女孩不吃早餐,钱省下来,积攒一起,逢星期就去送给爷爷。

  给爷爷打扫卫生,洗衣做饭,陪爷爷开心。

  女孩的妈发现,女儿的爸生前,给她买的心爱的红伞不见了,怕女儿伤心,就悄悄买了一把红伞,放在女儿床头,女儿喜爱的又打着。

     爷爷忽然有病了,下不了床。

  女孩忙给爷爷说去医院看,到医院检查费单子划价一千多,无钱交难得女孩哭鼻子。

  爷爷知道为难,不得已到私营诊所治疗,一剂药就刮干了爷孙身上的钱。

  药喝完,爷爷病没好。

  女孩到诊所求医生再配剂药,药配好价值近二百,女孩战战兢兢地说先交十元,剩余的有钱就来交。

  医生生气地说:“哪有这事?药配好了没钱。

  没钱你来干啥?借钱去,钱拿来再取药!”  女孩迟迟疑疑地在诊所,转来转去,手里的十元钱,团上展开,展开又团上,往复着手汗把钱都湿了。

  终于再次凑到医生前,乞求道:“叔叔,钱欠着,我一定会还你的,爷爷等着用药,你把药给我吧。

  ”  “你爸咋不陪着看病,也不来买药,对你爷不好吗?”医生疑惑地问。

    “我爸去年牺牲了!爷爷是我认的,他的儿子二十多年前,河里救人时被洪水冲走了,孤独一人。

  ”女孩流着泪,哽咽地回答。

    医生详细打量小姑娘时,发现她身体单薄,清瘦的脸蛋上,滚下一串泪珠,一双明澈的大眼睛,分明饱含着忧郁。

  长相酷似英雄警察,不由感动:“姑娘,对不起!不知你是英雄的女儿,你的高尚义举,使我深受教育!你爷爷的药费免了。

  今后你爷爷有病,来我诊所治疗,全部免费!”  “药钱我掏,感谢你对我女儿的认知!”女孩的妈接住医生的话。

  医生不但没收女孩妈的钱,而且成了女孩爷爷的免费家庭医生。

    女孩问妈咋知道在诊所买药的,妈说:“同事看到你没去学校,去了诊所,估计有事,就赶来了。

  听了你给医生的乞求,我明白了一切,原来你在做好事,不愧是你爸的好女儿!感谢孩子!你也给我找到了救命恩人的家人,我就是二十多年前被救出的女孩。

  这条河上公园区域救出的只有我一人,一直没有找着他的家人,现在可以报恩了!”  母女高兴地接老人回家时,又是红太阳,女孩打起了红伞。

  看到爷爷胳膊夹的红伞,说道:“爷爷,快把伞打上就不晒了!”老人打起红伞,喜笑颜开,红光满面,乐语“岂言今日无知己,自有清风作故人。

  ”  听陌上风,如是吹,念静默如初,心念的追随是一场长途跋涉的旅程,山长水远的人生道路,需慢慢去感悟。

  站在时光之巅,让心如明镜,眸光中只有时光的静好,山水的壮美。

    人生,应该是一处源泉活水,清澈生动,无畏顽石幽涧,淙淙流向远方,路过更多的风景。

  一日之中最好的时刻,莫非暮色夕照,倦鸟归林,无人来,亦无意走。

  每一个日夜都会被剪切成许多段落安放进不同的情境里,合起来时是一篇百味杂陈的故事,真实、琐碎、尘埃落定。

     十指轻弹,人生喜忧,生命的意蕴,当是云淡风轻,沐人间烟火,品出真我的味道。

  细细冥想,任凭光阴如水,一颗笃定的心从不曾偏离过既定的轨道,一直依着心中的理想模式,不惊不扰,依然是恰到好处的欢喜。

    犹如几叶春茶与一冽清泉的相遇,泉中的茶叶舒展飞旋、恣意绽放,茶也染得泉水晶莹剔透、滋味万千。

  一杯浅酌,清亮了襟怀,心且静,思过往,回首岁月,用淡雅稀释如梦的昨日。

    清晨,读到友的一个词:“止语”很是喜欢。

  止于声,声之切切,多少心音穿越时空涤尽尘埃;止于念,念之切切,多少情愫随时光静水流深,一切看似静默,凝练的却是一份内心的执念。

  人的思维是无形的产物,思想境界的升华是智慧的提升,集聚着智慧的灵性之美。

  锦瑟流年,感怀一程美好,携诗(儿童益智故事)意在心,淡品风月年华,把思绪停泊在一湾山水里,便会醉我忘沧桑。

    夜深沉,心安静若一座小城,在自己的城池里静享孤独的美。

  回忆自体内汨汨渗透,沉淀的往事以宁静的方式一一浮现,犹如一朵白莲在深邃的夜色安静绽放,无言,无语,只以纤尘不染的心裳,于红尘中披一袭皎洁的月光,清谷淡坐,静候一股灵动的溪水,自怀间,潺潺流过。

