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大 奶 照,新手必看

这会的赵小妍,刚刚走到岸边,而突然出现的老胡把她给吓了一大跳,脚下不稳,一个“噗通”就摔倒在了地面。

  “小妍,你没事吧?”忍不住心疼,老胡赶紧跑了过去。

  “胡爷爷,我没事的……”赵小妍小脸绯红,慌忙中赶紧抽出一只手护胸,另一只手撑着地面,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连续试了几次后,她怎么都使不上力气,反而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让自己姣好的身材以异样的姿势暴露在了老胡面前。

  “哎,你先别动,我来给你搭把手。

  ”放下装衣服的手提袋,老胡一只手揽住赵小妍的腰间,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腋下,轻轻把她扶起。

  在这个过程中,老胡的胳膊肘还不小心蹭在了赵小妍的胸口上,那种柔软的感觉,让老胡忍不住倒吸几口凉气,整个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了。

  如果不是赵大庆也在现场,他还真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边的赵小妍,小脸早就红成了苹果,还是头次,被一个男人这样怀抱着,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发软,紧紧贴在了老胡身上。

  莫名间,赵小妍隐隐有些兴奋起来,双腿那儿好似有什么东西堵着,燥的厉害。

  感受着那温香软玉的身体,老胡也激动坏了,顾不得许多,正想趁机占些便宜,赵小妍却从她怀中挣脱了出来,“胡爷爷,怎么是你来给我送衣服了,我大伯呢?”“你大伯临时有事,抽不开身,我这边刚好要过来鱼塘看看,所以顺带让我帮你送衣服了。

  ”顿了一下,老胡安慰道,“小妍啊,你也不用这么不好意思,爷爷都多大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你先把衣服穿好吧,千万不要多想。

  ”“胡爷爷,那你能先回避一下吗?”点点头,赵小妍放下了警惕,毕竟她是被赵大庆一手带大的,她也从来不会在大伯面前避讳这些东西,有了“大伯”的作保,她除了有些不好意思外,这颗心也算是安定了下来。

  “当然啦。

  ”笑呵呵说着,老胡正准备转身,可就在这时,他看到赵小妍的屁股上有红肿的地方,下意识的,他就伸手过去揉了揉……“胡爷爷,你……”赵小妍话还没说完,一股轻微的酥麻感就从那儿传来,老胡的那双大手似乎具备某种魔力,揉着揉着,她就忍不住闷哼了几声。

  “小妍,你别紧张,爷爷退休前好歹在中医理疗馆干了几十年,我这是给你检查呢,看看哪里摔坏没。

  ”赵兰兰的皮肤很嫩,就像初生婴儿一样,还充满了惊人弹性,让老胡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而现在,他正好借着自己的“职业”,给自己行方便之事,不过,他还没完全得逞,就透过芦苇丛缝隙看到赵大庆目光正紧紧盯着他,还摇了摇头。

  “小妍,爷爷初步给你推断了一下,你应该是没摔坏的,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看了一眼远方沉降的夕阳,老胡故作正经道。

  “胡爷爷,谢谢你了。

  ”娇羞的点点头,赵小妍也不敢耽搁,赶紧就从地上手提袋里拿出衣服穿上……穿好后,赵小妍突然感受到自己那儿有些潮湿,黏黏的,想到之前老胡的那些动作,小脸不禁一红,甚至连招呼都不打,忙着往家里走去。

  “胡叔,我侄女怎么样,还对你胃口吧?”这时,赵大庆从芦苇丛中走了出来,顺带着点起了一根烟。

  “还…还行……”鬼使神差的,老胡应了一句,但很快,他又后悔了,这赵大庆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机灵鬼,凭白无故的,会乖乖把自己侄女送给自己?“没事的,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这是认真的,具体去我家谈,刚好让小妍炒几个下酒菜!”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老胡都没反应过来,就被赵大庆给强拉回了家。

  起初的时候,老胡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圈套,等着他往里头钻呢,指不定到了赵大庆家里头,对方会各种威胁自己,可事实恰恰相反,赵大庆这家伙,竟然从地窖里头捧出一坛珍藏的女儿红,拉着他喝上了。

