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buruma aoi,新手必看

  小表妹为了手机给我干 黄文军日儿媳妇第三章 瓜棚好事  城关镇是一个老县城,住着许多的人。

  其中孙道士就是其中一名身怀法术之人,他的名声很好,一般的人家里死了某某,都会请他去做一场法事,超度亡魂。

  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喜欢他,不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十分的讨厌他。

  西门生产大队队长刘福就是很讨厌他的人,在他的眼里孙道士不过是一个骗吃骗喝的假道士,背地里总会说三道四的,不敢明说。

    某日,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那一茬茬韭菜水汪汪的透露着喜气儿,割下来炒着吃都是非常不错的味道,外加一个荷包蛋就更美味了.当然如果拿出去卖也可以卖个一分钱一斤的,刘福心里美滋滋的,拿着锄头挥动着汗珠子,不知道劳累。

    此刻,孙道士打这条小路经过朝着下湾的方向而去,顺便和刘福打了一个招呼,下班了,太阳都要下山了,真是一个劳动模范。

  刘福欠了欠身子停顿下来,对着孙道士微笑起来,抛出几句话来,你这个道士又是去那家骗吃骗喝吧!瞧你那样,就知道行骗,我就不信你这玩意儿,人死了就死了还要什么超度呢?人死了煮了吃都可以,扔进臭水沟里都可以安息。

  你这嘴巴里胡乱编织的东西实在是不可以信的。

    孙道士被刘福的话差点噎住了,怎么说话可以如此损人呢?你刘福有意见可以背地里说,但也不至于如此吧!孙道士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对大队长红脸真吵呢!他马上笑了笑,将话抛回,呵呵…..我去骗吃骗喝,要不了多久就回来,队长啊!倒是你要抓紧时间干啊!我去去就会,你不会等我回来,你的那几把灰还没有散完吧?  废话!这几把灰还要不了十分钟就可以搞定,倒是你孙道士要做到半夜回家呢!刘福讥笑着。

    那好吧!等着吧,你就等着吧!孙道士右手手指伸开放在嘴边呵了一口气,朝着刘福的方向一送,做吧,慢慢地做。

    孙道士走了,他赶着去做法事,留下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

  刘福轻快地将手边的几把灰撒好了,准备上岸回家去。

  抬头朝着西边的夕阳望去,还早的很,夕阳还没有下山呢!这个孙道士尽是吹牛,说什么要我在这里等着他回来,你做梦去吧!   刘福回家发觉手里特别的脏,一定得洗洗,那柴木灰裹挟的是粪便时而从手指里发出臭烘烘的味道,用这样的手去端碗吃饭,多少有点儿味道,还是洗洗吧!刘福来到水沟里蹲下洗手,水清澈见底,有一片片叶子竖立在水底好不奇妙。

  一边洗手,一边观赏那些树叶,发觉这些树叶都是活的,并不是真的树叶。

  它们还可以缓缓的游动呢!有脑袋,有尾巴,还有鱼鳞……  哇!我的乖乖,这些树叶不是鲫鱼么?静静地摆动着诱人的尾巴的鱼,不是一条,而是数以百计条,从目光里闪现都是这么肥的鲫鱼,怎么不馋人?刘福赶紧挽起裤脚,窜进水沟里双手如螃蟹的抓子伸开,去抓鱼。

  那些鱼呆头呆脑地任由刘福去捉,不一会儿这些鱼都一一落入了他的手里。

  捉了满满的一大勺子,足足有三斤重。

  他乐得喜笑颜开,准备拿回家煎着下酒。

  当他的脚一离开水沟,眼睛又直了,沟里依然有密集排布的鲫鱼,从水沟的这边一直延伸到了水沟的那头。

  邪门了,那鱼一动不动地竖立在原处等待刘福去捉呢!刘福有点发傻了,今天是怎么了,哪里游过来这么多的鱼呢?转眼又一想;得了,还是捉吧!刘福将田埂上的一担大箩筐提过来,置放在水沟边,他重新跑进水沟里捉鱼。

  一条,两条,三条,四条……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抛出许多的鲫鱼到箩筐里,箩筐里的鲫鱼都炸开了锅在噼里啪啦的摆动身子,卷起尾巴在挣扎着想要回到有水的地方去,在箩筐里太久会缺氧窒息的。

