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howder cartoon,新手必看

半晌,无人回应。

  顾长歌摸了黑,凭着生活在此多年的印象,来到桌案边用火摺点起外室桌上的烛灯,微弱的烛火依稀照亮了半间房,他走入内室,直往矮屏另一侧尉迟律的床榻走去,却在微弱幽光之间,望见那床榻上的一片空荡。

  尉迟律不在房里?!这下顾长歌真的着急起来了。

  不在房内,那尉迟律会往哪里去?顾长歌在脑海中急急搜索着,疾步出了房,也不顾那房门在身後一点也没有掩实,就着房内的微弱透出的灯光,他看见房前只有自己的足迹,想来尉迟律压根未曾回房。

  可除了这间与自己共同起居的房,他不曾见过尉迟律在何处流连。

  会在中庭吗?毕竟他自中庭负气离去,许是还在附近徘回,未走远,只是与自己错身了。

  一思及这个可能,顾长歌脚步一动,往中庭处匆忙而去,沿路还不忘探看自己所经过的饭堂、灶房。

  熄了灯之後,峰上是一片清冷幽暗,只余月光苍凉若水,在大地上温柔蜿蜒。

  中庭在熄灯前白清桐走了後,早剩下一片空旷,一个人影也无,如今只剩顾长歌孑然的身影,在石地上被拉得长长,除了幽黑之外,竟觉有几分孤寂。

  他早习惯了在地上看着尉迟律的影子,落在自己的身侧。

  「律?」顾长歌出声轻唤,不敢大声吵嚷,就怕惊扰了中庭东侧那一列长老所居的厢房。

  他疾步快走,在中庭四周巡梭了一圈,仍是未见尉迟律的身影,他不死心,再沿着四周的厢房绕了一圈,可雪月峰作息严格,日里因要早起练剑,在熄灯後所有人几乎都睡下了,那一整列厢房是早成一列的黑。

  顾长歌穿过了正厅,来到了峰门口,在月光下,看见那四百石阶在黑暗之中朝山下笔直延伸而去,上头的雪积得平整,短时间内无人踩踏过的模样。

  兜兜转转,顾长歌只得回到中庭,那个他失去了尉迟律踪影的地方。

  该通知师父吗……寻了雪月峰大半,顾长歌心里着实着急,可看着师父的房内灯火早灭,不敢贸然打扰。

  况且师弟那性子平时在峰内已惹了不少琐碎的麻烦、早让师父叨念过不下数十回,要是让师父知道师弟又惹出这麽个乱子,尉迟律必是又要挨顿骂了。

  顾长歌在一片孤旷的中庭上沉沉长叹了声。

  告诉自己,莫要着急,再仔细想想尉迟律会往哪儿去了。

  他在脑海中,努力忆起尉迟律最後离去的方向……依稀是往北面去了?循着记忆,顾长歌往中庭北面而去,眼前便是那座在夜里更添了几分凛然巍峨的七重楼塔,他出了中庭,便仔细地就着微弱的月光,努了双眼努力望着雪地上一片白茫,欲寻尉迟律的足迹。

  蓦忽之间,顾长歌依稀望见了一道模糊了的足迹,好似让地上刮起的雪沫又掩盖过几分,难以辨识。

  他眼光紧紧跟着这一道模糊难辨的雪痕,不肯放开丝毫。

  沿着这道足迹走着、走着,竟蜿蜒越过了那座七重楼塔,来到了塔後那一道陡峻的石阶。

  这里是──望着这道石阶,直直通往雪月峰顶(出租屋里的故事),顾长歌心里蓦地一凛。

  雪月峰崖,天坛及竞试台所在,平时乃雪月峰里的禁地,除了掌门及四位长老,其余弟子被严禁擅自闯入。

  仅在祭祀天地、还有五年一回的四方竞试之时,弟子方得上到峰顶一窥顶上风光。

  律上去了?!顾长歌见雪地上的足痕引至此地,心里一惊,赶忙望看那石阶上的积雪──果真接着方才那道足迹!「擅自闯上雪月峰崖者,依峰规杖五十、禁闭十日。

  」初入峰时,众长老的话言犹在耳。

  可尉迟律已误上了峰崖,若不快些将他带下来,让人发现了可就糟糕了──念头一生,顾长歌也不管自己若踏上石阶一步,亦是触犯了门规,只见他疾步一抬、拾级飞踏而上,一心只想快点寻着尉迟律。

