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emilia clarke naked,新手必看

  啊宝贝腿再张开一点骚 母亲被同学小黑 日了同学的母亲李淑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我做什么事好像总是比别人慢一拍。

  就像小时候,我和妹妹割草砍柴,或者打猪草,我总是比妹妹弄得少,并且捆的柴老是掉。

  后来去打工,哪怕做得是最低级的普工,也总是比别人慢。

  像纺织厂的细纱,人家三个月后,看五六台机都看得很好,而我做了六个月,看两台机,一到关键时刻,我累得满头大汗,车间里还是棉花满天飞。

  所以那时我工作上不怎么顺利,加上离婚又无望,心情很低沉。

  有一天,我竟然去算命,刚好那天欧阳去买菜,也来看算命。

  他看到我在算命,就与我搭讪,欧阳一直看到我算完。

  我们一起去农贸市场的菜市,到了菜市,欧阳说,如果有空可以到他家去玩,并给了我电话号码。

  几天后的一个休息天,我实在无聊,就试着拨通了欧阳的电话,顺着欧阳的指点,我到了欧阳住处的楼下,欧阳下来接我到他家去。

  欧阳家住在五楼,进到家里,是两室一厅的居室,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

  欧阳家里有很多的书,所以我知道欧阳也是一个书迷。

  我们说了很多的话,我知道,欧阳曾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后来服装厂倒闭,欧阳就退了休,自己在外面做衣服,后来儿女大了,都到广东去打工了,他也清闲了,但他的老伴走得早,只想找个人说说话,希望我们能够做朋友,而我当时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我就答应了他有空就到他这里来玩。

  那天我在欧阳家吃的午饭,没想到欧阳的厨艺还是一流的,做出的菜很合我的口味。

  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了。

  并且不久后我们就走得很近了。

    欧阳知道我的厂在离他家不远的天伦纺织厂。

  那时我们上的是两班倒,每当我上白班的时候,下班时欧阳就会到我的厂门口来接我,于是我骑自行车在前面,欧阳在后面追,那情形总惹得我开怀大笑。

  到了欧阳家,欧阳就给我备好洗澡水,洗了澡,就端上可口的热乎乎的饭菜,然后舒舒服服的睡大觉。

  上晚班时我也会到欧阳家去,那时欧阳也会服侍的我像老爷一样,冬天甚至会给我备上热水袋。

     欧阳曾是服装设计师。

  于是跟欧阳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把自家的布拿出来,给我做很多很多的衣服,那些衣服特别的合身,并且特别的漂亮,很古典很时尚,每天都像模特一样变换穿着,宿舍里的工友总是对我穿的衣服感到惊奇,好像只有舞台上的演员才可以穿得这样漂亮大方,大大满足了我对服装的需求。

  欧阳还喜欢弄吃的,那些什么的霉豆腐,什么剁辣椒,什么榨菜,什么泡菜、应有尽有,厂里的饭菜不是很好吃,欧阳就让我把他自己做的菜,带到厂里去吃。

  也许这就是要征服一个人先要征服他的胃的现实写照吧。

  我喝水的水杯,盖的被子,穿的衣服,吃的菜,好像处处都有欧阳的影子,以至于有一次休息,欧阳一个人去旅游了,我打电话得知,我发现没地方可去,我竟然很依赖欧阳。

  于是后来的日子里,我更看重我和欧阳的交往,以至于,欧阳提出放假的日子到妈妈家去玩,我都没有反对,因为我和黄的婚姻如同虚设,我交了这样一个朋友,家里人也没有不同意。

    我说我要写作,下班后,一切事务他都包了。

  后来我提出想买一个电脑,欧阳也给我买了,虽然是一个二手电脑,勉强可以用,可是我还是很感激他。

  那个电脑总是动不动就坏了,一坏欧阳就用他那个拖东西的车把电脑搬去修,五楼高的楼梯也让他操够了心,最后这个电脑用的时间少,修的时间多。

    也许我和欧阳很多时候享受的还是精神交流。

  在欧阳家,我也会哼自己的小调,欧阳就说我唱的歌不是很好听,我就说我唱歌自己感觉好就可以,欧阳听后开心的笑了。

  欧阳还会跟我讲他的老婆,他的家,他以前的(我的尤物女友们)女朋友,他小时候学缝纫的经历。

  他说他们学缝纫时,六岁就跟着师傅,吃饭是要吃在师傅后面,端茶倒水,倒尿壶,什么都要做,三年学徒,三年随师,后来才有一点钱,再后来,县里的服装厂招工,欧阳就进到了厂里当师傅,这一当就是三四十年,最后经济改革,服装厂倒闭了,才清闲下来。

