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opless,新手必看

让李耐没想到的是,王铁柱看上去壮实,其实一点没用,不到二十秒,他就低吼着一哆嗦,旋即喘着粗气瘫在了炕上。

  毛毛雨怎么能滋润得了干涸的土地?张桂芳俏脸上满是哀怨和失落之色,催促着王铁柱继续,然而一旁的王铁柱早就睡的跟死猪一样了,哪还有心思去管自己媳妇儿?“没用的东西!”张桂芳气哼哼地骂了一声,只得坐在炕边怔怔的出神。

  “还不如换我来,保准能让这娘们儿爽上天去!”李耐遗憾地心想。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动,几乎要胀到爆炸!没有得到满足的张桂芳,竟然躺在炕上,正对着李耐,这下可让李耐看的一清二楚。

  张桂芳纤细白腻的小手缓缓探向了那里……从这边看过去,只看到张桂芳眼神迷离,美妙地胴体如同水蛇般扭动着。

  她低声叫着,那呻吟声比之前和王铁柱办事时还要诱惑。

  真是个浪蹄子!看着隔壁张桂芳的媚态,李耐已经在脑海中幻想出了上百种跟她做那事的样子了,一时之间,下身更加难受。

  这种诱惑,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来,也非得被张桂芳迷倒不可,遑论李耐这个初哥了。

  再也忍不住,然后随着张桂芳的节奏活动起来。

  许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这才落下帷幕。

  起身,随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后,又看了眼睡成死猪的王铁柱,无奈地叹了口气,拽了灯绳,屋内顿时漆黑一片。

  好戏结束,李耐意犹未尽地缩回了脑袋。

  一想到王铁柱白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却没法满足她,李耐就气的牙痒痒。

  但是,王铁柱也没个正经营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荡,难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墙角?难!想到这里,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小诊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顾客上门。

  李耐是这柳沟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本来学了医学专业的他,毕业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刚踏出校门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车祸,人没了。

  李耐老爹当了一辈子赤脚医生,是典型的农村人,不过却憨厚、实诚的过了头,他大半辈子的财产,就只有这间帮村里人看病,顺便卖点百货的小诊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笔赔偿款,小诊所的生意也还凑活,这样的日子说舒服也舒服,但说无聊,也是真无聊。

  半个月下来,李耐已经有些腻味了。

  天色逐渐大亮,小诊所的顾客也多了起来,不过全是买东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劳作的村民都会进来买香烟、火腿和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李耐正忙活着,无意中向门外一瞥,却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是张桂芳和她男人王铁柱!两人站在路边,王铁柱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张桂芳则眼圈泛红,轻轻拽着王铁柱的胳膊,在说些什么。

  “耐子,烟给我啊,你瞅啥呢?”直到耳边响起了顾客的声音,李耐才回过神来,把烟递给了他,旋即对着门外扬了扬下巴。

  “铁柱干啥呢?”“你还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儿子在外面找到个工地,还缺不少人,前两天正嚷嚷着让大家去呢,王铁柱那二傻子也报了名。

  ”顾客笑着道。

  “很远吗?什么时候走?”李耐挑了挑眉头。

  “嗯,据说是在那劳什子江北省?反正远得很,坐火车都得两三天。

  ”顾客把钱付了,旋即摆了摆手:“待会儿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说着,就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李耐还在回味着顾客说的话时,门口挂着的铃铛再次响了起来,李耐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急忙抬头看向来人:“你好,要点什……”话说一半,他却呆住了,因为进门的顾客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儿,隔壁的张桂芳!张桂芳上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白短袖,领口处的扣子没有扣上,能隐约看到一抹雪白的幽深沟壑,下半身则穿一条黑色的紧身打底裤。

  因为经常要帮忙干农活之类的,所以农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这种方便有弹力的打底裤是她们的最爱。

  打底裤强大的塑型效果,将张桂芳笔直修长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来,下方那块区域异常明显,看的李耐心头一阵火热,视线都移不动了。

  张桂芳原本打算称点鸡蛋回去做蛋炒饭的,却察觉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脸顿时飞上了两朵红霞。