    都说佛界是一种风景,凡尘也是一种风景,而一个人只能在适度的位置欣赏风景,过高了,往往偏离了内心既定的轨道,过低了,未免太过牵强了自己的心。

  凡事都是在他人的境遇里还是自已的境遇里承受,不同的人自然会有不同选择,层次品味的高低,取决于你自身的位置,更为凸显出你自身的价值。

    给心一块土地,静静安放心情,因为我爱的人。

  给爱几分阳光,沐浴花间絮语,绽放几分甜蜜。

  给佛一双慧眼,看尽人间百态,浊者自浊清者自清。

  给诗几分素净,开出莲的心情。

  此岸花开,彼岸萦香,最美的情是你山水踏遍,我住在溪边。

  尘世纷繁,我在烟火深处,安稳守候。

  只待你归来时红袖添香,琴瑟和鸣。

    画中的岁月,杯中的人生,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所有的际遇都需要缘分,以善对待。

  若刻意去改变,就少了最初的那份纯美。

  一个人的心若背负太多尘世的负累,就免不了烦恼,也做不了一个真正自由、悠闲的人。

  唯心态明朗,心胸豁达者,才能赏阅到山水的清灵和隽永。

  

“谢叔,是这样的,过两天二丫不是要交生活费了么,我们志国已经很久没打钱回来了,所以…”季玉珍低着头,不敢看老谢的眼神。

  确实,让季玉珍这种脸皮比较薄的女人三番五次跟人借钱,确实有点难为情。

  “哈哈哈,原来就这事儿啊?看你这样儿,管我叫声谢叔还跟我在这儿客气呢,没问题啊,你说吧,要多少。

  ”老谢大手一挥,很是大方。

  王小薇那几十万他没办法帮她还,但身上几万块钱还是能拿出来的。

  “也不要多少,就借一千块就行了!”季玉珍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这已经是她第四次跟老谢借钱了。

  从他的男人张志国去城里打工以后,就很少回来了,每次打电话过去,张志国都是说工地上活儿多,回家路又远,舍不得车费。

  一开始还会打点钱回来,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最后连钱都不给娘两打了。

  村子里一直有谣言说,张志国去了城里,认识了个有钱人家的女人,没打算再回村子了。

  季玉珍一开始自然是不相信的,可是随着时间过了这么久,也没点什么音信,心里唯一的一点坚持,也开始动摇了。

  “玉珍啊,听谢叔一句劝,找个好人家嫁了吧,二丫那么乖,没人会对她不好的。

  ”老谢从屋子里取出了一千块现金,交到了季玉珍手里,劝说了一句。

  “嗯,我会考虑的,谢谢你了谢叔。

  ”季玉珍一脸的落幕,拿着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老医生!不好了,蒋宏博要强拉着王小薇回城里去,你快点来看看!”这时候,一阵急促的叫喊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什么?蒋宏博?他不是开车回城里了么?怎么又回来了?”老谢心里咯噔一下,瞬间跌到了谷底(夹逼自慰)。

  来不及多想,老谢连忙往王小薇家里跑,一边跑一边转过头:“玉珍,你马上去找王铁柱,让他带人来帮忙!”“好的谢叔,我马上就去!”季玉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谢这么担心王小薇回城里,但是认识老谢这么多年,也知道他的为人,也连忙打着手电往王铁柱家里赶了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儿?一边走一边跟我说。

  ”老谢火急火燎的跑到张碧琴身边,对着她问道。

  “汗,你刚走了没多久,蒋宏博就带了两个人,想把王小薇给带走,说是要让她去陪哪个男人睡觉,王小薇也没办法,让我快点来找你!”话还没说完,张碧琴就看到老谢已经撒开脚丫子跑远了,心里不由得一阵郁闷。