  我们那里有个炎帝陵,那几年,要么开幕,要么恭祭,只要有演出,那里的服装都是欧阳设计的。

  我很佩服欧阳,也为他会安排自己的生活而惊叹。

  或者有时候我想我跟欧阳交往,不仅仅出于寂寞,也许更多的是共鸣。

     我跟欧阳一起也有不愉快的时候,有一次欧阳的外孙要来,刚好我那天也休息,欧阳就叫我那天不要到他那里去,我感觉我跟欧阳还是距离。

  还有一次,我说在家呆着也不好玩,我们去公园里玩。

  那天我们早早的出发了,但在公路上,欧阳躲车的时候竟然摔了一跤,虽然最后我们还是爬了百步梯,到了烈士陵园,把一个南郊公园游了个遍,但对于他的体力,还有跟我的年龄的差距,我还是不敢恭维。

    生命中如果有一个你做什么事他都支持你,什么都为你准备得好好的,一个父辈般的爱,同辈般的情,落魄时的守护,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在你交朋友时他也会吃醋,但他从来不干涉你,甚至有时幻想,能够这样过一辈子,也是不错的。

  可是命运的帆往往不是你想怎样扬就怎样扬,第二年的正月,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在广东打工的男朋友,那个朋友正月回来与我见面,这之后,我就跟那个朋友去了广东河源。

  如果早知道我和那个朋友最后没有结果,我是不是会选择留在县城,留下跟欧阳继续我们的忘年交?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跟欧阳分别的那天,是正月,我到欧阳那里拿我私人的东西,欧阳听说我要跟男朋友外出打工,他紧紧抱了我一会,说他很舍不得我走,我说我必需走。

  后来我拿东西出来,跟男朋友一起会合。

  我的眼睛有近视,但是那天我却看见欧阳站在街的对面,跟着我送了很久很久,直到我上了车,离开了他的视线。

  几年后我回到县城,我找过欧阳,但没有找到。

  有一次我们再在大街上相遇,他只是问了我当时的生活,知道我成了新家,一切安好,他什么也没说。

  我有点失落,但没有后悔曾经的相遇。

  一切随风飘落,只有记忆的柳絮是那么美,生活还在继续。

  

每个人都渴望得到美满的婚姻,但是为何拥有婚姻后却又背叛它呢?背叛婚姻最典型的方式就是婚外恋,事实证明,男人比女人更容易陷入婚外恋,他们总渴望在其中找到自己所需的东西,也许是刺激,也许是性爱。

   找性爱的满足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们就需要性爱,而婚外恋中收获最大的,就是性爱,男人总是把不同的婚外恋当成是一种猎奇,尤其是哪些性爱不满意的男人,婚外恋是他们发泄自己性欲的最佳方式。

   找回青春别以为只有女人才在乎自己的年龄,在乎自己是否还年轻,在乎自己是不是服饰够潮流,够有视觉的冲击力,男人也会,对于现代男人来说,他们也会像女人一样,通过化妆、服饰、美容美体,等等来掩饰自己的岁月痕迹。

  而婚外恋能够让男人找到那种青春的感觉,婚外恋对中年男人来说,会让男人觉得自己仍然的那么有活力,有魅力,是男人的竞争资本。

  只是男人平时没有女人表现的那么明显,男人对青春的向往通常是隐藏的很深的。

  这就是为什么男人找年轻漂亮的小姐,找情人,找小三,包二奶种种,(幼儿益智故事)都是想证明他们的魅力依旧罢了。

   找情调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当他们有了与妻子相恋之前,认为妻子是那么的温柔美丽。

  可是当结婚之后,可能是审美疲劳了吧,当遇到一个他自认为比妻子还要优秀的女人的时候,他们会认为情人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有气质,那么的风情万种,那么的有神秘感和诱惑力,所谓距离产生美,当这种美与对妻子的审美疲劳相比起来,情人的这种特有情调都是男人所倾慕的。

   找感情就像苏格拉底让他的弟子去稻田找最饱满的一颗水稻一样,他们总是认为下一个才是最好的,他们把情人当成是自己最爱的人,尽管这部分的人所占的比例并不高,抱着这样的思想外遇的男人,离婚率自然也是相当高的。