  沿着那又陡又长的石阶,顾长歌匆匆攀到了峰顶,天坛与竞试台在眼前缓缓浮现,一者巍峨、一者清旷,让那苍凉的月色在一片幽黑之中描出了轮廓,他寻找着雪地上的踪迹,沿着那道模糊的足印,绕过竞试台、绕过了天坛,来到天坛山壁背後,是一处窄窄的孤崖,崖下是望不见底的深阔。

  沿着峰崖,走了一二步,一抹抱着双膝、蜷坐在地的身影,在月光下映入顾长歌的双眸。

  

老张今年五十五岁,老婆走得早,儿女都在外地工作,老张便在县里找了个小区保安的工作干着。

  昨夜值班的时候,老张在保安室的监控录像里恰巧看到了小区女户主刘凝雪偷情的景象。

  心怀不轨的老张将其录了下来,苦苦熬了一宿之后老张就登门拜访去了。

  按响了门铃,老张等了良久,大门才被打了开来。

  只见刘凝雪站在门内面容惺忪,揉着朦胧睡眼看着老张。

  老张看着刘凝雪白皙貌美的面容,心中不禁暗叹一声道:这娘儿们真好看。

  随即目光立马往下打量,看见刘凝雪那被一袭紫色薄纱长裙睡衣包裹着的玲珑有致的身躯。

  而且她好像没有穿内衣,身前略微有些松垮,但是却挺拔硕大的惊人,身裙在朦胧的纱裙下若隐若现。

  还有裙摆下那一双纤细雪白的小腿和那染着红色指甲油的可爱脚趾头。

  老张的神情变得有些垂涎欲滴起来,忍不住就伸手假意拍了拍刘凝雪滑腻纤细的手臂。

  刘凝雪醒了醒神,似乎察觉到了老张那赤裸裸的目光。

  一双纤纤玉臂立马环抱在身前,语气微冷道:“老张,大早上的跑到我家来干嘛?”老张嘿嘿一笑,往门内走了一步。

  神情自然的说道:“小刘啊,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刘凝雪面露难色道:“家里就我一个女人家,不太方便。

  ”老张憨憨一笑,突然一把抓住刘凝雪的小手轻轻抚摸起来道:“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的年纪都跟你爸一个岁数了,怕什么呀!”刘凝雪连忙抽回手掌,老张却继续说道:“我把小刘你呀,就当女儿一样看待的,你不用想那么多。

  ”一边说着,老张的手臂还迅速挽上了刘凝雪的雪白肩头。

  刘凝雪神色难看的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冷声怒斥道:“你个老流氓,你赶紧给我走,别碰我!”老张当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道:“其实我这次来是专门给你看个视频的。

  ”说着,老张点开了视频。

  屏幕内立马出现了刘凝雪和一个陌生男子在电梯里激情亲吻的画面。

  刘凝雪看见画面的一刻,神色都呆滞了。

  老张立马上前,一把搂住了刘凝雪柔若无骨的小腰,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刘凝雪被老张搂住之后,立马醒过神来,看着老张那黝黑粗糙的大手,刘凝雪神色十分难看,轻轻扭动身子想要挣脱开来。

  但老张却没给她挣脱开来的机会,轻轻用手掌摩挲着刘凝雪的小腰和后背。

  刘凝雪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连带着身前的耸立也抖动了起来。

  老张眼睛一下子看直了,另一只粗糙的大手不自觉的往刘凝雪的挺拔所在抓来。

  眼看老张就要触碰到了,但刘凝雪突然一把抓住了老张的大手,低声哀求道:“老…..老张,别……别这样,我求你,求求你了,我可以给你钱!”老张故作轻松的说道:“如果我要钱的话,那我还是找你老公要去吧。

