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夫妻 自拍,新手必看

唐青青和林清雪不由呆住,她们心中生出不忍来。

  霍雷则是心有余悸,同时好奇的问道:“这个陈扬是什么人?”他不能不奇怪,这个陈扬的身手恐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雅黛公司里。

  唐青青说道:“我们也不太清楚他的来历,他之前在我们公司做保安。

  后来独眼来找我们麻烦,是他出手解围。

  所以我们就让他做我们的司机和保镖。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霍雷马上说道。

  霍雷虽然刚刚被陈扬救了,但是他心里对陈扬的感觉并不好。

  只因为,他本以为陈扬是个不入流的保安。

  但这个保安却有被罗忍正视的资格。

  霍雷可是记得罗忍看他的那种淡漠目光的。

  而且,霍雷之所以觉得陈扬有问题,并不是因为单纯的讨厌陈扬。

  以陈扬的身手,却甘于平凡来做一个保安。

  这太诡异了。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儿一颤,两人相视一眼,说不出话来。

  “我们进去说话吧。

  ”林清雪随后说道。

  霍雷点点头。

  那些保安们伤势并不重,早已经起身待在一旁。

  林清雪又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天辛苦了,待会每人分别去财务领五百块钱的奖金。

  ”五百块对于保安们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因此一个个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总裁办公室里。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里都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是来自于陈扬,他们不愿意相信陈扬是间谍之类的。

  因为她们和陈扬相处时很是舒服,惬意。

  也是真的在信任陈扬。

  “为什么雷哥你肯定陈扬有问题?”林清雪不由问道。

  霍雷深吸一口气,他看向林清雪,沉声说道:“清雪,你和青青还是太单纯了。

  以我的身手,我给一些富豪做保镖,一个月是一百万的价格起步。

  而陈扬这样的身手,是没有价格能够估量的。

  但他这样一个人却来给你做保安,拿着几千块的工资,这不是明摆着的有问题吗?”林清雪与唐青青无话可说了。

  之后,林清雪让唐青青带霍雷去休息。

  她则将老夏叫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老夏显得有些拘谨,坐了半个屁股在沙发上。

  林清雪看向老夏,说道:“夏队长,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老夏恭敬的说道:“总裁,您问吧,只要是我老夏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陈扬是个什么样的人?”老夏微微一怔,随后脱口而出的说道:“他是个混球。

  ”林清雪不由愣住,她本以为老夏会说陈扬是个好人。

  因为陈扬如果是间谍,一定会善于伪装自己,跟大家打好关系。

  “哦,怎么混球法?”林清雪再度问道。

  老夏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自知失言了。

  他正色说道:“总裁,我只是说我心里的感觉,如果我说错了,您别介意。

  ”林清雪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会介意。

  ”老夏说道:“陈扬是个特别洒脱的人。

  他好像对一切东西都不太在乎,包括钱财。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他可能会是商业间谍吗?”老夏沉吟半晌,说道:“我觉得不是。

  ”林清雪说道:“那他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来做个普通的保安呢?”老夏说道:“也许并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喜欢,他是个爱好无拘无束的人。