  

“烦人。

  ”睡梦中的蒋楠感觉老公从后面抱住了她,那双令她烦躁不安的手,粗鲁的将她身体扳正,毫无前戏,很快就压了上来……每次都是这样,趁她熟睡的时候偷袭。

  蒋楠似乎已经习惯了老公的这种恶作剧。

  她不满的哼了一声,感受到身体间传来的那种迫切的感觉,蒋楠把腿曲高不少,迎合老公。

  不过来的快,去的也快。

  不过短短数十秒,蒋楠便从云端坠落。

  “哎……又不行!”蒋楠咬着唇角,心生怨念,满含失望。

  这么多年了,老公依然没用,夫妻生活每次都是满怀期待开始,最后都是失望而终。

  听着老公已经睡熟而发出的均匀呼吸声,蒋楠却毫无睡意,心口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样,热得她浑身难受,她红唇紧紧抿着,大眼睛盯着天花板,眼神逐渐迷离,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手掀开睡裙,撩起边角……这夜注定是个让她难以入眠的夜晚。

  次日清晨,蒋楠醒来的时候,老公王海已经上班去了。

  他在一家电脑软件开发公司,从事IT行业,节假无休,朝九晚六。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多了,蒋楠连忙起床,匆匆打扮了一番,便骑着电驴出了门,今天是周六,她得去做家教。

  她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大学英语教师,家教是她的兼职。

  在华海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单单靠着那点教师微薄薪资,已经很难维持平常生活花销。

  二十八岁的蒋楠正是女性熟透之际,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迷人的女人味儿。

  (故事网)皮肤白皙,粉面桃腮,一双迷人的杏眼,里面仿佛藏着一汪秋水,漂亮的柳眉,小巧而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轻轻抿着。

  身材高挑,曲线玲珑。

  穿着一条黑色的纱质短裙,白色的纯棉体恤。

  薄薄的体恤衫难以掩盖她傲人的身姿,一时衬显得特别挺拔。

  短裙下方,两条修长却丰腴的双腿微微曲着,上面并没有穿丝袜,光滑的肌肤胜雪若霜,美不可言。

  一双简约的细高跟鞋,衬着她高挑的身材,彰显得愈发妖娆妩媚,简直就是一个天生尤物。

  这一路驶来,没少引起男人注意,不少男人看向蒋楠的目光充满了贪婪。

  对于路人那种垂涎的目光,蒋楠已经习以为常了,表面上她冷着一块脸,似乎很反感这种目光,但是心底却很喜欢这种被人欣赏的感觉,这令她有种自豪感,毕竟对于自己的外表,蒋楠还是特别有信心的。

  男人嘛都是三条腿的生物,见到漂亮女人谁心里还没有点龌龊想法呢?“哗……”正当蒋楠行经到雇主家陈川别墅外围路段时,忽然的,电闪雷鸣,转眼晴朗的天空,变得乌云密布,一阵急雨倾盆而下!突如其来的大雨,让蒋楠有些慌乱,因为她没有带雨衣和雨伞,此刻又骑着电驴,根本无处避雨。

  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将电驴骑到了一旁路边停下,举手过顶,一边挡雨一边快速的朝雇主家跑去。

  等到雇主家门口时,蒋楠浑身已经被急雨淋湿,头发上都是雨水,薄薄的被雨淋透的T恤衫此刻紧紧贴着身体,把原本就傲人的胸围,勾勒得曲线妖娆,轮廓分明,薄T恤衫下那若隐若现的蓝色小衣,和弧度,叹为观止。

  “叮铃铃……”蒋楠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按响了门铃。

  很快的门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俊逸青年,帅气的外表,优美的发型,穿着一条宽松的运动短裤,坎肩体恤,肩部肌肉分明,配上一米八几的身高,给人一种特别健壮和高大的感觉。

  开门的第一眼,陈川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蒋楠被浸透的胸口,上面勾勒的弧度,和那醒目的蓝色Bra,晃得刺眼。

  两条毫无瑕疵的修长白腿,自上而下有点点雨水滴漏下来,落进细高跟鞋鞋筒,里面已经被雨水填满了,雨水混合着雪白的肌肤,更添了一丝迷人的光彩。

  甚至看得仔细了,不难看到蒋楠的臀部也被雨水浸透了,那水印清晰可见,水印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像是被衬显了出来,若隐若现着令人喷血的粉红饰色!这一眼就把陈川看傻了,内心犹如被热水浇灌了一般,燥得令他难受。