  ”“别….别找他。

  ”说着,刘凝雪松开了手,双目紧闭了起来,一行清泪从眼角流出。

  老张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大手继续往那抖动耸立之处攀去。

  手中那滑腻柔软的触感,令老张欲罢不能。

  刘凝雪身前的挺立,老张一只手掌还无法完全覆盖住。

  轻轻揉搓着那硕大的挺拔,老张顿觉口干舌燥了起来。

  双眼贪婪的看向了刘凝雪那粉嫩的樱桃小嘴。

  老张猥琐一笑,露出了黄咧咧的牙齿。

  嘴巴往刘凝雪的樱桃小嘴靠去。

  粗喘的呼吸声逐渐靠近,刘凝雪也察觉到了异常。

  本来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一下子就看见了老张那距离她不过几厘米的大嘴。

  老张那发黄的牙齿和带着浓烈气味的口气,刘凝雪感觉恶心到了极点。

  这个年纪足够当她爸爸的人竟然想要占有她,想到这里,刘凝雪感觉无法忍受了。

  双手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将老张推了开来。

  “够了,你太得寸进尺了,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可以做这么不要脸的事!”刘凝雪愤怒的大吼道,俏丽的小脸涨得通红的。

  老张呆滞了片刻,他有些不明白原本已经屈服的刘凝雪怎么突然变卦了。

  “你不怕我把视频给你老公看看?”老张回过神来说道。

  刘凝雪再次沉默了,头颅低垂了下来。

  她知道她老公看了视频后,她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刘凝雪很害怕,但老张的要求也有些超出了她承受的范围。

  见到刘凝雪重新冷静了下来,老张缓缓走上前,一把将刘凝雪拦腰抱起,走到了客厅的长形沙发上放了下来。

  老张上下扫视着玉体横陈在自己面前的刘凝雪。

  两双手掌轻轻抚摸着刘凝雪那白若凝脂的小腿,美妙的触感从指尖传入心头。

  “小刘,放心吧,你张叔只要一次就够了,完事后就互不相欠,我保证你老公这辈子也不会知道的。

  ”老张的嘴巴紧贴着刘凝雪耳朵说道。

  说罢,老张在刘凝雪红通通的耳朵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刘凝雪身子轻轻一颤,牙齿死死咬住了下嘴唇。

  老张的大手从刘凝雪的小腿缓缓往上抚摸着,最后在刘凝雪平坦光滑的身躯上游走了起来。

  看着刘凝雪红扑扑的小脸,老张再也忍不住了。

  大嘴迅速往刘凝雪的唇瓣靠近过去。

  两片唇瓣即将接触的一刻,大门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异样的声音。

  似乎是有人在拿着钥匙开门。

  老张心神一颤,连忙起身,将刘凝雪的身子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正当两人在沙发上刚刚坐好,大门突然被打开。

  一个西装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凝雪,家里来客人了?”西装男子神色有些疲惫,疑惑的问道。