  刘福哪有空去搭理箩筐里的鲫鱼,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去捉更多的鱼呢!他累得汗流浃背,全身没有一丝干纱,连短裤都湿透了,幸好是夏天,要不刘福非感冒不可。

    时间慢慢地流逝,夕阳早已滚进了大山里做梦去了,夜空里有皎洁的月亮在值班呢!她深情地注视着大地,也好奇的望着忙得不亦乐乎的刘福。

  刘福的箩筐里装得满满当当的鲫鱼,才眷恋不舍地上岸来!也罢,今天就忙到此刻为止,我要回家去了,他根本不知道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想想那个孙道士也做完了法事回家去了。

  他也高兴地肩挑着担朝着家回家,嘴里一边唱着,你挑着担,我牵着马,我是一个快乐的大龙虾…..   家里媳妇在家焦急地等着,看着刘福疲惫的回来了,有点责怪,你为何回来地这么晚?你被鬼抓去了吧!  放屁,我告诉你,今儿个我高兴,我捉了满满一担鱼,你赶紧地去捞出十几条来,洗洗放在锅里煎了,我好下酒,叫闺女和儿子也出来解解馋。

  刘福很想一饱口福。

    我的玻璃店的隔壁是家做铝合金门窗的店子。

  老板姓肖,五十上下年纪,矮矮的个子,逢人一打招呼便满脸堆笑,以致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挤逼得愈发深刻而显眼。

    老肖自诩人生两大最爱,一曰,买码(地下六合彩),二曰,嫖妓。

  他常常不请自来我的店里,从来不管我是忙碌还是悠闲,一开口就是津津乐道于他的上述两大爰好的话题,他的畅谈永远都是以“娘卖x的”开头,先是关于他昨晚买码的情况,买中了码,比如中了一个特码什么的,赢了几百上千不等。

  不过大多情况下,以未中码输钱为主。

  这时,他便要抱怨,便要奥恼:娘卖?给!应该是出龙的,码报上的诗明明讲的是出龙码的,怎么偏偏又出了蛇!娘卖╳给!码报也骗人!&hellip(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  我昨天晚上又去那巷子了,老肖话题突然一转,转到他的人生第二大爰好上来了。

  因为新话题豪无过度的转换得太快,我常常被弄得一楞一楞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嗯个婆娘不错,三十多岁,肉多屁股大,尤其是那对大奶子在我下面晃荡晃荡的,蛮有劲,净是个味道。

  我吭嗞吭嗞搞了好久,……(此处省略百余字),他x的,价钱也划算!只要五十元。

  老肖伸出五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怎么样,我带你去玩玩?什么?不会的,很卫生很安全,每次事后都用消毒液洗哩!……还怕,怕什么呢?要不你带套得了,不过,我从不带的,带上就没感觉了,得病?得个卵!我卵事都没有,都玩了十多年了。

  ……我能看得出(鸡婆)有没有病啊,所以,我不怕,……  老肖说得口水泡沫星子满天遍地横飞,脸上容光焕发,眼晴晶亮,连手脚也似乎要舞蹈起来。

  老肖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男人嘛,上面嘴巴要呷饱呷好,下面老二也不要亏待哦!  禁不住老肖在我面前聒噪过无数次,不知是出手猎奇还是男人的本能使然,是夜,我终于决定和老肖去那老巷去“看看”。

    这是镇上东边的一条老巷,巷子的两边皆是百余年历史的一栋紧挨一栋的老旧木屋,青石板铺就的巷道,巷道不宽,仅二三米之距,行走其间,阴凉略带霉腐的气息迎面袭来,行人也稀疏,没有车辆和人群的喧嚣吵闹,踩在古老的石板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咚咚声,显得寂静而安祥,置身其中,我感觉仿佛穿越到了古代,有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喜悦。

  

见她这样,江小鱼就没脾气了,心说喵了个咪,看来不让丽霞姐当上村长,就别想跟她有什么进展了。

  想到这里,他这货就暗下决心,还是要努力赚钱,涨大实力,等够得上手的时候,直接给丽霞姐一个惊喜。

  像买衣服、送东西这种小恩小惠,王丽霞不上当的。

  心里有了计较后,两个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旅社。

  江小鱼趁王丽霞没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给旅社的大姐。

  跟她耳语道:“老板娘,帮帮忙,你就说只有一间空房!”那大姐见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应了。

