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妹妹 自慰,新手必看

第二天醒来,天色早已大亮,洗漱一番后,出来看到雅姐。

  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及膝连衣裙,下面是白丝袜,看上去就像双十年华的小姑娘,特别青春活力。

  听见响动后,雅姐扭头看向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小逸,醒了?”我赶忙答应一声,心虚的看了一眼雅姐的卧室,也不知道胡珂在屋里睡觉还是走了?我不担心胡珂会把昨晚的事说出来,就是怕跟她碰面后有什么不自然,被雅姐察觉出来那就不好了。

  “想什么呢小逸?我怎么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昨晚上没睡好吗?”脸上笑容渐渐凝固,雅姐奇怪道。

  “没…没什么….”摇了摇头,我下意识道。

  “呵呵,没事就好,厨房里我给你备了早餐,吃完早点去学校吧。

  ”说着,雅姐走到门口开始换高跟鞋,看样子也是要去上班了。

  “雅姐,珂儿姐还在房间里睡觉吗?”我顺藤摸瓜问道。

  “没呢,今天一大早她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

  ”听到雅姐的话,我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见着她,到时候我又应该以何种方式去面对?其实,吃早餐的时候我压根没什么心情,满脑子都是胡珂的影子,特别经历昨晚那件事后,那种感觉更为深刻,莫名间,我竟然有些想着她了。

  稀里糊涂的吃完早餐,我前往学校,刚走进教室,一阵香风迎面而来,抬头一看,眼前赫然出现了一道靓丽的倩影……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名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的年轻女人,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模样,戴着一个金丝框眼镜,穿着黑色短裙加白衬衫,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手里还捧着一叠教案,浓浓的文艺范却又不失时尚性感。

  这女人名叫楚曦儿,是我们高三九班的班主任,负责教英语,我们是她带过的第一届学生。

  听说她才从师范大学毕业不久,虽说是我们的老师,但实际上跟那些小女生也没多大差别,非常容易害羞。

  班上的男生看她的时间只要超过五秒,她准会脸红。

  再加上楚曦儿又特别喜欢穿紧身的包臀裙讲课,光是看着她在黑板上写字,弯腰捡粉笔,那无意间流露出来的诱惑,却是我们班上男生流鼻血的数量与日俱增。

  也正因为如此,其他高三年级的学生,只要一听我们是九班的学生,一个个都咬牙切齿,恨不得来我们班听上一堂课。

  除此之外,楚曦儿还是我们整个学校的一个传说。

  刚入校就直接带一个毕业班,而且她来学校还不到一个月,校方就给她分配了一间独立的教师宿舍,别的老师可没这种待遇。

  也有人说楚曦儿经常被校长叫去办公室,然后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哭哭啼啼的呻吟,但具体里面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

  反正我倒是不止一次看到楚曦儿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没有哪次不是扶着墙走路的。

  当然,虽说楚曦儿的八卦新闻在学校传得铺天盖地,但她还是做了一件最讨我们欢心的事情。

  在上任的第一天,她就打破了我们高三九班前任班主任只允许同性同桌的传统班规,严格的实施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新时代方针。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跟我们班的班花李梦琪成为同桌。

  李梦琪不仅是我们班的班花,而且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就连其他年级也有不少的男生在追她。

  不过我对她却是有点不太感冒,因为李梦琪这个人虽然颜值没得说,但性格却不是一般的高傲。

  如果不是看她胸大腿长皮肤白的份上,我都懒得搭理她。

  在班上(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李梦琪只跟家里有钱的同学说话做朋友。

  像我这种农村出身的,在她眼里,能和她当同桌恐怕都是祖上烧高香了。

  “王逸,等会下课了,你帮我去小卖部买瓶饮料!”刚回到座位上,旁边的李梦琪就开始使唤我了。

  这个死女人,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好像一天不使唤我几次,就无法显示出她那与众不同的地位一样。