  刘凝雪连忙起身,神色异样,连忙说道:“汉……汉文,你怎么回来了?”这个西装男子正是刘凝雪的老公,陈汉文。

  老张也当即起身,笑着道:“小陈,你出差回来了啊!”“张叔,原来是你啊,怎么想起到我家来了?”陈汉文疑惑的问道。

  他也是认识老张的,小区的保安,出入总会打几声招呼。

  老张憨憨一笑,神色自如解释道:“这不是最近小区里的陌生面孔比较多,物业那边让我们走访一下,提醒住户们加强防盗意识。

  ”陈汉文释然,但看着刘凝雪有些不正常的脸色。

  当即关切的问道:“凝雪,你脸色不对劲啊,是不是感冒了?”刘凝雪连连摆手道:“没…….没事,你累了这么多天,赶紧歇会儿吧。

  ”陈汉文笑着摆摆手,示意不用。

  他的目光扫视了一下空空如也的茶几,当即笑嗔道:“张叔也是客人,来家里怎么不知道泡杯茶呢。

  ”说着,陈汉文便往厨房走去。

  刘凝雪恶狠狠的瞪着老张,用目光示意老张离去。

  老张嘿嘿一笑,毫不在意,手臂轻轻抬起,在刘凝雪光滑的脊背上抚摸了起来。

  当着她老公的面做这种事情,实在太刺激了。

  老张更加兴奋了起来。

  但刘凝雪内心却害怕极了,一下子就起身走到了沙发另一侧坐了下来。

  看着刘凝雪如此不知好歹的举动,老张冷笑了一下。

  “来,张叔,喝茶。

  ”陈汉文泡好茶水放在茶几上,客气的说道。

  老张摆摆手道:“不急,汉文,给你看段视频,这是物业那边的要求,关于防盗安全隐患。

  ”说着,老张就要掏出手机。

  “没事的,张叔,我都已经看过了,我给汉文说说就行了,你不是还要去下一家?”刘凝雪神色紧张的,连忙阻止道。

  刘凝雪心里害怕极了。

  老张却说道:“这安全意识不是一个人的事儿,每个人都要注重的。

  ”陈汉文也点点头道:“张叔说的是,我看看。

  ”说着,老张就点开了一个视频给陈汉文放了起来。

  视频放出来的一刻,刘凝雪松了一口气。

  老张放的的确是关于防盗的视频,不过她知道老张这是什么意思,强烈的威胁包裹了她。

  刘凝雪缓缓起身,重新坐到了老张的旁边。

  两具身躯距离的很近,都要靠在了一起似的。

  趁着陈汉文看视频的当头,老张在身后的右手缓缓挪动了起来。

  轻轻摸上了刘凝雪那一片丰满的挺翘。

  在陈汉文的面前,老张大胆的玩弄着他的老婆刘凝雪。

  此刻的老张感觉整个人到达了人生巅峰一般。

  那手掌传来的美妙触感也在刺激着老张兴奋的内心。

  揉捏了一阵后,老张的手掌往上攀去。

  因为陈汉文所坐的位置,刘凝雪身子右侧是他的视角盲区。

  老张的手臂环绕着刘凝雪的背部,手掌一下子握住了她右侧的挺立。

  指尖轻轻拨弄着刘凝雪身前那晶莹的米粒之物。

  强烈的刺激之下,刘凝雪不禁发出了一声闷哼。

  但专注于看视频的陈汉文丝毫没有察觉。

  老张所放的视频不过两分钟,很快陈汉文便看完了。

  抬起头来的陈汉文看刘凝雪的脸蛋更加红润了起来,口中也有些干燥了起来。

  尽管是老夫老妻了,但刘凝雪此刻的容颜十分勾人心魄。

  “张叔,我们会重视的,既然你还要去下一家,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陈汉文下了逐客令。

  看着陈汉文眼里闪动的光芒,老张瞬时明白了。

  敢情这家伙也忍不住了。

  站在大门口,没过一会儿,老张便隐约听到了房内传来阵阵放纵的声音。

  ‘这个陈汉文还真是好命,不过过不了多久,我也能听见这美妙声音…R(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30;。

  ’想到这里,老张的腹部传来了一阵火热的感觉。

  …….距离上次去找刘凝雪之后已经过了四天了,这几天老张值班的时候没有一次看见刘凝雪出没。

  难不成这丫头故意躲着自己.?老张心中暗暗想道。

  但他又不敢再像上次明目张胆的去找她了,因为这段时间陈汉文也一直在家中。

  正当老张沉浸在上次与刘凝雪亲密接触的舒爽之时,一道倩丽的身影从大门口走过。

  老张定睛一看,这不是刘凝雪么?老张快步追了出去,在刘凝雪身后喊道:“小刘,我有事找你!”只见刘凝雪身子一颤,面容苦涩的转过头去。

  看着老张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刘凝雪便感觉一阵恶寒从心头涌出。

  “你到底想干什么?”刘凝雪冰冷的说道。

  老张憨笑道:“上次的交易可还没结束呢,咱们不应该找个时间,好好深入交流一下吗?”刘凝雪看着老张贪婪的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气。

  