  “谢医生,你等等我啊!”张碧琴刚从王小薇家里跑到这边,早就累得气喘吁吁的,现在老谢又赶过去,根本就没有理她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老谢如此重视王小薇,张碧琴的心里竟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再次来到王小薇家里,老谢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拉拉扯扯的两人,不是蒋宏博和王小薇还是谁?“王小薇你个贱人,老子不管那么多,你今天一定要跟我走!”“蒋宏博!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竟然让我去陪别的男人睡觉?我要跟你离婚!”此时的王小薇满脸都是泪水,看着蒋宏博的眼神里也满是失望与愤怒。

  “哼,老子不管那么多,离婚就离婚,我告诉你王小薇,你不要以为离婚了就能逍遥了,老子在受罪,你也别想好过!”蒋宏博拉着王小薇的手,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再说了,我欠下这么多钱,还不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从法律上来讲,欠的钱也应该是我们一人一半,就算是我们离婚了,你也是要还钱的!跟老子走!你们两个,把她给我拉上车!”蒋宏博一脸的扭曲,指使着两个狗腿子,拉着王小薇就想把她往车上拖,那模样,和以前看到他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样子。

  老谢有些震惊,难道不满足的欲望真的会让一个人改变这么多么?“狗日的蒋宏博,你放开小微!”一瞬间,老谢只感觉怒火从心里直接冒出了天灵盖。

  三步并作两步,老谢直接来到了王小薇身边,挥起拳头狠狠的砸到了蒋宏博的脸上。

  “我艹尼玛的老东西,敢打老子?信不信我弄死你啊?”蒋宏博有些不敢相信的摸了摸嘴角的鲜血,朝着老谢看了过来。

  那两名狗腿子也是揉了揉拳头,完全没把老谢放在眼里。

  老谢没管蒋宏博的威胁,一把将王小薇拉到了自己身后:“没事小微,有谢叔在呢!”“呜呜呜,谢叔,谢谢你,你小心点,他们身上好像有刀!”王小薇一脸的泪水,刚才被蒋宏博强拉上车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这辈子一定会担上一个耻辱,可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竟然是老谢救了他!这一瞬间,王小薇的心里即是感动,但也有些害怕,万一老谢要是为了她受伤了,这份情可怎么还啊?“老谢?怎么回事儿这是?”说话间,一群手拿锄头镰刀的女人打着手电,在赵铁柱的带领下来到了王小薇屋子旁边。

  蒋宏博和他的两个狗腿子见势不对,连忙招呼着上了车。

  “谢建国你个老东西,你给老子等着!”放了句狠话以后,蒋宏博一脚油门踩到了底,连忙逃走了。

  “呼呼呼,老谢你丫怎么回事儿?人家小两口子拉拉扯扯的,你把我们叫来干嘛?”赵铁柱刚到现场,不明所以,喘着粗气对着老谢问道。

  “嘶,妈的,你管老子?”脚下的疼痛让,老谢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心急,火急火燎的就跑来帮忙来了,也没拿个手电筒什么的,一路上不知道崴了多少次脚。

  “诶?不对啊老谢?你今天是咋了,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啊,你这老小子不是不爱管这些闲事吗?咋一听是王小薇家吵起来了,就跟疯了一样的就跑过来了。

  ”看到老谢这幅模样,赵铁柱是又好气又好笑。

  老谢瞪了赵铁柱两眼:“你懂什么,你知道王小薇被蒋宏博那畜生带走要干嘛吗?”“不就是被接回城里吗,可能蒋宏博那小子好久没跟王小薇干那事,想了呗。

  ”赵铁柱嘿嘿的傻笑着,想到平日里这老谢跟王小薇还有些暧昧,又接着猜测道:“你不会跟小薇那小姑娘办那事了吧,不然怎么这么紧张一个小姑娘,你个老不正经的!肯定是这样!”老谢虽然被猜中了心事,但也不慌乱,对着赵铁柱回道:“你小子知道什么,蒋宏博那王八蛋在外面赌博欠了几十万,没钱还,就要让小薇去陪别人睡一个月抵债!草他妈的王八犊子,老子非得弄死他不可!”赵铁柱吃了一惊,他以为只是蒋宏博把王小薇接回城里过日子,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妈的,这畜生还是人吗?老子早看出来这小子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了,以前在一个村就没干什么好事,现在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赵铁柱本来也不待见蒋宏博,现在知道真相了,也是气的双眼通红!“现在怎么办,你给出个注意,小薇这姑娘在村里也住了这么久,跟大家也都有感情,不能让这王八蛋真的带着王小薇去那啥吧?”村里的人都特别善良淳朴,赵铁柱也不例外,再加上性格本来就容易冲动,但又没有办法,气的就在院里走来走去。