  而最可恨的是,就这么一个白出力气跑腿的活,偏偏班里的其他男生一个个还羡慕得要死。

  一旦我不乐意或者说态度不好,李梦琪没说什么,班里的其他男生反而还不乐意了。

  当然,虽然说这里面有太多的不如意,不过自从李梦琪成为我的同桌后,以前看不起我的一些男同学,平时也偶尔会跟我打声招呼套套近乎,这些也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所以,后来我就想了个招,只要不是班主任楚曦儿的课,我就将自己的座位变成租位出租,每堂课竞拍一次,价高者得。

  只要出价合理,我就愿意把自己的位置就让给他。

  要知道,在学校和女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可不多。

  但只要拍下了我的这个位置,像碰碰小胳膊、擦擦小手、磕磕小腿什么的,那就属于他们自由发挥的事情了。

  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我的腰包就进账了小几百块,这让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商业头脑……“王逸,你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座位上面来,别给我乱换同桌,不然,当心我把这事告诉班主任去!”李梦琪怒气冲冲的朝我走过来,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气鼓鼓的胸脯上下起伏。

  虽然我更喜欢楚曦儿那种青涩中带着一丝性感的成熟女人,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李梦琪也很美。

  即便是学校这种宽松的校服,李梦琪也能穿出那种走秀明星的感觉。

  不过每天最让我兴奋的事情,那就是她从座位上出去的那一刻。

  因为她那里是靠墙的位置,坐在里面,而我是坐在外侧的。

  一旦她要从座位上出去,就必须得经过我。

  再加上李梦琪的身材高挑,腿也很长,所以也就导致了她的臀部位置很高。

  每当从我的座位上经过,哪怕是我尽力避免,但她那浑圆紧致的小翘臀还是会从我的手臂甚至胸口上擦过去。

  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热血沸腾!或许是我刚才只顾盯着人家的胸忘记搭理她的缘故,李梦琪面色有些不悦,随后语气娇蛮的冲我问道:“喂,王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在听,在听!”我摊了摊双手,一脸无辜地说道:“李梦琪,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打小报告啊,我这不是在给咱们班上的男同学谋福利嘛,毕竟跟你李大校花同桌的机会可不多。

  ”“哼,少跟我耍贫嘴,在下午第一堂课之前,你赶紧给我搬回来,不然的话,别怪我把这事告诉楚老师!”李梦琪的话,倒是让我不得不郑重对待。

  毕竟竞拍座位这件事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要是让班主任知道了,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别看楚曦儿平时上课表现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要是你觉得她好欺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在学校,楚曦儿对待工作的态度可是出了名的严厉。

  如果一旦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她的手里,轻则就是一封过万字的检讨书,重则保不准还得请家长。

  所以一听李梦琪要告诉楚曦儿,我果断认怂了。

  ……下午,第一堂课的课间休息时间。

  “王逸,你眼珠子在往哪看呢,是不是脑子又在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李梦琪见我眼睛一直往她身上偷瞄,一脸厌恶的看着我,说话的同时,还特意将自己的身子往靠墙的位置缩了缩。

  “嘿嘿,李梦琪,你脖子上那块红红的是怎么回事啊,该不会是皮肤过敏了吧,要不要我帮你去喊一下医务室的老师过来看看啊?”“啊,没…没事,应该是不小心被蚊子咬…恩…就是被蚊子咬的。

  ”被我突如其来这么一问,李梦琪赶紧将校服的衣领往上扯了扯,堪堪盖住脖子上的那处痕迹,然后满脸绯红,结结巴巴的对我解释道。

  呵,蚊子咬的都来了,这大白天的从哪来的蚊子,这女人说个谎都不带动脑子的!老子又不是真蠢,脖子上红的那么明显,而且还是一块一块的,这分明就是被人给种了草莓,拿嘴巴一点一点吸成这样的。

  我心里冷笑连连,不过同时也是十分的意外。

  要知道我们的李大校花向来都是眼高于顶,我也没听说过她跟谁好啊,难不成就是最近才开始交的男朋友?然而,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李梦琪似乎是担心我不相信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急了。