  “眼睛规矩点!”李耐一激灵,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两声:“这不是觉得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两眼!”“好看么?你个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张桂芳娇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过来之后就再也没人夸过她美了,王铁柱又脑子一根筋,有时候连话都说不明白,哪会说这些甜言蜜语哄人?“小屁孩?”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转了转,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岁而已,怎么能说我是小屁孩呢?再说了,你都没见过就说我小,这是赤果果的诽谤!”张桂芳俏脸更红,没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开这种玩笑,当下也是心神荡漾,哼了一声:“眼见为实,不亲眼看到,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嫂子吹牛呢?”李耐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直接绕出柜台,然后拿手指了指自己:“眼见为实,手摸出来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摸么?”张桂芳瞟了一眼,却突然发现,李耐看起来竟然真的鼓鼓胀胀,即便隔着裤子,也比自家王铁柱的要更雄伟。

  真有这么大吗?张桂芳心底一阵火热,嗔骂一声:“嫂子啥没见过,有什么不敢的?”说着,竟然真的上前两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

  李耐是个血气方刚的雏儿,资本也的确雄厚,这会那里还能忍得住,顿时间血脉偾张,一下来了感觉。

  “妈呀!”张桂芳吓了一跳,这感觉让她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了,不可置信地瞪着李耐:“耐子,你属驴的不成,这么大的家伙……咋长的啊?干那事的时候还不得要人命?”比起王铁柱那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来,李耐的资本实在太雄厚了,这要是跟自己,想到这里张桂芳就感觉浑身燥热,心里一阵阵悸动起来。

  “嘿嘿,会不会要人命我不知道……要不,嫂子,咱俩试试?”李耐更兴奋了,故意高抬着头,向前用力挺了挺腰身,笑道。

  “不试,不试,这青天大白日的,万一被人瞅见,你嫂子我还不得被骂死?”听了李耐的话,张桂芳急忙触电似地缩回了手掌,俏脸通红,连连摇头。

  “哦?光天化日不行,那偷偷摸摸呢?”李耐挑了挑眉头,满脸坏笑。

  “你小子别贫了,赶紧帮我称两斤鸡蛋。

  ”张桂芳脸色有些慌乱,说了一声后就背过了身子,但心脏却怦怦直跳。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时间多的是,也不急在这一时,李耐耸了耸肩膀,带着张桂芳走到了角落。

  “桂芳嫂子,这两筐鸡蛋随你挑,拣好的拿,别跟我客气!”李耐随手扯了个塑料袋递给张桂芳。

  张桂芳点点头,接过塑料袋,便弯腰开始拣起了鸡蛋。

  她屁股翘的老高,从李耐的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到丰满圆润臀部,看上去弹性极好,这一下李耐那里还移得开眼。

  因为打底裤较薄的缘故,所以将张桂芳的下身勾勒的更加明显,李耐看呆了,咽了口吐沫,忍不住暗想,如果能抱着做那事,那该有多爽?这张桂芳给王铁柱那犊子是真的浪费!浪费!李耐忍不住在心底骂道。

  张桂芳抓起最后一个鸡蛋,一边往袋子里放,一边准备起身让李耐称斤,可她哪会想到,李耐此时正站在后面欣赏她的丰满翘臀?脚下一动,张桂芳直接就撞到了李耐身上,李耐这会正想着那事呢,身下支起的帐篷,好巧不巧,正好让两人搭在一起。

  在触碰到的瞬间,一股触电般的快感便从下身传来,李耐抽一口冷气,暗道好爽。

  张桂芳愣了两秒,这才扭头看去,正好同李耐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霎时间,她心里五味杂陈,下意识便想挪开身子,却一个没站稳,脚底滑了一下。

  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想伸手去拉,但已经迟了,张桂芳摔倒在了地上,手里的一袋鸡蛋也全都打碎了。

  “嫂,你没事吧?”李耐见状,急忙伸手去扶张桂芳,有些焦急地问道。

  张桂芳脸色痛苦,手按着后腰哼哼唧唧,李耐一看就知道,这是把腰给闪了。

  “嫂子,是不是后腰疼?”李耐歉意地问道。

  张桂芳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这是腰闪了,嫂子你先在椅子上坐会,我去拿点药酒,然后给你按摩一下!”李耐说着,慢慢把张桂芳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让她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李耐转身去忙了,张桂芳怔怔地盯着他的背影,出现了片刻失神。

  他是附近几个村子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去过大城市,肚里有墨水,人长得也还不赖,还会关心人,比起那憨货王铁柱来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最主要的是,这小子的资本有些大的吓人,如果跟他来一次,一定能爽到升天吧……想着想着,张桂芳发现自己身体竟然发热起来,急忙收敛了思绪,在心底狠狠骂了自己一句:想啥呢,你可是有夫之妇!李耐自然不知道张桂芳在想什么,从身后柜台里拿了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酒,又找了几根棉签后,便走过来,柔声道:“嫂(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子,来里间床上,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听到“床上”、“按摩”等字眼,张桂芳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摇了摇头:“不,不用了……扭了腰而已,歇歇就好了。