  看到陈川这种满含侵略的眼神,蒋楠心底一慌,尴尬脸红着看了一眼陈川,下意识的伸手挡在了胸前,双腿收缩紧紧合拢在一块儿……陈川正是她家教的对象,对于这个英俊且多金的青年,有时候蒋楠在跟王海亲热的时候,经常会忍不住把王海幻想做是陈川,当然,这是她心底藏着的秘密。

  而陈川呢,对于蒋楠这个性感成熟的老师自然也是喜欢得很,自从一次听课中,见到蒋楠,陈川就被蒋楠所表现出来的知性和成熟所吸引。

  得知这个女人居然在外面做家教,陈川就想办法联系上了蒋楠,以每个月五千的薪资,聘请蒋楠替他补习英语课程。

  眼前蒋楠所呈现出来的一幕,早已经让陈川浑身不安生了,他极力忍着心底那种狂躁和不安,看着蒋楠笑了笑:“蒋老师,快进屋吧,看你都被雨水淋湿了,得赶紧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要不然容易感冒。

  ”“嗯。

  ”蒋楠点了点头,红着脸跟在陈川后面走进了别墅,她不是第一次来陈川家,每次踏进别墅的时候,蒋楠心底都会生出一股特别酸酸的感觉。

  对比起她和老公王海居住的六十平米小居室,陈家宽敞,大气、豪华的别墅,有一种让她自惭形秽的感觉。

  她心底渴望拥有这样一栋房子,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动辄就是成成百上千万的价格可不是现在她所能承受的。

  “唉……”蒋楠在心底叹了口气,将自己的高跟鞋脱下,摆到一旁的鞋架上,然后光着一双精致的脚丫子朝浴室方向走去。

  自己一身衣服都被雨水浸透了,黏在身上令她很不舒服。

  而且陈川的目光,让她很不自在,必须得赶紧换掉。

  一旁的陈川,盯着蒋楠的背影,看得出神,从背后,更能完美的欣赏到蒋楠那丰腴的S形曲线,被浸透的纱质短裙上方一个轮廓分明的三角印痕,随着蒋楠摇扭动的腰肢,勾勒出的弧度引人着迷。

  “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尤物!”陈川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在心底感叹着。

  “哗啦啦……”很快的浴室里就传来了一阵流水声。

  站到蓬头下的蒋楠,在热水的冲刷下,身上那股寒意驱散了不少,她伸手将乌黑的长发给揽到脑后,仰着头,热水顺着她精致的脸颊,从粉红的脖颈,流向整个身体,蔓过漂亮的肚脐眼,沿着盈盈可握的小腿,流到地板上,溅起阵阵水珠。

  一旁的晾衣架上,挂着她的贴身衣物,天蓝色的Bra正往下滴着水。

  站在浴室门外的陈川,此刻心底难以平静,可不是吗?浴室里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正在洗澡,他要是能淡定的话,那他就不是一个男人了。

  “嘿嘿……还好我有所准备。

  ”陈川在心底坏笑两声,连忙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调出监控画面。

  很快的,蒋楠那曼妙的身体就显现到了电脑屏幕里。

  是的,他在浴室里装了监控探头。

  没想到这场大雨竟然帮了他一个大忙,让监控探头有了用武之地。

  浴室里的蒋楠,此刻浑然未觉。

  她伸出洁白的玉手,正往身上抹着沐浴露,整个浴室里腾着大片的蒸汽水雾,腾起的水雾影响了监控画面,陈川这时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倩影,但饶是这样也把他刺激得不轻。

  而蒋楠呢,此刻一边沐浴着,脑海一边情不自禁的浮现出陈川的影子,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胸上,嘴里开始发出低吟……都说健壮的男人那方面很厉害,也不知道陈川那里会是什么样子?想到昨晚与老公,没有令她满足,蒋楠俏脸一红,情不自禁的开始寻找安慰。

  特别一想到这里是陈川家,蒋楠心底害羞之余,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刺激涌上心头。