  一时间,现场的人都有些沉默。

  村子里的人虽然都挺善良的,若是几千几万块钱,可能大家凑凑,能帮忙的也就帮帮忙。

  可是,那可是几十万啊!就是把村子里的这些老农民都拿去卖了恐怕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吧?“咳咳!”这时候,张碧琴却突然咳嗽了两声,脸上满是汗水,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感觉有些别扭。

  “那个,张书记,您有什么办法对不对?快跟我们说说吧!”看到这一幕,老谢哪里还不明白张碧琴是什么意思?连忙放低姿态,朝她看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余薇,真是羞到要死要活的。

  如果是在几个小时之前,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赏个大耳刮子,并且羞恼的在第一时间就选择去揭发杜老三的黑车司机身份,罚死他!可现在却不同了,她了解了杜老三其实是个很实诚的老实人,而且了解杜老三被前妻蒙骗的可怜经历。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在杜老三的怀里,恰好她自己也有某方面的强烈需要!精神世界的渴求,刚刚已经被杜老三的甜言蜜语给填充了,可是真正需要填充的地方呢?她不知道自己想怎样。

  按本能来说她想要答应,假如说今天疯狂之后明天双方都会失忆的话,那她会毫不犹豫的扑向杜老三,来一次疯狂。

  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必须考虑本能之外的现实,她劝自己说需要理智。

  杜老三早就看出了她的纠结,所以也根本没想过要一蹴而就的占有。

  温水煮青蛙的典故他不懂,但是道理他却明明白白的。

  于是在怀中美艳少妇纠结的时候,他提议说,“我不会奢望占有你,我也不会畜生一样的侵犯你,我只是想你能不能用手帮帮我,我真的很难受……”杜老三的声音中充斥着真挚的请求与痛苦的表达,这让余薇听在耳中软在心里。

  而杜老三的主动退让一步,也让她找到了更进一步的动力。

  她暗暗劝慰着自己,只是这样的话应该不算是出轨,毕竟自己的身体没有交出去。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她脑海中再三的劝慰自己,这是在可怜杜老三。

  当然,至于到底是不是个人的需求,这点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在杜老三的再三请求下,她终于‘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她羞红着脸蛋儿说,“我只是看你可怜而已,你别乱想,我们不可能的!”鬼知道她这话是不是既当啥又立牌坊,但杜老三不在乎这个,他在乎的是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然后最终成功的拥有余薇,拥有这个原本属于别人的漂亮老婆!下一刻,在道谢声声中,他主动握住了余薇柔若无骨的嫩手,然后在余薇红热的脸蛋儿贴面中,引导着那只因紧张而颤动的小手,来到了那里……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后,从紧张到放松,从生涩到娴熟,从被动到主动,余薇完美的经历了这些,才成功的让杜老三解脱。

  她很羞人,不单是羞涩自己竟然帮杜老三做这种事情,更是羞涩在最后的时候,竟然把自己的丝袜给弄的脏脏的。

  “哎呀!我让你小心些小心些,你不听,全弄我身上了!”此刻余薇蹙眉的娇嗔,让她原本的妖媚面容上多出了少女的清纯可人。

  杜老三甚至有种荒诞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好像爱上这个女人了。

  那娇嗔轻易的就拂动了他内心深处的琴弦。

  于是,他很是放肆的、纵容本能的探出的脑袋,在余薇那张漂亮客人的脸蛋儿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那一口,没有化妆品的味道,却满是如糖霜般的甜蜜。

  余薇显然也感受到了这些,她迅速逃回了副驾驶座椅,心中小兔乱撞似的砰砰直跳,感觉自己又像是回到了初恋那年。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但很清楚这种感觉一定是错的,哪怕对也错,因为她不可能任由这种情绪继续延伸下去,她不想自己对丈夫进行背叛。