“行了你以后就按照正阳经上面的方法修炼就行,不过在这之前你还要学抓水术。

  ”“抓水术?那是什么东西?”现在刘宝只觉得他这个师父花样不少,这抓水术他连听都没听过。

  霍云生也不说话,摆摆手示意刘宝跟他出来。

  霍云生的小院里摆了一个水缸,走到水缸前面,霍云生朝缸里伸手一抓,一捧水便被他抓起。

  而且那捧水居然不散,成球形在霍云生的手中缓缓颤动。

  霍云生手掌一阵,那水球才散了开去,又落到水缸里。

  我草,这可比江湖上那些变魔术的骗子牛逼多了,看来这个老霍头还真是有些本事,自己得好好的跟他学学。

  “如果你能练到这种程度,女人只要被你一摸就会受不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嘿嘿,练吧。

  ”说完霍云生便拎了把椅子坐在一边,看着刘宝在那练抓水术。

  用手抓水这活儿技术含量太高,刘宝抓到快半夜也没能抓上一捧水来。

  不过他倒没气馁,他知道越是厉害的东西就越难学,要是这么容易就练成了,那老霍头教他的这些东西就不值钱了。

  “行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吧,以后每晚你都到我这来练习,一直练到你练成为止。

  ”说着霍云生在刘宝的肩膀上拍了几下,刘宝顿时就感觉到小腹处升起一团火气,。

  “嘿呀,我好了。

  ”刘宝的兴奋劲就别提了。

  而这时他又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为啥老霍头拍了自己两下就变好了。

  之前就是被这老货给拍了两下他那东西才变得不好使的,难道是这个老家伙在自己身上弄的手脚。

  此时老霍头屋子里的灯都熄了,刘宝有心想问但又忍住了。

  反正他好了,再说老霍头这样做也肯定是为了让刘宝拜他为师。

  东西自己好了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李春杏那娘们,她不是笑话自己是软蛋吗,今天一定得让她见识见识自己到底是不是软蛋,一会儿……想到这里刘宝兴奋的不行,急忙出了老霍头的小院,直接朝村里走去。

  走到李春杏的家门口刘宝伸手就要砸门,但想了想又把手给缩了回来。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要是这么一砸那周围的邻居肯定都能听到。

  而且他家离李春杏家也很近,要是让他爸妈知道了这件事可就不好玩了。

  不过刘宝可没打算放过李山杏,走到门边上纵身一跳,就上了李春杏家的墙头,随即便蹑手蹑脚的往他家屋子前走。

  蹲在窗户下面,刘宝仔细的听了起来,这时屋里的灯忽然亮了起来,刘宝探头一看她手中拿着两截黄瓜。

  心里升起一丝惊奇,刘宝探着头往屋里面看。

  李春杏长的不难看,而且还长的挺美的。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刘宝并没有急着行动,而是继续观看。

  李春杏长的不难看,身体也是十分诱人。

  刘宝在外面看的实在火大,猫着腰走到李春杏家屋门口,轻轻一拉门,那门居然开了条小缝。

  “真是天助我也,李春杏这娘们居然没插门,嘿嘿。

  ”“李春杏,你干啥呢?”刘宝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吓了李春杏一跳,急忙把手中的黄瓜扔到一边,随后转过头来看向门口。

  “刘宝,你……你咋进来的?”见刘宝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李春杏这才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

  伸手拉过毯子盖在身上,李春杏说道:“你这小子,咋大半夜的进我家了呢?小心我到村长那去告你,把你送进派出所。

  ”看到刘宝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李春杏心惊不已。

  不过刘宝却是满不在乎,嘿嘿笑道:“李春杏,你自己说的话不会忘了吧,是你说我随时都能来日你,现在我来了。

  ”而李春杏一听到刘宝的话微微一愣,随即说道:“你…好了?”“好不好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别看她损刘宝的时候十分来劲,其实都是为了解气。

  没想到这刘宝还当真了,大半夜跑进了她家。

  要是这事儿传出去那她以后可就没脸在村里待了,村里人的吐沫星子都能把她给淹死。

  而且她家那口子平时虽然很怕她,但要是知道她跟别的男人弄了这事儿那肯定得跟她玩命。

  李春杏心下迟疑,但刘宝可不惯着她。

  他知道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也不客气,伸手就把李春杏的毯子给拽了下来。

  随即李春杏一把将刘宝的手打开,说道:“宝子,之前都是婶子跟你开玩笑呢,你别当真,你……你还是回去吧。

  ”“回去?你昨天欺负我爹妈的时候不是停能的吗,而且是你自己说的,我想什么时候日你都行,今天你必须得让我日,我非日你不可。

  ”李春杏虽然嘴上不愿意,但是心理防线早就被突破了。

  “嘿嘿,李春杏,你看你都这样,还装啥?反正都是你这样说了,以后我就不找你了。

  ”“真的?你完了以后就不找我?”眼中升起一丝迷离,李春杏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然后半推半就之下李春杏就被刘宝就地正法了,这一战足足一个小时。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咱们也两清了,我先走了。