  ”“那可不行!”李耐却一板脸,语气严肃道:“腰伤如果不好好恢复的话,很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到时候连力气都使不上,我是医学生,再清楚不过……嫂子你正是大好的年纪,落下腰伤哪能行?”“啊?”张桂芳吓了一跳,花容失色:“真的?”“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李耐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咱家在几百年前,那可是专给皇上看病的宫廷御医,就算到了我爹这代没落了,只能当赤脚医生,但祖传的手艺也没落下。

  ”“而且我在大学,也学了一些西医的按摩手法,我的按摩中西结合,管用着哩!”在大学学过按摩这是真的,但祖传宫廷御医这些,全都是李耐信口胡诌的,没想到却唬的张桂芳一愣一愣。

  张桂芳还是有些迟疑:“男女授受不亲,嫂子一个有夫之妇,让你给按摩,万一被人撞见,再传出去就糟了……”“这有啥?”李耐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要我说啊,咱们农村就是太封建了,人家城市里的医院,还有专门给女人接生的男大夫呢,那看的都是那个地方!”说着,李耐故意往张桂芳小腹下的那片区域瞄了一眼。

  张桂芳一脸不可置信:“真的?”“那肯定呀,嫂子,现在大部分人都去地里了,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更何况我是帮你治病,偷偷摸摸干啥?”李耐继续劝道。

  张桂芳真的意动了,红着脸沉吟片刻后,才轻轻点头,低声答应了下来。

  “那行……不过只是治病,你小子的手规矩一点!”“放心吧,我是那种人么?”李耐义正言辞地点头,心中却在狂喜。

  商量好后,李耐就扶着张桂芳进了里间,然后让她趴在了炕上。

  一趴下来,张桂芳丰腴挺翘的屁股,正对着李耐,那绝美的佳人,诱人的身躯。

  看的心神荡漾,李耐心跳的越来越快,暗中咽了口吐沫,搓了搓手:“嫂子,那我……开始了?”

而郭雪显然也没想到,竟然要用这种方式来取药。

  她不懂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却知道男女有别的道理。

  女孩儿的身体不能给男的碰,同样,男人的身体,女孩儿也不能随便碰。

  似是也料到了郭雪不会直接答应,吴宝库也不急,拉过椅子翘着二郎腿等了起来。

  他掐准了像郭雪这种爱狗人士的心思,俨然已经宠物当成了祖宗。

  “实话告诉你吧小雪,前两天还有人来跟我求这种药来着。

  可我没答应,因为这种药,叔叔的储量也有限,要是拿出去一点,对叔叔的身体有不小的损伤。

  看在你是老孙的侄女份上,我这才答应帮你。

  至于想不想,就看你自己了。

  ”听得吴宝库的一番话,郭雪心里开始天人交战。

  见状,吴宝库眼睛转了转,寻思再给浇把油,说道:“叔丑话说在前面,这种病可是恶性传染疾病。

  再不赶快用药的话,估计你这狗也活不长,到时候可别怪叔不帮你。

  ”说完就起身朝里屋走去。

  看着潇洒,实则吴宝库心里也急的不行,就等着郭雪开口留下自己。

  此时的郭雪心里一团乱麻,一想到要用手给眼前这个老男人做那种事,她就觉得臊的慌。

  可眼看大黑一个劲的在地上翻滚,还发出那么凄惨的哀嚎,精神也越发萎靡,她着实心疼的很。

  思来想去,她咬了咬银牙,心道叔叔不惜损伤身体都要帮大黑治病,自己还顾及这么多,实在太不像话了。

  “叔叔,等一下!”郭雪突然开口,小跑着上前。

  至于吴宝库,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脸上却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道:“怎么,想通了?可别说叔强逼你,不愿意的话,叔不强求。

  ”“愿意愿意,我愿意。

  对不起叔叔,为了治大黑,还要让你损伤身体,你人真好。

  ”郭雪说道。

  见这丫头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吴宝库强忍旖旎心思,随意拜拜手,道:“没事,谁让叔喜欢你这样的小丫头呢,走吧,咱上里屋。