  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到丝袜和大腿上的东西,又将剩余的湿巾丢给了杜老三,然后她就躺倒在座椅上,背对着杜老三,殷切沉思自己的错误,以及进行悔过的自我批评。

  拿纸巾擦拭干净后,杜老三将用掉的纸巾丢到了窗外,任大雨冲袭。

  重新躺回座椅上,他侧身面对着余薇,没有说感谢的话,反倒兀自说起了之前亲吻时的感受。

  那是一种并不腻人的语言,绝不属于情话的范畴。

  但是那种真实感受、真实感情的表达,杀伤力却要远比情话更为犀利!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乃至于每一个音节,无不钻进耳中搅乱心海。

  余薇甚至觉得自己应该捂住耳朵,像是孙悟空面对紧箍咒那样。

  可她又舍不得,因为这些最为真挚的表达,是她空虚的精神世界里最为需要的。

  这些话之于她,就像是海络因之于瘾君子,她病态的享受着、渴求着,并再度享受着、渴求着,形成往复循环,且愈发的着迷。

  以至于当杜老三从驾驶座挪身到副驾驶,并将她拥抱在怀中时,她没有做出丁点的拒绝,哪怕是做作拙劣的一丝表演,也没有。

  贴耳的真情流露过后,脸色潮-红的余薇终于作出了回应,她转过身,娇媚容颜面向杜老三。

  “你怎么又想了……”下一刻,她几乎是惊呼了起来。

  杜老三的确又想了,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在怀,怎可能不想?将余薇那具柔媚的娇躯紧紧抱在怀中,轻嗅着属于她娇躯的魅惑芳香时,杜老三再次对她展开了缠绵的要求。

  余薇起初还有些小小的反抗,试图赶走侵袭她美腿的那只手掌,可是随着那只手掌所带来的快乐,她愈发的沉迷其中,甚至下意识的拥紧了杜老三,仿佛怕他跑掉,又仿佛在鼓励其多做些什么。

  意识到这一点后,余薇残余的理智感觉到了恐惧。

  她害怕真的发生这种事情,她不想对不起自己的丈夫。

  而且她在心里再三的劝着自己,告诫自己哪怕要发生些什么,也不可以在区区一夜之间就进展得这么快。

  所以她强压着内心的冲动,再次拒绝了杜老三的更进一步。

  杜老三隐隐有些小失落,不过这也在他的料想之中。

  饭要一口口的吃,女人要一点点的占有,于是他又跟余薇提议,希望余薇可以用她那双裹在银色嵌钻高跟鞋里的丝袜嫩足,来帮他解决一下。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那里多脏啊!”余薇感觉到羞人,她可从没想过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人要求用脚来做那种事情。

  但是杜老三的回答,却让她既羞怯又暗暗欢喜。

  杜老三说,“一点都不脏,在我眼里,你整个人都是圣洁的,而且我觉得对你提出这样的请求,本身就是对你的一种亵渎。

  你在我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唯一,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你就是我的女神……”这是睁着眼的瞎话,但也是余薇最受用的话,这让她寂寞空虚的精神世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过在暗暗窃喜之余,她还是娇声嗔道:“那你还亵渎我。

  ”杜老三满脸的尴尬,“这、这不是你魅力太大,我实在受不了了嘛!”贝齿轻咬下唇,余薇羞羞的将脑袋埋在杜老三宽阔结实的胸膛。

  这,便是她默许的答复。

  杜老三心中大为激动,他就知道余薇会答应的。

  只要这样一步步的诱惑着余薇深入,今天晚上总会让余薇受不了的,从而最终主动放开自我,甚至极有可能会狂暴的扯开衣服,然后狠狠的跟他爱在一起!他幻想着今夜终将到来的美好,身体也没闲着,帮余薇脱掉了裹在嫩足上那双精致的银色嵌钻高跟鞋。