  ”从床上起来刘宝穿好衣服就准备走。

  但走到门口李春杏的声音却传进了他的耳中,“那你以后还来找我吗?”回到了家中刘宝还在回味刚才,那个李春杏,居然还让他以后去找她。

  躺在床上,刘宝将老霍头给他的正阳经拿出来,翻开一看顿时就爱不释手了。

  图画后面就是修炼方法了,其实就是一套修炼内功的口诀和一些吐纳之术。

  按照书上的修炼方法,刘宝盘膝坐在床上便开始练习。

  直到第二天他娘叫他吃饭刘宝才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把书扔到一边,出去吃饭了。

  昨晚的练习并没有什么效果,刘宝练了没多大一会儿就练睡着了。

  吃过了早饭刘宝就扛着锄头下地了,他没让他爹娘去,地里活儿不多,他一个人完全能干的过来。

  “宝子,宝子,你快过来看看,我姐死了。

  ”干到将近晌午,刘宝正准备回家吃饭,二彪子便疯疯癫癫的跑到他这,咧开嗓子对他喊道。

  “二彪子,你瞎咋呼个啥,啥你姐死了,你姐咋能死呢?”二彪子的话刘宝哪能相信,不过二彪子却不跟他解释,拉着刘宝就往他家地那边跑。

  到了二彪子家的地,刘宝马上就看到他姐唐小英躺在地上,两眼紧闭,不知死活。

  “宝子,俺姐死了,你快救救她吧。

  ”虽然二彪子脑袋缺根弦,但他姐出事儿了还知道去叫人。

  附近地里的人早就回家吃午饭去了,也幸好他还找到了刘宝。

  “彪子,你姐没死,别瞎喊,看样子是中暑了,快把你姐抬那边树林去。

  ”刚才刘宝查看了一下唐小英,发现她身上很烫,肯定是中暑了。

  二彪子一听刘宝说他姐没死,顿时高兴异常,两个人把唐小英抬到了地头的小树林,刘宝便让二彪子去打水拿毛巾。

  一般中暑的人只要用凉水一激就能醒,而且现在唐小英身上也烫的很,只能先给她物理降温,然后再送她去医院。

  也多亏刘宝上学的时候学过这些东西,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二彪子一走,刘宝就开始解唐小英的衣服。

  她身上太热,不能让衣服捂着,得让她把身上的热量散发出来,这样会好一些。

  本来刘宝脑袋里也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着救人,不过当他把唐小英衣服解开,刘宝的脑子就开始乱了。

  这个唐小英比刘宝大八岁,今年二十八。

  可她长的一点都不像是二十八的样子,就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似的。

  而且这个唐小英不仅长的好看,皮肤也特别的好。

  刘宝顿时眼睛就直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背心里面并没有束罩,好一会儿刘宝也缓过神儿来,心想自己现在咋竟想这个呢,还是救人要紧。

  想到这里,刘宝也不在迟疑,直接把唐小英的外衣脱掉。

  “恩?我这是怎么了?宝子,你这是干啥呢?”唐小英居然醒了过来。

  刘宝一见她醒了急忙解释,说道:“小英姐,你中暑了,身上烫的厉害,你别动,等下我先给你物理降温。

  ”可能是有些迷糊,唐小英也没注意自己都快被……,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便又闭起了眼睛。

  而这时二彪子也拎着个水桶跑了过来,不过却没拿毛巾。

  刘宝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的衣服给扒了下来,在水桶里沾湿了开始帮唐小英擦身体。