  “大庆,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些不懂?”老胡满脑子疑惑道。

  “哎,胡叔,我就和你坦白了吧,实际上啊,我早就有把小妍给你睡的想法了,但在此之前,你得答应我办一件事情……”“什么事?”老胡恍然,难怪赵大庆今天挺反常的,现在一切似乎说得通了。

  “帮我睡了许晓雅!”“啊?大庆,这玩笑可不能乱开啊……”要说许晓雅可是村主任赵虎的二婚老婆,三十出头的年纪,长得那叫一个如花似玉,听村里人传,在嫁给赵虎前,她还在横店做过花旦,搞不好被潜规则多少次才叫赵虎接盘呢!因为,许晓雅一直都有腹痛的老毛病,估计就是那会遗留下来的,而老胡在退休前是一名老中医,时不时的,许晓雅都会上门求助,一来二去,关系自然熟络了,恐怕这也是赵大庆找他的原因!“胡叔,我是认真的!”猛地灌了一口酒,赵大庆坚定道,“村里人都知道,我和赵虎有仇,自打小起我就一直被他欺负,还有,别人不知道的是,在我结婚前一天,赵虎竟然把我老婆拖进苞米地……“如果没有这件事,我老婆就不会郁郁寡欢,和我结婚没多久就患上了精神病,直到现在都在县精神病院待着,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小妍,我早就跟赵虎那家伙同归于尽了!”赵小妍是孤儿,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些年,也亏得赵大庆的照顾,才能茁壮成长。

  但赵虎睡了赵大庆老婆这件事,老胡却是头一次听说,不过,赵虎这家伙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哪怕是到了镇上都有些影响力,这些年来凭借自己村主任的职位,谋取了不少便利,在年初的时候,他还换上了一辆宝马5系,别提有多壮观了!当然,许晓雅能嫁给他,也有很大原因归结于此。

  “大庆,其实我挺同情你的,可现在是法治社会……”“胡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些我自有办法,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你现在答应下来,我立刻走出这个屋子,接下来你对小妍做什么,我都不会管,而且我保证,不会有后续麻烦,你也知道,小妍一直很听我的话……”“大伯,胡爷爷,你们在说什么呢?”这时,赵小妍从厨房走了出来,嘴角带着微笑,还露出甜甜酒窝。

  现在的她,换上了一件比较居家的粉红色睡裙,随着她修长玉腿的迈动,妙曼身段都显露了出来,特别是那饱满的胸脯,微微颤动着,诱人无比。

  当时就把老胡给看呆了,呼吸也渐渐急促,而且,他还发现赵小妍这小妮子似乎没穿内衣,那儿顶在胸前小睡裙上,竟然露出了些许弧度。

  “小妍,我等会还得去镇上办点事情,今晚就让你胡爷爷陪你吧!”点起一根烟,赵大庆起身道。

  “那大伯,你记得早点回来啊。

  ”小妮子倒是单纯的很,也没有多想,不过很快,她抬手在自己胸口揉了(交换性伴侣)揉,凑在赵大庆耳边,轻声道,“大伯,我胸口疼,好像之前给摔着了,你能不能先给我看看再去……”“没事的,让你胡爷爷看。

  ”说着,赵大庆意味深长看了老胡一眼。

  “大伯,这怎么行呢…..”低着头,赵小妍小脸一片红润。

  “有什么不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胡爷爷退休前干过几十年老中医了,对付这种跌打损伤的东西,他最拿手!”赵大庆突然提高了音调,倒是让赵小妍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了,不过看她的反应,似乎也是默认了。

  “胡叔,我侄女今晚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再次看向老胡,赵大庆道。

  这会的老胡可纠结的不行,如果他点头的话,就代表着答应赵大庆办这件事情,但拒绝的话,看着赵小妍娇滴滴的小模样儿,他心里头又火热的不行。

  闻着赵小妍身上时不时传递过来的处子幽香,老胡心一横,干脆点头道:“没问题的,小妍今晚交给我,大庆你就放心吧!”老胡能答应这件事,可下了不少决心,最主要的,他根本抵挡不住这具年轻身体的诱惑,再加上自己活这么大,都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可从来没有尝过处子的味道,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他眼前…..玛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这一晃神的功夫,赵大庆已经走出了屋子,还顺带关上了门。

  看着眼前小脸红润的赵小妍,老胡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沉默半响,他才道:“小妍,你先把衣服掀起来,让爷爷给你看看具体是什么问题……”“好….好…..”扭捏一会,大概是想起了赵大庆的话,赵小妍咬咬牙,还是从背后解开了睡裙的拉链。