  可就在他准备仔细欣赏余薇那双覆裹着丝袜的性感小脚丫时,很是突然的,外面响起了警笛声!雨夜中骤起的警笛声惊吓了正准备做点好事的俩人,他们赶紧抬头透过车窗观望。

  随即就发现,不远处有辆巡防警车停着,正有名警察穿着雨衣向他们走来……警察同志是好人,艰苦工作,暴风雨中也要巡夜。

  主要原因倒也不是为了治安,从他们话中可以听出是来查看道路两侧山坡,防止山洪突发。

  “你们确实辛苦了,可你们也不能坏我好事啊?!”杜老三心里给郁闷坏了,都帮余薇划好道了挖好坑了,结果夜巡的警察同志担心他们生命安全,直接将他俩带上警车拉走了,理由是为了他们生命安全着想。

  余薇痛快的答应,很显然她并不想在漆黑的雨夜中度过一宿,警察的出现唤回了她的理智。

  所以杜老三也就意识到,距离真正拿下余薇,还有很长的距离。

  警车开在路上的时候,有警察询问起了两人的身份,并查问起身份证号码。

  杜老三报出后,就见有个警察拿出手机鼓捣了一通,然后问,“才出狱?”杜老三点头,然后那个警察就将目光投向了余薇,“你们是什么关系。

  ”很明显,警察认为杜老三这个有前科的家伙跟余薇的关系不正常,或是买卖关系,又或是强迫,这让杜老三大喊冤枉。

  好在余薇回道:“朋友关系,他教我学车,结果下雨车抛锚困在这里了。

  ”但警惕性极高的警察同志似乎不太相信这个答案,他说,“我在车外看到了丢弃的女人的那玩意儿,那是你的吧,车门下面还有用过被丢弃的纸巾。

  朋友关系?”余薇脸色大羞,隐隐还有些小恼火。

  她没好气的怼道:“我们谈朋友关系,你管的着?!”话质问完,她就在杜老三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直让问话警察目瞪口呆。

  这个举动充分证明了俩人的关系,警察也就不再多问什么。

  警车回所里的时候顺路先把余薇送回了家,而杜老三则被拉到了派出所。

  倒不是要拘起来问问,而是最简单的男女有别。

  用警察的话说,“你又不是大姑娘,谁还祸害你怎么的?自己打车回去!”吗的,不是说新社会里男女平等吗?没看出来啊……好不容易打了个顺路回家的高价车,杜老三这才得以回到自己家中。

  结果刚开门的,就见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且姑娘手中正拎着一条黑色蕾丝边的小裤裤。

  那感觉,就像是在举着小旗子迎接他似的。

  杜老三进监狱前,父母健在,前妻带走了家产,却带不走他父母的房子。

  当他出来后,父母已经去世,二姐没有贪图父母的房子,留给了他这个弟弟。

  眼前的这个套二小居室,正是父母去世后他所继承的。

  在他入狱服刑期间,二姐将房子租给了两个姑娘。

  杜老三如今回来了,大家住在一起显然不合适,所以其中一个姑娘已经搬走,只剩下这个名叫赵颖的女大学生。

  她也要搬走,只是临时还没找到房子罢了……杜老三到楼下后给余薇打了个电话,想报声平安,但电话被拒接了。

  能猜到,余薇肯定是心中有羞意也有对丈夫的愧意,所以才会拒绝联系。

  这让杜老三心里很苦恼:好好的趁热打铁,结果把火炉子给我抽走了,真是!暗自抱怨中,他上楼打开房门,然后就看到了手拎蕾丝小裤裤的赵颖。

  看到赵颖手中拎着的那条性感蕾丝花边的小裤裤,杜老三有点懵。

  这欢迎方式,挺别致啊?不过都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脸色瞬间通红的赵颖就赶紧把小裤裤藏到了身后,随即更是抬起两条玉腿赶紧往自己卧室跑去。

  “这小姑娘挺有意思,把小裤裤藏身后背对着我跑,不还是让我看到了吗?”杜老三脸上浮现起了笑意,轻轻摇头后将房门给关上了。

  对于赵颖是否搬家,他并不介意。

  乐意走就走呗,愿意留下的话那更好。

  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十八九岁正是嫩到出水的好年纪,无论身材还是容貌又都是上上之选,不说干点什么,单是能看着养养眼也是好的嘛!回到自己卧室,杜老三翻弄起了换洗衣服。