  擦了一会儿唐小英的体温便慢慢的降了下去了,此时唐小英也恢复了清明,不过见刘宝直直的盯着她,唐小英低头一看,急忙用双臂护住。

  “宝子,姐没事儿了,你不用帮姐擦了。

  ”脸上浮起两坨好看的晕红,唐小英都不敢看刘宝。

  而刘宝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了两声,说道:“小英姐,你体温还没全降下去,还得帮你擦擦,要不让小伟帮你擦吧。

  ”刘宝也知道唐小英不好意思,所以说让她弟弟帮她擦。

  但转头一看,那个二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低头看了一眼唐小英,刘宝说道:“小英姐,要不你就自己擦擦,我帮你把水拧拧。

  ”见唐小英点头刘宝才转身到水桶那把衣服给涮了一下,然后拧干递给唐小英。

  唐小英想要起身接着,但身上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手臂刚抬到半空就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小英姐,看你中暑比较严重,我还是把你送到村里的卫生室看看吧。

  ”看唐小英身上没有一点力气,刘宝便对她说道。

  他倒是想给唐小英继续擦身子,也想好好的看看她的身体。

  要是唐小英还醒过来倒还没什么,但现在唐小英不仅醒着,而且她怎么说也是朋友的姐姐,刘宝还真有些下不去手。

  “卫生室去了也就是开点药,而且还要花钱,要不宝子你就帮我擦擦吧。

  ”脸上的红晕更加厉害,唐小英低声说道。

  她家的条件本来就不好,而且还有一个心眼不全的弟弟,日子过的十分艰难。

  本来唐小英的老公是在乡里上班的,但自从一年前那家伙沾上了个女人就再也没给过家里钱,也不管唐小英姐弟俩。

  虽然还没有离婚,不过她们的婚姻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唐小英性格虽然十分温柔,但内心却刚强的很,也不问她的男人要钱。

  “姐,那我得把你的衣服脱了,身上都要擦一遍。

  ”听见唐小英说让自己帮她擦身子降温,刘宝心里已经兴奋的不行,打小刘宝就十分喜欢唐小英,倒不是因为她长的漂亮,主要是因为她是整个村子里最温柔的女人。

  别的女人不说是满嘴脏话也差不多,也只有她从来都没骂过人,不管跟谁说话都是温柔如水。

  刘宝一直就梦想着找个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也把唐小英视为他心目中的女神。

  也就是刘宝晚生了七八年,不然的话说什么他也得把唐小英给娶到手。

  想着马上就能看到唐小英的身体,刘宝心里便是激动不已。

  此时的唐小英脸红的跟熟透了的苹果一样,刘宝一看到她这幅样子,心里便更加的兴奋。

  使劲咽了口唾沫,刘宝慢慢的把唐小英的背心掀起。

  女人那儿他也见了几个了,不管是李春杏的,还是张巧梅和钱莲花的,都没有唐小英的漂亮。

  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唐小英,刘宝已经忘了自己该干什么了。

  躺在地上的唐小英见刘宝迟迟不动手,把眼睛睁开。

  见刘宝只是盯着她的前看,忍不住轻声说道:“宝子,你……你怎么不擦呀?”“啊,我现在就擦,现在就擦。

  ”脸上一红,刘宝便开始轻轻的帮唐小英擦了起来。

  平日子他和村里的那些女人扯皮说荤话还从来都没脸红过,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从唐小英的小腹慢慢向上擦,刘宝尽量躲开她的两座山峰。

  倒不是刘宝不想往那上面擦,实在是怕擦了之后自己忍不住直接就把唐小英给骑了。

  唐小英跟李春杏那种女人可不一样,刘宝不敢冒犯她。

  擦着擦着,刘宝的手无意间碰到了唐小英。

  躺在地上的唐小英顿时就嘤咛了一声,不过马上就闭上了眼睛,羞得连话都不敢说。

  “小英姐,上面擦完了,我帮你擦擦下面吧。

  ”在水桶里把手中的衣服涮了一下,刘宝低声朝唐小英说了一句。

  见唐小英始终闭着眼睛不说话,刘宝也不迟疑。

  就在他准备继续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二彪子的声音,刘宝抬头一看,他把村里的赤脚医生徐大海的闺女给领来了。