  这一幕,让老胡眼热不已,而他的目光,也很快聚焦在了那白嫩一片上,只见赵小妍的右胸处红了大半,明显是嗑着了,当然,并不算严重。

  “小妍啊,你这嗑的有些惨,得我给你舒筋活血才行……”鬼使神差的,老胡道。

  “怎么个舒筋活血法啊?”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赵小妍一脸天真道。

  “很简单,你先别动,忍着点……”说着,老胡迫不得已抬起双手,径直抓了过去。

  很快,他便握住了令自己魂牵梦绕的东西,一股独特的绵柔从手心传来,让他忍不住就要闷哼出声。

  “啊……胡爷爷,你……”一股异样感觉传来,赵小妍身子一僵,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小妍,你不用害怕,这是在活血,也是咱们中医常用的一种手法……”眼见赵小妍花容一阵失色,老胡知道自己还是急切了一些,赶紧调整好心态。

  孤男寡女,漫漫长夜,还怕睡不了这小妮子吗?“这样吧,咱们进卧室,你躺下来,我给你活下血,到时候估计你就不会这么紧张了……”怕再吓着赵小妍,老胡轻声道。

  “那….那麻烦了……”大概是看老胡态度诚恳吧,加上小妮子未经人事,也没想太多,直接就把老胡带进了卧室。

  中途,老胡连吞唾沫,目光一直落在赵小妍两条迈动的大长腿上,眼看着小妮子躺下来,他急不可耐的就走了上去。

  当然,表面他还是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俯下身子,慢慢掀开赵小妍的上身睡裙,在这个过程中,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小妮子的身子紧绷起来,呼出的芸芸香气也拍打在了他的脖子上,酥酥麻麻……很快,赵小妍的傲人上围再一次出现在了老胡的视线中,灯光映衬下,泛着如珍珠般的雪白光芒。

  不愧是十八岁少女,那片雪嫩可不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所能比拟的,饱满,挺立,充满弹性,即便躺下了,都不失该有的美感,老胡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完美的胸型,成就感简直爆棚!不过,这次他可不敢急躁,慢慢把手放在雪白边缘,舔了舔嘴唇道:“小妍,你放松点,爷爷要给你活血了……”“好……”吞吞吐吐应下来,赵小妍忍不住闭上双眼,又把头偏向一侧。

  

  中国新歌声2达布希勒图背景资料微博 系首都经贸大学新生  《中国新歌声2》第三期迎来一位叫达布希勒图的学员,他用一首蔡依林的《第三人称》,获得了导师的冲刺。

  最终成功加盟了周杰伦的战队。

  很多人想了解关于达布希勒图的更多资料,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达布希勒图个人资料微博  达布希勒图,来自新疆西北部的蒙古族学生,今年刚刚从七宝中学毕业,并且被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录取。

  达布希勒图阳光帅气,有“音乐小王子”之称。

  在学校就读期间,他自编自弹自唱创作的二十多首歌曲蹿红网络。

    一首《梦想实现的地方》唱出了他对七宝中学“全面发展,人文见长”办学理念的深度理解,这首歌也成为七中学生每天晚自修结束时最期待、最舒展的旋律;  一首饱含深情的思乡曲《青色的故乡》,唱出了他对家乡博尔塔拉的一往情深;今年他在毕业典礼上和小伙伴们一起深情演唱改编自《成都》的歌曲《七中》,更是唱出了七中学子对母校的深情和眷恋。

     中国新歌声2达布希勒图背景资料微博 系首都经贸大学新生  登上《中国新歌声》的舞台,一直是达布希勒图的理想之一,今年他在积极备战高考、并最终被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录取(啊啊啊好棒)的同时,也在不断磨练并提升自己的演唱实力,在学校声乐教师的精心指导和极力推荐下,顺利通过‘海选&quo;。