  ”林清雪始终还是想不通,最后便说道:“谢谢你,夏队长。

  你回去吧。

  ”“好的,总裁!”老夏站了起来。

  老夏走了之后,林清雪陷入了沉思。

  她给唐青青打电话。

  “青青,说心里话,你真觉得陈扬会是商业间谍吗?”林清雪沉声问。

  唐青青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说道:“我觉得不是。

  但是他的确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林清雪微微叹息一口气,随后挂了电话。

  她站了起来,决定去找陈扬。

  苏晴刚刚下班,她走出了手机专营店。

  一出门便看见了陈扬。

  陈扬咧嘴一笑,爽朗的喊道:“晴姐。

  ”苏晴也是微微一笑,她似乎有些习惯陈扬的存在了。

  走下台阶和陈扬汇合,随后她左右看了一眼,却是没有看到那辆宝马车。

  苏晴马上想到了什么,不由失色道:“是不是因为你公车私用被你们老板知道了?”她的脸上充满了歉意。

  陈扬知道这时候如果自己(名人哲理故事)说是的,一定会让苏晴愧疚,从而让两人更近一步。

  但他却是不忍心,只是说道:“晴姐,你别多想了,跟你没关系的。

  ”“那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苏晴问道。

  陈扬沉默下去。

  他好半晌后抬头苦笑,说道:“我的老板认为我是商业间谍。

  ”“为什么?”苏晴微微一惊。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咱们边走边说吧。

  ”苏晴点点头。

  两人朝前方走了过去,街道上车水马龙。

  夕阳的余晖如万丈金光倾洒在两人的身上。

  这样的一副画面是那样的唯美而永恒。

  这时候,陈扬才说道:“我是在雅黛公司上班,雅黛公司你知道吧,晴姐?”苏晴说道:“我知道。

  当初还想去那儿应聘来着,不过她们对非专业的人才开的薪资不高。

  怎么了?”陈扬说道:“我在雅黛公司做保安。

  这两天,有人找雅黛公司的麻烦,我帮老板解决了麻烦。

  不过,老板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来做保安,明显是有问题。

  ”“那你到底有问题吗?”苏晴问道。

  陈扬说道:“没有。

  ”苏晴说道:“其实我也有些奇怪,我看得出你好像身手很不错,车也开的好。

  你这样的人去做一个保安的确不太符合常理。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这是我喜欢的生活,没有别的解释。

  ”苏晴嫣然一笑,说道:“不管怎样,我相信你呀。

  ”陈扬心头一暖。

  苏晴宽慰着说道:“别不开心了,你们老板不相信你,不要你是他的损失。

  走吧,我请你去喝冰啤酒。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还是要买酒回家里吗?我好怕晴姐你非礼我。

  ”苏晴脸蛋顿时一红,她却是不太能开得起玩笑的。

  陈扬见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不过,苏晴还是真想喝酒。

  对于陈扬的人品她是很信任的。

  这也是基于上一次陈扬的表现。

  如果苏晴早知道陈扬一直偷窥她洗澡,她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

  便在这时,陈扬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林清雪打过来的。

  陈扬接通。

  那边林清雪说道:“我们见见面吧。

  ”陈扬淡淡说道:“我现在有些忙,没时间。

  ”林清雪不由语塞,这家伙真是太拽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林清雪说道:“其中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陈扬倒没那么小气,所以也不愿意跟林清雪生气。

  虽然被她们误会,这的确让陈扬有些心灰意冷。

  但是转念,陈扬想到了死去的林南。

  暗道:“林南就这么一个妹妹,清雪还是个小姑娘。

  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见识?”想到这,陈扬缓和了语气,说道:“清雪,我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我其实是做不了你们的主的。

  如果到时候,我一旦输了,你们可以不承认。

  因为你们根本没有答应过。

  另外,你放心吧,我也绝不会输。

  所以,到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没什么好谈的。

  三天之后,自有分晓,你说呢?”林清雪娇躯一震,她猛然醒悟过来。

  她知道自己错的太离谱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可以想见,自己和青青到底是有多伤陈扬的心。

  他一心一意的保护自己和青青,可自己却和青青怀疑他的动机。

  “对不起!”林清雪眼眶一红,她努力镇定情绪,说道。

  陈扬听出她的伤心语调来,心头一软,当下爽朗一笑,说道:“傻丫头,我当你是妹子,没什么对不起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们?”林清雪始终奇怪。

  陈扬沉默下去。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用过去那套来敷衍林清雪,可是他又不想告诉林清雪,林南已经死了。

  “也许是缘分吧。

  ”陈扬最后说道。

  “我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

  来你这里也是个机缘,既然认识了,我不可能看着你们有难而袖手旁观。

  ”“真的就是这样?”林清雪说道:“可是,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做一个保安?”陈扬不由感到头疼,他半晌后说道:“做保安也没什么不好,这是我喜欢的生活。

  你只要知道一点就好,我绝不会害你。

  ”林清雪说不出话来。

  她也不可能就此完全相信陈扬,彼此之间的信任是需要时间来证明的。

  随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苏晴一直在旁边听着。

  “刚才打电话的是你的老板?”陈扬点点头。

  “原来你的老板是个女孩子。

  ”苏晴由衷的说道:“你的老板真了不起。

  ”苏晴是感伤自身,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陈扬见状,微微一笑,说道:“晴姐,你也是独一无二的。

  ”苏晴眉头一舒,浅笑说道:“你真会安慰人。

  ”陈扬呵呵一笑。

  苏晴又想起什么,关切的道:“我刚才听你说什么三天之后输了赢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扬不想苏晴担心,就随口说道:“小事一桩,我可以解决的。