  回头江小鱼征求王丽霞意见:“媳妇,这家旅社只有一间空房哦!”旅社大姐赶紧接茬道:“里面有两张床哦,你俩情侣,开一间房天经地义,干嘛要两间哦?”“要不再找找?妈呀好大的雨!”王丽霞想想附近没有别的旅社,雨还下大了,她就一跺脚道:“懒得找,一间就一间吧!”“帅哥美女,你俩看着好般配哦!”“谢谢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兴隆哈!”江小鱼带着王丽霞,屁颠屁颠的来到房间。

  进去一看,哪有两张床,就一张大床摆在那里。

  见状,他这货偷着乐,心说喵了个咪,大姐够意思!王丽霞进来却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鱼,只有一张床,这怎么睡呀?”“丽霞姐,你看这么大的雨,大姐又说了,只有这一间,那就凑合呗!”小鱼脑子里被王丽霞的磨盘占据着,心里蠢蠢欲动。

  惬意的往大床一倒,还美滋滋的打个滚。

  不曾想,王丽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来,不客气道:“小鱼,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尽!”“虾米?违背妇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来吧!”他这货心说,娘西皮,这不是开玩笑,万一丽霞姐动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无事,翌日一大早,两个退了房,迎着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鹭村。

  两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江小鱼一蹦蹦入家院门,蔸眼就见那个厂妹丁婉,正勾着杨柳腰,在井台前帮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来啊?”江小鱼哭笑不得道。

  “小鱼哥,你看病不收钱,我帮你洗衣服是应该的!”说起丁婉,这也是个贫家女,但是呢,她性格开朗,逢人就一脸甜笑,还有俩甜酒窝,很是讨人喜欢。

  “那就辛苦你。

  ”江小鱼把买来的三七和重楼种子,还有菜种,逐一放到客厅。

  然后骑着三蹦子,上香秀娣家还车。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个人吃早点,见江小鱼回来,欢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点!”女人煮了瘦肉汤、小米粥还有一盘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个劲地催着他吃完。

  江小鱼吃得饱饱的,打了个饱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着他不让走,笑着盘问他道:“你这小子,昨天进城卖菜,不叫上我。

  我问你,你一车菜卖了多少钱?”“报告秀娣嫂,我是卖给一家大酒店,单价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两百斤,你说多少?”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卖了两万四?小鱼,我家也有半亩神田,你帮嫂子卖!”香秀娣一看这么赚钱,顿时就像打了鸡血。

  “这个没问题,等我再拉货进城,一定喊上你!”倏尔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进内室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上了一条大红的吊带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围,江小鱼咕咚,涎水横流,心里像有爪子挠他,痒痒得不行。

  香秀娣撞见他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进了内室,嗔的道:“小鱼,你再帮我看看病!”江小鱼得儿一声,一蹦蹦进内室道:“秀娣嫂,治疗过了,还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着他道:“不疼了,我怕没断根,你再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江小鱼一点头,忙是仔细的检查起来。

  完了他这货起身道:“没啥问题!”“真没问题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恳求道。

  她心说,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样病,再生一样病,就有理由找小鱼治。

  “不用了,是真没问题。

  你不放心,可以去医院做彩超!”“我不去医院,只听你的。

  你说好了就好了!”倏尔地,香秀娣就浓桃艳李的道:“你嘴角有东西!”一转眼,香秀娣就主动吻了起来。

  吻了好几分钟,江小鱼怕突破防线,脚底板抹油,蔸头就走了出来。

  一路绿柳夭桃到家,发现黄玲还有那个付严杰,商量好似的,都来了。

  两个看到江小鱼,顿时就像看到了金远宝,抢似的扑上前。

  一个道:“你的菜卖完了,给女儿看病吧!”一个说:“大兄弟,我媳妇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时候给我媳妇看病!”这时,丁婉帮他把衣服凉在晒衣杆上,忙完了也抢上前道:“小鱼哥,我爸天天在家里骂人。

  你再不帮忙治,我要疯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个病人,这仨都哭着喊着要看(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