  ”两人到了里屋后,吴宝库转身关上房门,看着眼前玲珑背影,眼神越发火热。

  郭雪一转身,正对上吴宝库那冒着火的眼神,不由得小脸通红,道:“叔叔,什么时候开始拿药。

  ”虽说萝莉已经送上了门,可这时候吴宝库反倒是不急了,享受之前,起码得先调教一下。

  “先别急,这拿药的过程,可是要讲究手法的。

  叔先给你看点视频教程,你跟着学一下手法。

  ”言罢便是从抽屉里拿出一盘光碟,放到碟片机里。

  郭雪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电视屏幕。

  可当电视出现画面后,郭雪小脸“唰”的就红了。

  画面中,一男一女光溜溜身子纠缠在一起。

  女人的娇嘤声萦绕在整个屋子。

  郭雪忙不迭的小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叔叔,你……你给我看的这是什么?”郭雪磕磕巴巴的说道。

  见郭雪这模样,显然是头一回看这种动作片。

  吴宝库觉得自己是真的捡到了宝,这年头,连片子都没看过的女孩儿,是真的稀有。

  “你害什么臊,叔是让你好好学一下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一会好拿药。

  你要不看的话,叔就给它关了。

  ”一听拿药的茬,郭雪当时就慌了,连连摇头,道:“别……别关,我学!”说着便是缓缓把手指分开条缝隙,而后缓缓拿下,抬眼飞快扫一眼电视中的男女大战,而后又红着脸低下脑袋。

  这般小萝莉独有的娇羞模样,让吴宝库看的心里痒的不行,恨不得一把将郭雪抱在怀里,好好疼爱。

  “抬起头,仔细看,一会要是手法出错了,拿不出药,叔可就没招了。

  ”吴宝库道一想到外面精神萎靡的大黑,郭雪便是迫不及待的想拿到药,强逼着自己抬头去看电视画面。

  “小雪,你就把电视里的情节当成是宠物在配对就行。

  叔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你能顺利拿出药,你得仔细看,看看那个女人是怎么拿药的,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知道吗?”吴宝库一本正经的说道。

  闻言,郭雪虽说脸蛋通红,可还是眼神坚定的点点头,回道:“知道了叔叔,我会努力学的。

  ”画面中,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大,弄的郭雪浑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女人的声音钻进她耳朵后,弄的她那个地方莫名的有些痒。

  她开始不安分的妞了一下屁股,大腿下意识夹紧,脸蛋越发红晕。

  啧啧,果然是个雏儿,看点片子就成这样了,极品,实在极品呐。

  吴宝库眼神一直在偷瞄郭雪,眼神久久流连在后者那水手群下的大白腿,寻思着里面多半已经泛滥成灾了吧。

  足足看了近十多分钟后,郭雪突然听到电视里的男子粗吼一声,随即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就弄到了那女人的脸上。

  吴宝库忙不迭的起身按下暂停,指了指画面,一脸严肃,道:“看到了吗?这就是高蛋白聚合液,刚才那女人的手法,你记住了没?”闻言,郭雪点点头,道:“嗯,记住了。

  ”“很好,我们开始吧。

  过来,帮我把裤子脱了。

  ”吴宝库招招手道。

  只见郭雪犹豫了一下,红着小脸,一步步蠕动着走到吴宝库面前,蹲下身子,小手攀上后者裤子,迟疑片刻,而后使劲扒了下来。

  也不知吴宝库是不是早就为今天做着准备,裤衩子都没穿。

  那玩意老早就处于备战状态,脱离束缚后几乎是蹦了出来,差点抽在郭雪脸蛋上。

  (幼儿益智故事)一股灼热,又有点腥的味道扑面而来,当即就让郭雪心跳加速,也着实被眼前那东西吓的够呛。

  她本以为大黑那东西就够了,没想到吴宝库的更丑。

  反观吴宝库则是一脸的悠闲,尤其是看到郭雪就蹲在自己身前,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的那东西时,心里无比满足。