  与此同时,躲回自己屋内的赵颖赶紧反锁房门,随即钻进了被窝里。

  “哎呀,赵颖你羞不羞啊,连那么贴身的衣服都让大叔看见了,真是的!”藏在被窝里的赵颖狠狠吐槽着自己,一想到那么隐私的贴身衣物被杜老三看见,她整个人都感觉羞到要死要活的。

  其实自从杜老三回来后,她每次洗完的贴身衣物都是放在自己卧室里晾晒的,毕竟是个单身大叔,她担心会因为这些隐私的衣物而勾起那位大叔的邪火。

  也就只有杜老三不在家的时候,她才会放在阳台上晾晒。

  每次只要听到杜老三的车声响起在楼下,她就赶紧跑去阳台把贴身衣物拿回自己屋子。

  可这次也是巧了,杜老三根本没开车回来,所以直至开门声响起她才反应过来要去拿内衣。

  可好巧不巧的,刚返回客厅时被撞见了。

  “太尴尬了,太丢人了!赵颖,你这个大糊涂蛋,大聋子!”她坚持认为,是因为刚才看暧昧小说太过入神,所以才会没听到停车声。

  正暗暗抱怨着自己的时候,突然,房外传来了脚步声。

  赵颖顿时大为紧张,她担心那位中年大叔是不是受到了她贴身衣物的刺激,所以今晚要兽性大发了。

  紧张的她赶紧把被子裹紧,更是抓起了枕头。

  她都想好了,只要杜老三敢闯进来,她就拿枕头打杜老三的头。

  至于这绵软的枕头有没有半点威胁力……抖成筛子的她这时候哪还顾得上啊!可是紧张了一会儿后,她就听到脚步声经过她门前时并未停止,反倒继续前行,直至听到卫生间的门关上。

  她这才反应过来,杜老三是去卫生间,途经她门前而已。

  虚惊一场的赵颖长长松了口气,觉得以后不能再看暧昧型小说了,男女之间那点事是挺诱惑人的,可是会让自己思维跟着想偏了,这可不好。

  只是,下一瞬她又猛地再度紧张起来,因为她想到了一个特重要的问题——先前洗完澡,换下来洗完的那那玩意儿忘记拿去晾晒了,还在卫生间内!“完了完了,大叔不会因为那玩意儿而犯性,对我做什么吧?”受暧昧型小说所荼毒的漂亮女大学生赵颖,心里又泛起了忧虑……带着换洗衣服,杜老三进入了卫生间。

  脱了个光不溜秋后,他这才注意到墙壁的挂钩上挂着一件女人专有的胸衣。

  这玩意很简易,是一堆白色的不知什么材料的线勾勒而成,没有海绵,肩带也仅是左右各两根的吊绳,乍一看就跟拿俩网子兜在胸前似的,能不能防凸都是问题。

  不过简致却并不代表不性感,望着这个网兜,杜老三下意识的在脑海中幻想起了赵颖那玲珑秀美的身材,然后佩戴上了这个网兜。

  那画面,实在是有些诱惑人了。

  加上今晚又在余薇那惹出了一身的火,所以杜老三琢磨着,跟美女大学生在同一屋檐下,要是不做点什么的话,那么老天爷会不会打雷劈死他这个暴殄天物的东西啊?于是他考虑着,今晚要不要对赵颖干点啥呢……杜老三进入卫生间后,赵颖的心里就没消停下来,各种幻想。

  她幻想着杜老三发现她的网兜后会不会兴趣大发,然后拿着她的那玩意各种把玩,甚至还塞进可裤子里,甚至于还觉得不过瘾,又强行踹开或骗她打开房门,然后对她……越想越感觉到恐惧,甚至她觉得今晚真要发生那种事情的话,肯定特别不美好。

  直至杜老三从卫生间出来回到自己房间后,赵颖的忧虑心思这才弱了下来。

  “看那种书都看傻了你,整天脑袋里想什么呢!”娇嗔自责过后,赵颖赶紧开门,蹑手蹑脚的去了卫生间。

  当她发现自己的文胸依旧挂在先前的位置且并无任何外观变化后,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庆幸没有发生任何不可控制的事情。