  ”苏晴见陈扬如此说,也就不再多问。

  买好烧烤和啤酒,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夜幕刚刚降临。

  还是在苏晴的房间里。

  不过今天苏晴的房间里收拾的很整齐。

  两人在桌前坐下,互相碰杯。

  这大夏天的,吹着电风扇,喝着冰啤酒,吃着烧烤倒也很是惬意。

  苏晴举止优雅动人,吃起烧烤的时候,那小嘴格外的勾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一口。

  陈扬闻着苏晴身上的香味儿,只觉心旷神怡。

  很快,几听啤酒下肚。

  苏晴的脸蛋一片酡红,她的酒量并不太好。

  所以这时候有些晕晕乎乎,胆子也大了很多。

  她忽然说道:“陈扬,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陈扬呆了一呆。

  他倒是想说自己喜欢她。

  可他更知道苏晴其实很敏感,他怕自己说出来,苏晴会离开这个出租房。

  说来惭愧,陈扬觉得自己最怕的是晚上不能再看见苏晴洗澡。

  那是他一天中最快乐最期盼的事情啊!“怎么不说话啦?”苏晴巴巴的问,她嘴角带着一丝俏皮的味道。

  这样的苏晴,娇憨而可爱,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

  陈扬便说道:“因为晴姐你很漂亮,你的气质很好,让人想要亲近。

  晴姐你是美好的事物,所以我会忍不住对你好。

  这就像是人看见漂亮的花,会忍不住的去爱护。

  ”不得不说,陈扬还是很懂女人心的。

  女人最喜欢什么?千古不变的就是喜欢被夸漂亮。

  苏晴听了果然喜滋滋的,但嘴上还是说:“我漂亮什么,我都是人老珠黄了。

  ”陈扬马上夸张的说道:“如果晴姐你都不漂亮,那天下还有漂亮的女孩子吗?”“哈哈!”苏晴大笑,说道:“你个小家伙,油嘴滑舌的。

  ”陈扬马上老实的说道:“晴姐,我是绝对的有一说一,实话实说啊!”苏晴开怀大笑,笑的泪花都出来了。

  她是真的开心,她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来,干杯!”苏晴举杯说道。

  陈扬也立刻举杯。

  喝着喝着,最后苏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陈扬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晴,她的黑色套裙微微岔开,能看见雪白的大腿,还有里面内.裤的颜色。

  这真是香艳到了极点。

  陈扬的欲望又疯狂的涌了上来。

  他真想不顾一切的去脱掉苏晴的裙子,从后面来进入苏晴的身体里面。

  那该是最极致的享受。

  可是,陈扬还是狠狠的压抑住了这种欲望。

  就像苏晴是花,自己一旦这么做,等于是摧残了这花。

  将来便再没机会欣赏这花的美好。

  他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苏晴的信任。

  所以,陈扬狠狠的喝了两口冰啤酒,压下肚子里的火之后,这才帮苏晴洗脸洗脚,最后关灯,默默的离开了苏晴的房间。

  帝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罗忍盘膝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片幽暗,并没有开灯。

  那落地窗的缝隙处,外面的华灯余晖照了进来。

  罗忍的呼吸和整个客厅融为了一体,外人很难发现里面有人的气息存在。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罗忍淡淡的说道:“进来。

  ”门便被推开,那独眼和齐娇娇一起进来。

  齐娇娇手上托了食盒,食盒里全是美味可口的素菜。

  独眼一进来便殷勤的喊道:“师兄。

  ”齐娇娇也说道:“罗大哥,我们给你准备了素斋,您快来用餐吧。

  ”罗忍也不答话,只是落下了双腿,改为坐在沙发上。

  “通知得怎么样了?”罗忍问独眼。

  独眼不敢怠慢,说道:“回师兄的话,朱洪智,薛连虎,刘正义三位大师都答应前来做公证了。

  至于鹰王,还有小武王,他们都说抽不开身,所以不能前来。

  ”

和震动声一起消失的,是教授窗后的一个人影。

  虽然没有看真切,可对方那油光瓦亮的秃头,任谁看见都能印象深刻。

  几乎是看见这个秃头的第一眼,小伟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校长,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躲在门后的。