  “开始吧,一定要按照刚才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来。

  ”吴宝库大大咧咧拉过椅子坐下,张开腿,好不惬意。

  只见郭雪犹豫了片刻,哆哆嗦嗦的伸出小手,尝试性的碰了一下。

  一股软乎乎的触感传来,她却如同触电般,忙不迭的缩回手来。

  “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就算了。

  ”吴宝库心里急的不行,语气也跟着不耐烦起来。

  闻言,郭雪强忍不适,再次伸出小手,学着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缓缓动了起来。

  “嘶……”郭雪的小手很凉,却软的跟没有骨头似的,被包裹的瞬间,吴宝库爽的一个哆嗦,倒吸一口冷气。

  “叔叔,是……是不是弄疼你了?”郭雪一脸紧张的说道。

  “没事没事,你继续。

  ”吴宝库声音都有些颤抖。

  虽说小手动个不停,可郭雪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

  她觉得用自己的手弄这么丑的东西,实在是有点恶心。

  尤其是感觉到手里那东西一鼓一鼓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她更是有点不敢再看,耷拉着脑袋。

  吴宝库一边享受这小手的服务,一边上下打量郭雪。

  第一次见到郭雪的时候,他就被那一身水手群的萝莉像深深吸引。

  谁能想到,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郭雪就蹲在他身下,用手伺候他。

  这种巨大的心里满足,加上生理上的享受,几乎是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快到了巅峰。

  约莫七八分钟后,郭雪觉得手腕有点酸了,倒是吴宝库的喘气声逐渐粗重起来,眼睛都有些红了。

  只见他突然指了指下面,道:“别光弄那里,那两颗玩意儿也揉一下,这样能更快的促进高蛋白聚合液出来。

  ”此时的郭雪一门心思想着要怎么拿到药,对吴宝库的话深信不疑,小手贴上去就缓缓揉捏起来。

  一股电流感顺着下面逐渐涌遍全身,吴宝库觉得自己体内每一个细胞都要疯狂呐喊,俨然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可偏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微脚步声。

  “邦邦邦!”“老吴!你干啥呢?”敲门声骤然传来,而后便是王喜顺略带焦急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动静吓的郭雪一激灵,下意识就要起身,却被吴宝库直接按住。

  “小雪,马上就成功了,你继续。

  ”吴宝库低声道,到这节骨眼了,别说来的是王喜顺,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他也要享受完。

  闻言,郭雪犹豫片刻,一想到马上就能拿到药,索性硬着头皮继续弄了起来。

  熟悉快感再次传来后,吴宝库喘了口粗气,而后冷哼一声,大声道:“干啥?我这忙着呢,有事就在外面说。

  ”“我家那公羊有点毛病,你抽空去给瞅瞅。

  ”王喜顺隔着木门大声道。

  “知道了,一会就去。

  ”吴宝库不耐烦的回了一声,听到脚步声逐渐远了之后,这才长出口气。

  他这一放松,之前紧绷的神经陡然松懈,再也没经受的住郭雪小手带来的刺激感,身子一软,尽数爆发。

  也不知是不是这一个星期给吴宝库的憋的够呛。

  存粮攒的是真心不少,跟喷泉似的。

  郭雪因为是蹲在吴宝库面前缘故,躲闪不及,水手服上被弄的一片狼藉,手上也是粘乎乎的一团。

  浓浓的腥臭味传来,郭雪觉得有点恶心,忙的起身就要把手上的都行甩在地上。

  却见吴宝库慢悠悠的提起裤子,道:“别弄掉了,这些可都是高蛋白聚合液。

  你那狗,就指望这个救命呢。

  ”闻言,郭雪忙不迭的把手上的东西弄到掌心,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看那模样,就跟捧着什么宝贝似的。

  “叔叔,这个……真的管用嘛?”郭雪眨巴着大眼睛盯着掌心那团白乎乎的东西,总觉得怪怪的。

  只见吴宝库咳咳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当然,这些可都是宝贝。

  不信你闻闻,看能闻什么味儿。

  ”对于吴宝库的话,郭雪也是没有太多怀疑。

  兴许是因为头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好奇心使然,她竟然还就真的把鼻子送到掌心,轻轻嗅了两下。