  这下江小鱼灵机一动,想了个主意道:“要不这样,你们抓阄。

  谁抓到就给谁看,怎么样?”“行,行哦!”见仨个人忙不迭点头,他这货就回房,取三张纸,其中一张写上字。

  然后三张纸揉成团,拿出来道:“开始抓阄。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个人就分别抓了一团纸,就听丁婉欢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乐利红,黄欣和付严杰都一脸失望,这俩就闷闷不乐归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鱼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发病,见人就骂,骂得好难听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栋泥瓦房,不过屋内铺了水泥地板,比小鱼家好一点。

  进门就传来乒乒乓乓的打咂声和大骂声。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个善良豪气的中年大叔,近几年因为际遇不顺,媳妇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为怪异。

  后来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复中心治疗,三进三出,治好不久就复发。

  “小鱼哥,你听见了没,像我爸这种情况,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着他道。

  “我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统统告诉你!”“你爸打过人没?有没有自杀自残这些行为?”江小鱼一来到丁家的院内,就看到院内弥漫着一股很重的煞气。

  所以,他这货怀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应该是枉死鬼上身。

  “他从来没打过人,没有自杀自残过,就只会骂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来给他看。

  “小鱼哥,你看我身上,没啥伤口吧?”“好,我再问你,你是几点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点出生的哦,小鱼哥怎么啦?”丁婉大为紧张的看着他道。

  “正午十二点阳气上升到顶点,这个点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阳之体。

  这就好解释了!”他这货满是一副原来这样啊的表情。

  “小鱼哥,怎么了?”“你爸应该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种!按道理,家里有煞气,你会感觉到。

  但是你没有,因为你是至阳之体!”“虾米?小鱼哥你别吓我哦!那你会不会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听家里有鬼,吓得簌簌发抖。

  “放心,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会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帮它解决,它是不会投胎的!”说着,江小鱼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请神。

  “小鱼哥,要怎么解决呀?”丁婉着急上火道。

  “这个容易,不过要今晚十二点子夜时分,我把这只枉死鬼请出来,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这货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来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吓得都不敢进屋。

  “额,晚上十一点半我就过来。

  你是至阳之体,脏东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吓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鱼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来我家好不好?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呀!”见丁婉吓成这样,江小鱼就一点头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鱼哥,上我家吃晚饭,我炒拿手的红烧肉给你吃!”丁婉见江小鱼离开,她也是脚底板抹油,吓得回厂上班去了。

  再说江小鱼。

  这货得啵到家,前脚进门,后脚开超市的大浪就闪进来了。

  “小鱼,过来过来,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你好好的笑一声!”大浪进来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脸一把。

  “神马好消息?”“是恶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凶的,打从你收拾了她儿子,她就变老实了。

  你猜怎么着,昨晚上那婆子提着一大箱牛奶还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给我又是赔礼又是磕头,好话说了一箩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恶霸腔的娘来求我,她知道我跟你关系好,想让我出面游说你,让你帮他儿子治病!”一听是这事,江小鱼摇头如拨浪鼓道:“虾米?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着当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还想我帮他看病,做梦呢!”“小鱼,我看他娘挺有诚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发了毒誓,说只要你治好她儿子,她们家就搬出白鹭村,以后改邪归正,绝不作恶!”大浪眼巴巴的看着江小鱼道。

  “大浪,听你的意思,你答应她了?”江小鱼愣了愣。

  “我哪敢答应,这不要经过你的同意嘛!”大浪说着说着,就浓桃艳李的吻了上来。

  江小鱼推开她道:“大浪,我听你的意思,你是很乐意哦!跟我说实话,老太太除了送东西,是不是还送钱给你?”“小鱼,你听我说——”大浪就把他亲哥的儿子上大学学费没着落一事告诉了江小鱼。

  从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实很早就双双过世,她是亲哥带大的。

  “我想报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万元!当然,不管怎样,是恶霸腔撬走了吴玲,你如果不同意,这钱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着江小鱼说道,从她近乎恳求的目光看出来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点个头。

  “大浪,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虑考虑!”江小鱼心说娘西皮,恶霸腔现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鹭村少了一个村霸,还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无异是放虎归山。

  “嗯,你啥时考虑好了就告诉我!”江小鱼就回房换衣服,准备上山种药材。

  不提防大浪跟进了屋,她见有个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来。

  “小鱼,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大浪就吻上来,痴迷的道:“小鱼,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江小鱼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小鱼,帮帮我!”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09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51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88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3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64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25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34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