    六月初达布希勒图就着手参与节目组的相关集训活动,于7月13日在浙江国际影视中心录制完毕,获得了新歌声导师组的一致认可,顺利进入心仪导师战队。

    达布希勒图演唱的《第三人称》创作背景  《第三人称》是由王永良作词,林俊杰作曲,Kenn C编曲,台湾女歌手蔡依林演唱的一首歌曲。

  收录在蔡依林发行专辑《呸》中,于2014年11月10日在全球首播,同时是韩剧《诱惑》台湾版片尾曲。

    《第三人称》于2015年5月获得全球流行音乐金榜的年度20大金曲奖。

    歌曲的意境就跟歌名一样,歌曲描写了在人生或爱情的困境里,有时会跳开,采用第三人称角度,与自己保持距离,随着时间游走在自我逃避与自我和解的拉锯中。

    歌曲通过这个神秘角色的第三人称视角,让人体会走过爱情或人生困境后的希望与可能性。

  最终达布希勒图凭借对词曲的重新演绎,获得了周杰伦的青睐。

  有网友表示,达布希勒图是来搞事情的。

  

  我28岁,和丈夫结婚5年。

  夫妻感情还可以,但有两件事让我十分纳闷,一件事是丈夫行房时,喜欢舔我的脚;第二件事,丈夫喜欢躲卫生间舔我鞋袜。

    我和丈夫经人介绍认识,我们均公务员。

  初次见面,丈夫很健谈,且看上去斯文,于是,我们就把恋情敲定。

    恋爱期间,丈夫经常买袜子和鞋子送我,那时,我把丈夫这种行为视为关心。

    然,婚后丈夫有一个无理要求,就是我袜子只要穿到没臭味,他就不允许我换。

  一开始,并不知丈夫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直到有一次,我夜半醒来,发现丈夫不在身边,就起床看他干什么。

  推开卧室门,只见洗手间灯亮着,走进洗手间,发现丈夫正拿着我的鞋和袜子在舔。

    我当时就觉得恶心。

  处于本能,骂了丈夫一句:你是不是有病?  从那以后,丈夫行房时就喜欢舔我脚,且是在我没洗情况下舔。

  虽然感觉丈夫很脏,但是,丈夫舔我脚时,确实很舒服,也就从了他。

  也是从那时起,我就再没和丈夫亲吻过。

  口述:丈夫偷吻我鞋袜让我觉得恶心  最近,丈夫更是在行房间隙拿来我的鞋袜当我面舔,给我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现在,我不愿再和丈夫进行房事,因为每次他靠近我的时候,我脑海里总会浮现他舔我鞋袜的场景,想到这些,我就想吐。

    丈夫的这种行为算是病态吗?如果是病态,能治疗吗?  PS:丈夫除了这两件事,在其它方面表现都非常正常。

    回复博友:  你丈夫是典型的恋足者,也就是说,她对你鞋袜的迷恋超过了对你身体其它部位的迷恋,一般恋足者又会携带轻微或重度被虐倾向,以此获取行房时的愉悦。

    关于恋足者形成原因有三种说法:1)脚部发出的气味,令人产生性欲上的刺激;2)恋足者可能因天生脑部损伤导致;3)女性的脚常年被包裹,让男性获得强(上门女婿的三姐妹)烈窥视欲。

    现在先不追究你丈夫为何会恋足这个话题,而是想告诉你:关于恋足者,他这辈子恐怕要一直将这个癖好进行下去。

    当下最关键问题是:你觉得你丈夫舔过你的脚,舔过你的鞋袜,为此,你会觉得你丈夫很脏,导致你和他正常的性生活都无法继续。

  口述:丈夫偷吻我鞋袜让我觉得恶心  在此,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肠子,你或许吃过,至少听过。

  那么,肠子在洗干净之前,一般都是装动物粪便的器官,但是,人们为什么还是要吃它?  既然人们连肠子都能吃,也就是说,你依然可以和你丈夫维系正常的接吻以及正常的行房。

  前提是,为了消除你内心对你丈夫‘脏&quo;的影响,你需要要求他在和你接吻之前,应该将他的个人卫生做好。

    另外一个问题:你丈夫喜欢在和你行房过程中舔你的鞋袜,其实这也不伤大雅,只要他在舔你鞋袜之后,不再和你接吻,你就由他去吧。

    在前面已经说了,你丈夫的这种癖好不过是满足他的基本性需求,为此,你需要尝试着适应并接纳,源于他偶尔也会为自己的这种特殊癖好而自卑。

    如果你能成全他,我相信在现实生活中,他会更加爱你。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09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78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75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00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52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64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30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