  一股淡淡的腥味传来,郭雪柳眉一颦,道:“腥腥的,一点都不好闻。

  ”见郭雪竟然去闻自己的那东西,吴宝库心里那叫一个满足。

  虽说还没彻底拿下郭雪,可后者这些举动,多少让他觉得自己对于眼前这个萝莉,已然有了一些主权。

  “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的好,良药苦口。

  这东西不只能治你的狗,还能口服,有没白养颜的功效,绝对是个宝贝。

  你要不要试试?”说到次数,吴宝库的呼吸逐渐重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郭雪。

  “口服?”郭雪狐疑一声,下意识看了看掌心的东西。

  一想到这玩意儿是从吴宝库那地方出来的,而且味道还有些难闻,她当即就摇摇头。

  她才不愿意吃这东西。

  “叔叔,药都拿到了,你快点给大黑治病吧。

  ”郭雪道。

  只见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而后道:“没问题,你把这东西涂在它身上就行。

  ”点了点头之后郭雪便是小心翼翼的捧着手里的东西走到外面。

  见郭雪蹲着身子,小手轻轻的在黑背患病的地方涂满了自己的东西,吴宝库心里乐翻了天。

  “叔叔,这样就可以了嘛?”涂完之后,郭雪好奇的问道。

  吴宝库点点头,道:“嗯,再观察几天。

  等第一阶段过了之后,到时候还需要再上药,多来几次它就会好了。

  这几天你就先把它放在我这吧,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

  ”虽说有些舍不得,可郭雪寻思着为了早点治好大黑,答应一声之后就离开了诊所。

  待郭雪离开之后,吴宝库也没闲着,忙不迭的跑到里屋去研究着给黑背弄药。

  那什么高蛋白聚合液完全就是他瞎掰出的东西,那玩意儿抹在黑背身上,不弄出啥并发症就算不错了。

  为了不引起郭雪的怀疑,这黑背的病,他还是得治。

  忙活了一会之后,吴宝库配好了药,给黑背抹上,却是故意减少了量。

  他可不想让黑背痊愈的太早,毕竟还指望着这件事多享受几次郭雪的服务。

  拴好黑背之后,吴宝库这才想起之前王喜顺招呼自己去给公羊看病。

  虽说不太像揽这个差事,可转念一想,也有段时间没看到王瑶瑶了,心里对后者那双黑丝长腿还真是有点惦记。

  离开诊所后,他直奔着王喜顺家去了。

  到了院子之后,却是没看到王喜顺的人,吆喝了几声也没看到人。

  他在正屋外面转悠了一圈,见没人,正寻思要走,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阵水流声,貌似是有人在洗澡。

  王喜顺不在家,这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王瑶瑶了。

  想及此处,吴宝库脑子里下意识就浮现出王瑶瑶光溜溜的娇躯,摆出各种撩人姿势。

  一想到那场面,吴宝库那地方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惦记。

  因为常来王喜顺家的缘故,吴宝库直奔着卫生间的窗户跑了过去。

  蹑手蹑脚的扒上窗户之后,吴宝库猫着腰,露出一双眼睛,朝里面张望起来。

  他这一看,险些是喷出鼻血。

  屋内,一具光溜溜的背影正对着他,正在莲蓬头下冲凉。

  虽说只是一个背影,可还是让吴宝库看的无比火热。

  说起身材,吴宝库见过的男女人中,还真就没有比王瑶瑶更好的。

  标准的葫芦形,蜂腰肥臀,尤其是那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怕是任何男人看了都巴不得扛在肩上。

  “这妮子的身材是真特娘极品,可别孙妍和郭雪那两丫头强多了。

  ”吴宝库吞了吞口水,心里跟猫挠似的。

  他正看的入神,却突然发现屋内那洁白娇躯突然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起来,而且隐隐有一阵微弱的娇哼声飘进他的耳朵。

  这声音吴宝库实在听的太多,当即眼神就怪异起来,心道这妮子该不会是大白天的就躲在浴室做那事吧。

  可惜王瑶瑶始终背对着他,也不转身,急的吴宝库抓耳挠腮,连连跺脚。

  兴许是因为太过着急,脚下动作稍微大了点,不小心踢到一块石头,疼的吴宝库直咧嘴。

  可这动静也被王瑶瑶听到,直接关上淋浴头,转过身来朝着窗户张望。

  见状,吴宝库惊的头皮一麻,忙不敌的捂着嘴蹲下身子,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

  以王瑶瑶的性子,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在偷窥,估计都能拿着菜刀来拼命。

  一直等到水流声再次传来,吴宝库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贼溜溜的眼睛再次朝着里面张望起来。

  这回他可谓是大饱眼福。

  此时的王瑶瑶恰好是正对着她,那洁白娇躯可谓是一览无遗。

  吴宝库当时就看愣了眼,两人的距离不过隔着一扇窗户,偏偏此时的王瑶瑶正闭着眼睛,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被人看个遍。

  顺着王瑶瑶那一团波澜壮阔逐渐往下,直至眼神停留到那三角圣地时,吴宝库眼神挪不动了。

  没想到,还真让他猜中了。

  这妮子,竟然真的躲在浴室自娱自乐。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17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93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18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64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09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07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02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