  在别人家里做这种羞羞的事,总是紧张中透着兴奋。

  她紧紧咬着嘴唇,控制着那令人兴奋的声音不被陈川听到,脑袋也不知道是因为享受还是什么仰得高高的,整张脸蛋上透着丝丝妩媚以及满足。

  这……电脑前的陈川看傻了,他没想到蒋楠竟然会自娱自乐!瞬间,他的心底浮现出一个大胆而疯狂想法!“蒋老师,我给你找了套睡袍,你把门打开一下我给你递进来。

  ”陈川抓着一套睡袍,敲响了浴室的门。

  此刻的蒋楠已经到了紧要关头,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她吓了一跳。

  “啊……”她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手一抖,身体瞬间绷紧,然后又很快舒展开来……她完全没有想到,竟然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自己……“蒋老师,你在吗?”“啊……在。

  在呢。

  ”蒋楠深呼吸一口气,忍着浑身酸软的不适,轻轻将门打开一条缝隙,把陈川手里的睡袍接了过来。

  开门的刹那,她忽然扫到陈川下方,当即小嘴张成“O”型。

  “天呐,好吓人。

  ”蒋楠在心底吃惊道。

  陈川这儿跟老公王海一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话,自己能不能承受还是一个问题,实在是太恐怖了。

  蒋楠心底打了一冷颤,连忙关上了门。

  站在镜子面前,她能看到此刻她的脸颊早已灿若红云,胸口一阵剧烈起伏,难以平静。

  她用毛巾把身体擦干,拿过睡袍一看,顿时就傻了眼。

  “这睡袍也太前卫,太薄了吧,这……我怎么好意思穿出去。

  ”

“不会吧?白天不是没来吗?怎么现在来了?”村长犹豫了一下,“那我怎么办?身子胀得难受。

  ”“你……你自个儿解决。

  ”李芳说道。

  “自个儿不爽。

  要不你用口……”“滚滚滚……”李芳骂道,“你越来越下流了,我才不呢。

  回家叫你老婆帮忙去!”村长看着李芳,严肃起来。

  “李芳,你今天不对劲。

  是不是又要我帮你什么事?快说。

  说完我真的要来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姨妈回去不过十来天,哪有来得这么勤的?”我暗暗将村长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

  我这时候虽然没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更郁闷的是,李芳将浴巾搭在我的头上,不时地来回抚摸,令我非常难受。

  只希望村长快点离开。

  我轻轻朝李芳的腰掐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不舒服。

  李芳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来。

  ”“出去个毛啊!”村长抱住李芳,硬是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惊,也跟着往下蹲。

  好在村长并没有注意到水桶里,将李芳丢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裤子。

  李芳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村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要。

  ”李芳说道。

  “什么!”村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要?”“我去解手。

  ”李芳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来也得来!”说罢硬是将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强来。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村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林清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放了出来。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村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有声音吗?”李芳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村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

  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村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村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村长大喝:“站住!”我没理会村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村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张小北?”村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村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村长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说,在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李芳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村长语重心长地道,“李芳,你要找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张小北这种的啊。

  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你不信就算了。

  ”李芳说,“小北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在水桶里?”村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张继文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李芳说道。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

  ”村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

  听说了张继文的事。

  听他们说,要张小北和林清清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张小北——”村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林清清不会有事。

  我身为村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谢谢,谢谢。

  ”我很感激。

  抛开村长刚才和李芳的事以及他现在裸露着身子不说,他在我心中还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刚才的事……”“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村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林清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

  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张小北,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林清清不给张继文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话吗?”“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村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我来到林清清那儿时,林清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村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继文陪葬。

  ”我说着,在林清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林清清却说:“我才不回去。

  得张继文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村长打着手电筒和李芳离开了果园。

  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林清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林清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

  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林清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林清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

  李芳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什么!”林清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我眼前一亮,林清清的身材真是好,虽然屋子里看得不太清楚,但那雪白的胴体挺拔的胸部隐隐可见,如梦里看花,意味深长。

  “你还看?还不出去!”林清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林清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哼,张小北,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待林清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林清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林清清吃了。

  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林清清坚决要在张继文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

  一打听,张继文果然已埋葬。

  我和林清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林清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张小北,快跑!”我回头一看,林清清惊慌失措跑了上来,后面紧跟着张继秦与几个平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张继秦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林清清眼看就要被张继秦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林清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张继秦等人,对林清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

  ”林清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林清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

  我只有挡着张继秦他们,才能给林清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林清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

  ”张继秦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林清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耳边突然传来清水仙子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上!”张继秦将手一挥,“打断张小北的脚,抓住林清清!”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林清清扑来。

  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

  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张继秦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03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68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07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3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73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92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57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