  与此同时,她也觉得挺对不起大叔的,明明没有对她做出任何不轨的举动,甚至言行举止也十分的守规矩,可她竟然还恶意的去揣测大叔,真的很过分。

  在小小的自责与愧疚中,赵颖收回文胸往门外走去。

  可因为杜老三刚洗完澡地太滑的缘故,赵颖一个不小心给滑倒了。

  而且好死不死的,临滑倒前尝试着迈了一步意图稳住身体,却又把脚脖子给崴了。

  那钻心的疼痛,赵颖当时就忍不住的发出了痛呼,“啊!”这时候,杜老三正在屋里收拾呢,突然听到重物摔倒的声音,紧接着又响起女性的尖叫声,于是全身上下仅穿了一条短裤的他赶紧冲出房间。

  当他冲到卫生间打开灯后,这才发现身穿冰丝睡裙的赵颖跌坐在地上,且精致的小脸蛋儿上写满了痛楚,正坐在地上弯着腰,揉弄白皙的小脚丫呢!这只小脚丫很美,美到杜老三不知该如何形容,看起来就像是一件白里透红的艺术品似的。

  尤其是指尖染成浅紫色的指甲,更是流露出女性特有的魅惑。

  而更美的,则是赵颖因为弯腰太深的缘故,那低垂冰丝睡裙里的大曼妙他也能看到不少。

  在落入双眸的第一时间,杜老三脑海中就胡思乱想了起来。

  脑海中的美好画卷,令杜老三的身体有了最直观的变化。

  好在赵颖这时候尽惦记着崴脚的疼痛了,并未注意到。

  所以他赶紧收起心思,弯腰将赵颖给搀扶起来,并关切的询问着原因。

  赵颖没有注意到杜老三那儿的变化,却注意到了其全身只(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有一条平角短裤,所以她感觉有些羞人,不太想让杜老三接近自己。

  只是脱离了杜老三的帮助她根本就站不起来,更别说找个地方休息了,因而只能红着脸被动的接受。

  将赵颖搀扶到了客厅中,随即杜老三就回自己屋子找来了药酒。

  关于崴脚之类的小问题,他还是很有治疗心得的,因为老爷子生前干的就是推拿正骨的差事,所以处理这种问题在他眼里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对赵颖大概说了下,然后杜老三就捧起了赵颖白皙玉嫩的小脚丫,将药酒涂抹在了脚踝上,并开始轻轻的揉弄着。

  赵颖感觉挺羞人的,被大叔捧着脚丫在揉来弄去的,尤其是她穿着薄透的睡裙,而大叔却又仅穿着一条贴身短裤。

  可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大叔的手艺确实很厉害,才刚刚涂抹完药酒揉弄几下后,她就感觉没那么痛了。

  大叔,是好心的大叔,她很感激。

  可是当她无意间看到大叔身下的短裤被撑起来后,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实物,而且远没想到竟然可以那么凶,纵然隔着短裤都足以让她感受到那种磅礴的冲击力和破坏力。

  大羞之余她也忍不住的在脑海中泛起了遐想:这么大,要是那个话,会不会超级痛啊……转念她又羞的更厉害了,自从看了暧昧型的书,脑子里尽是些这种污污的想法,竟然还会对大叔产生联想,真是丢死个人了。

  虽然寻了个理由后,赵颖趴在了沙发上,她不想让杜老三看到她脸上的羞红,也不敢再看杜老三,所以她选择趴而不见。

  但她这种选择,却让杜老三心中的火焰熊熊燃烧。

  望着纤细腰身下被高高撑起的冰丝睡裙,望着裙下那双白皙修长的玉嫩美腿,尤其是名为推拿实为揩油的那双嫩足,他想解决一下。

  既然今晚没有成功的让余薇替自己解决,那么让赵颖这个小美人的光滑嫩足来解决,显然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杜老三正经心思不多,歪歪心思还是不少的。

  他脑筋一转,然后就有了正儿八经的主意。

  “小赵,你的脚踝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里面还有淤血没有清除,时间一长就会形成血瘢,跟痣似的,但是会比较大。

  所以我得帮你按摩下脚心,用蜡烛来刺激你的经脉穴位,促进血液循环将淤血排除……”似是而非的道理杜老三讲了很多,赵颖哪听得懂这个啊,不过有一点她听的特清除,不按摩就长血瘢,而且还老大的一块特别难看。

  爱美是每个女人的天性,与年龄无关,赵颖也不例外。

  在被大叔按脚的娇羞与难看的血瘢之间,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49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08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07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4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73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90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15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