  “学校这种地方,还真是适合这个老东西做这种事情,就算偷偷摸摸的藏到班级的后门,也可以美其名曰说想要检查一下学生是不是在专心上课。

  ”心里面这样想着,小伟心中就对这群人升起了浓浓的鄙视感,而且对“道貌岸然”“衣冠禽兽”这两个词的理解更加真切了。

  林雨薇觉得自己就好像被电击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想要忍住的时候,那种感觉又突然消失了。

  这一来一起,弄得林雨薇整个人都不好了,总觉得身体空荡荡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抓挠感。

  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自己刚才的样子应该被人看见了吧。

  或许别的学生都在看书,可小伟就在眼前,他就是再怎么用心,也不可能把刚才的一切都完全无视吧。

  “刚才一切来的太快了,或许小伟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就算他真的发现我有异样,也一定会往哪方面想吧。

  ”抱着这样的心情,林雨薇就朝着小伟看去,等她看见了小伟的眼神,她整个人都如坠冰窟。

  林雨薇并不清楚该如何形容小伟现在的眼神,但她知道那绝对不应该是一个孩子能拥有的眼神。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林雨薇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丛林之中,而小伟就像是躲在草丛后面野兽。

  那双眼睛时刻注视着猎物,一旦猎物出现哪怕那么一秒钟的松懈,对方好像就会扑上来,把她扑倒在地撕扯成碎片。

  明明是她的学生,明明大家相处也有一年时间了,这一年当中,只要是上课时间,大家几乎都是见面的。

  可现在,林雨薇突然觉得,眼前(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的这个少年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的陌生,如此的可怕。

  明明刚才自己还教育过他的,明明刚才还正常的,怎么现在就全变了?虽然这孩子的相貌还如之前一样,但整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了。

  那种成熟和世故的气质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学生身上,林雨薇甚至觉得,这份气质绝对是那种三观已经构架完成,而且还是相当自我的人才能拥有的。

  面对这样的眼神,林雨薇甚至生出了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她甚至已经等不到下课铃响了,站稳了身子之后转身就走,说逃走也不为过。

  “同学们回去记得要复习一下,之后的作业我会让课代表布置下去的。

  ”说完林雨薇也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几乎是踩着下课铃的声音走出的教室。

  等林雨薇一走,大家都议论起来了,今天的林老师明显有些异样,有些不同,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要知道以前就算是下课铃响了,林雨薇也会拖堂好长时间,大家相处也有个一两年的时间了,印象当中这还是林雨薇第一次准时下课,甚至都是提前下课。

  所有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着,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到点子上。

  毕竟林雨薇平时在学校里面表现的实在是太好了,简直是为人师表的典范,又有谁能想到,她居然会在学校里面做出这种事情!这件事情的唯一知情者,除了当事人之外,恐怕也就只有小伟一个人了。

  小伟想清楚这些之后,甚至有些沾沾自喜,虽然这个秘密应该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好处,可小伟还是觉得挺高兴的。

  除了早上发生的这些事情之外,剩下的一天都过得波澜不惊。

  晚上放学时候,小伟都已经把书包整理好了,结果历史课代表却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说:“小伟,林老师让你去一下。

  ”小伟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他对于学习这方面的事情还是蛮认真的,而且成绩一直很好,林雨薇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一般是不会把他这种学生叫到办公室的,更不要说是这个时候了。

  敲门进了办公室之后,小伟才发现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林雨薇一个人了。

  想想也对,历史这种学科,一般晚上是没什么老师愿意留下来上晚自习的。

  林雨薇看着小伟,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道:“过来坐吧,老师想和你谈一谈,我发现这段时间你上课好像经常走神啊,是什么原因?”小伟看了林雨薇一眼,心说还能是什么原因,如果不是因为那天看了你和校长在办公室里面胡作非为的,我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可这种话太直接了,小伟可没有那个胆量说出来,所以只能敷衍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父母这段时间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家里生活有些不适应,这段时间休息的不太好。

  ”林雨薇点了点头,一个人如果休息不好的话,的确很容易走神,而且不管是工作还是学习,效率都不高。

  别看林雨薇是个老师,她可是健康睡眠的忠实支持者。

  她一直觉得,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尤其是未成年人,对于睡眠质量的需求相当高。

  有的人的确是能硬撑着用工,把知识都记到脑子里面。

  可有些人就是需要好好睡觉,一旦睡不好,他们就什么也学不进去。

  国内教育界总是搞一刀切,不管是什么样的孩子,都统一制定起床和休息的时间,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合理的表现。