  估计徐大海不在家,所以二彪子才把他闺女许美艳给带来了。

  急忙把唐小英的衣服整理好,刘宝心说原来二彪子去叫人了,难怪找不到他。

  不过这来的速度也太快了,要是再等一会儿……可真有些遗憾。

  “小英啊,你现在啥感觉,想吐不?”一到了唐小英跟前,许美艳就开始查看,虽然她的医术不如她爹,但看个感冒发烧啥的小病还是没问题的。

  “看来只是中度中暑,问题倒不大,行了,赶紧把她弄我家去吧,要是再耽误就可能发展成重度中暑了。

  ”见唐小英摇头许美艳立刻就让刘宝他们把唐小英弄到她家去,唐小英本来不想去,但刘宝哪能让她在这遭罪。

  二话不说就把她给背到了身上,让二彪子在一边扶着,几个人便直奔许美艳她家。

  直到唐小英挂上了吊瓶刘宝才回了家,这时都过了午饭时间了,刘宝一进家门就看到李春杏居然坐在他家里。

  而且还和他父母有说有笑的,刘宝一看到她就皱起了眉头。

  “你来我家干啥?有事儿啊?”昨晚刚把她给骑了,第二天就跑到了他家,刘宝怕这娘们嘴上没有把门的,把他们的事情给说出来。

  而李春杏一看到刘宝顿时就微微一笑,说道:“没啥,前两天那事儿的确赖我,我这不是来给大哥大嫂道歉来了吗。

  ”说着李春杏便朝刘宝抛了个媚眼,也幸好刘大全两口子看不着,要不然的话肯定得知道他俩之间有事儿。

  “歉道完了吧?道完了你就回去吧。

  ”刘宝是真怕这娘们说出点啥,要是让他爹娘知道他跟这娘们有一腿,那还不得揍的他开花呀。

  而且刘宝还没娶媳妇儿呢,这事儿如果传了出去,那估计也没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了。

  “宝子你这是干啥?你春杏婶儿已经知道自己不对了,你也别那样对人家。

  ”到底是心眼好,马翠兰见刘宝不给李春杏好脸色,急忙装作生气的说了刘宝一句。

  而这时李春杏也站起了身,对刘宝爹娘说道:“大哥大嫂,时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你们不用送,让刘宝送我一下就行。

  ”跟刘大全两口子打了个招呼,李春杏便往外走,刘宝也转身跟了出去。

  而李春杏一看到刘宝跟了出来,脸上顿时就现出一丝笑意。

  “我说你咋还跑我家来了呢?这要是被我爹娘知道咱俩的事儿那还不得把我打死呀?”刚出了院子门刘宝就拉着脸对李春杏说道,但李春杏却不生气,微微一笑:“我不是想来看看你吗,你看你生啥气呀?大不了我以后不上你家了,还来我家不?”“急啥?晚上时间充裕。

  下午我地里还有点活儿,晚上再说。

  ”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骚货,刘宝就把李春杏给赶回了家。

  累了一头午,刘宝可不想现在就把力气给放没了,而且他还想去看看唐小英去呢,他心里着实是有些担心她。

  吃了午饭,刘宝在家里躺了一会儿便又扛着锄头出去了,不过他没有直接奔地里,而是奔了唐小英她家。

  走到(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唐小英家门口见大门开着,刘宝便直接走了进去,也没打招呼,直接就进了唐小英的屋子。

  “呀,宝子,你咋来了?”一进了唐小英的屋子,刘宝便看到唐小英站在屋中,手中拿着块毛巾正在擦拭着身体。

  刚刚在许美艳家挂了个吊瓶,唐小英身上就出了很多的汗,身上难受的很,所以一回到家就想擦擦身子。

  而且她也把她弟弟给支出去了,让他去外面玩。

  本来唐小英交代二彪子要关好大门的,她根本就没想到刘宝会忽然闯了进来。

  “你……你快转过身去。

  ”稍愣了一下,唐小英立马就抓起旁边的衣服往身上挡。

  刘宝也感觉这么盯着人家看不合适,便转过了身子。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65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82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15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52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75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06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26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