  凭什么大家都要在睡不醒的情况下学习比拼,凭什么就不能在睡醒的情况下,比一比谁对于有效学习时间的利用率更高?“没出别的问题老师就放心了,你这孩子的成绩很不错,很有前途的。

  现在是上高中最关键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松懈。

  如果在生活上实在是有困难的话,到时候可以跟我说,老师是愿意帮助你的。

  ”小伟鞠躬道:“老师,谢谢您。

  ”“嗯,不客气。

  好了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你就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老师,那我就先回去了,您也注意安全。

  ”就在小伟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林雨薇突然开口道:“小伟,你今天上午是不是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了?”已经把手放在门把手上的小伟顿时愣住了,身体甚至都僵硬了。

  几秒钟之后他转过头来,脸上面色如常道:“声音?没有啊,什么声音?”“没……没什么声音,可能是老师听错了,快点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小伟点了点头就转身出了门,几乎是在他出门的同一时间,校长张敦顺从杂物柜当中走出来道:“我就说是你多虑了吧,隔着肉呢,怎么可能听得见!”林雨薇白了对方一眼道:“你当时是没看见他的那个眼神,就跟你当初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简直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你说我能不害怕嘛!”“多虑了多虑了,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能耐。

  再说了,你长得这么漂亮,对你有感觉也是正常的。

  别说是他了,其实咱们学校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对你都有兴趣的,只可惜他们有心无胆,敢动手的就只有我一个!”说话间张敦顺已经来到了林雨薇的背后,从背后抱住了林雨薇,手上也开始不老实了。

  林雨薇闷哼一声,转头白了张敦顺一眼道:“瞅瞅把你这个老色鬼嘚瑟的,当初就应该报警把你抓起来。

  ”“嘿嘿,我的小宝贝啊,尝过了我的这个东西,你还舍得吗?对了,周末的时候我有个饭局,你打扮一下,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两个能用得上的人认识认识。

  ”很快办公室当中就想起了欢愉而压抑的声音……从办公室出来之后,小伟后背上都湿透了。

  如果不是刚才他十分机敏,说不定就真的被林雨薇看出破绽来了。

  小伟觉得自己以后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虽然知道了林雨薇跟校长的秘密,但他并不打算用这个秘密来给自己换取什么好处。

  今天晚上苏晴并没有过来接他,他独自一人骑着车,回到了苏晴的家中。

  看着家中亮着的灯火,小伟突然觉得丹田有些燥热,心中也生出了一股急切的心情。

  按了按门铃,苏晴穿着一身居家服打开了门,看着外面的小伟道:“回来啦,快进来。

  还没吃饭吧,你先去洗个澡,我给你把饭菜热一下。

  ”小伟点了点头,转身就去了浴室,双方没有过多的交流,因为心里面都藏着别的事情。

  进了浴室小伟第一时间不是冲澡,而是来到了脏衣篓之前。

  本来他以为经过了昨天的事情,苏晴对他应该是有所避讳的,绝对不会再把贴身衣物放到这里。

  可今天他一进来,就有惊喜,今天不仅又贴身的衣物,而且这件贴身衣物还是湿漉漉的,一看就是刚脱下来没多久,伸手去触摸一下,甚至还能感觉到上面传来的温度。

  小伟不禁在想,这难道是苏晴在给他什么暗示吗?正在厨房准备着饭菜的苏晴穿着长裙,两条丰盈紧实的大腿夹在一起,不停的来回摩擦着。

  如果这个时候小伟蹲下来,一定能看见苏晴此刻在挂空挡。

  听着浴室当中传来的阵阵水声,苏晴心中也激动异常。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虽然没能和小伟真的做点什么,但那一切的一切,光是想一想都让苏晴觉得心痒难耐。

  今天上班的时候,脑子里面全都是那些巫山云雨的话面,她的体质又这么特殊,仅仅是一下午的时间,她硬是换了三条裤子。

  最后实在是没有备用的裤子可以换了,她只能穿着一条湿漉漉的底裤,一路这样开车回了家。

  下车之后,她差点羞的撞死,因为她发现在不知不觉之间,驾驶座都已经湿透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446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403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782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18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445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82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191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5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