  她突然凑到了我的跟前,以至于她那软软的胸脯贴到了我的身上都还浑然不知。

  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直接钻进了我的鼻尖。

  很清新,有点茉莉花的味道!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李梦琪身上的体香。

  跟大校花如此亲密的近距离接触,一时之间,还真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虽然之前我和胡珂也真刀真枪的干过,可那也只是仅限于欲望的宣泄。

  但像这种谈恋爱的事情,长这么大以来,我还从来没有试过。

  而此时此刻,我正在被女神倾耳细语,这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不过更让我兴奋的是,顺着我现在的这个角度,我眼睛微微往下一垂,刚好就能看到李梦琪胸前的大好风光。

  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李梦琪的胸部确实发育得很好。

  

老刘今年五十四岁,病退后守着城中村里的两层小楼当包租公,小日子过得挺顺心。

  这天,老刘正在打扫楼梯,却忽然发现楼梯尽头的走廊上,一男一女正搂在一起乱啃着,两人粗重的喘息声,隔了老远都能让人听到。

  “咦,那不是周美萱吗?才刚结婚就在外面偷男人?”两个人亲热了好一会儿后,周美萱才和男子进了房间,没多久房间里就传出阵阵压抑的叫声。

  老刘心里直骂娘,这周美萱在所有住户里面,算是最漂亮的一个,性格却是冷傲的很。

  好几次老刘头借着收房租的机会,想和她多说几句话,却连个好脸色都没得到。

  “这次我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心……”老刘在自己房间里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亲眼看到那个男的离开后,这才慢悠悠的来到二楼周美萱的门前。

  敲了好一会儿,周美萱才来开门,但是房门一打开,老刘眼睛都直了。

  周美萱身高差不多一米六八,本来身材就十分高挑,这会踩着一双鱼嘴细高跟鞋,让那两条被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的美腿,显得更加修长。

  老刘直勾勾的盯着两条美腿,一时间连话都忘记说了,周美萱眼中闪过一道厌恶的神色,稍微把门关上一些后,才冷冷的问道:“什么事?”“啊……那啥,我就是来问问小周你今天有没有空,有个房客刚送了点老家特产,想(豁达大度)请你……”老刘话还没说完,周美萱直接就冷冷的打断道:“没空。

  ”眼见周美萱要关门,老刘也有些火了,心说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冰清玉洁的烈妇了,老子今天还非要尝尝你的味道不可了。

  老刘用肩膀顶着门,一边贪婪的看着周美萱白色衬衣下,呼之欲出的丰满,一边笑着说道:“小周,我房间里有样东西不见了,正好我在监控里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戴眼镜的年轻人,他还摸进了你家。

  ”周美萱精致白皙的脸蛋,一下就变得煞白起来,失声道:“你……你装了监控?”“为了保障所有住户的安全,当然要装监控了……”说到这里,老刘硬是挤近周美萱家里,然后装作关心的样子,一把抓住她滑嫩的小手说道:“我就是怕小偷在你家乱来,所以特意上来看看的,小周你别怕!”被一个年纪都快能做自己爸爸,居心不良的老头抓着自己的手,周美萱下意识就想要挣脱。

  “小周,你要是实在害怕的话,要不我先给你老公打个电话,然后咱们再报警,等你老公和警察来了一起去调监控录像?”一想到自己刚刚在走廊上的所作所为,要是被自己老公知道了的话,周美萱简直不敢想象后果会怎么样。

  面对老刘隐晦的威胁,周美萱不得不放弃了挣扎,颤声说道:“不……不要报警……”眼见自己垂涎已久的猎物终于服软,老刘心中无比得意,趁机一下就将周美萱抱进怀里,嘴上却说道:“看你,都在发抖了呢,别怕,有我呢!”周美萱娇躯一颤,却不得强忍着挣扎的念头,任由自己被老刘抱着。

  见周美萱不敢反抗,老刘愈发胆大,右手向着她衬衣下的饱满伸去。

  又急又羞的周美萱终于绷不住了,一把抓住老刘的手腕,哀求道:“老……刘叔,我……我求求你放过我行不行,我给你钱,我……我求你了……”“看来你还是在害怕啊,唉,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只好给你老公和派出所打电话了……”说到这里,老刘另一只手拿出手机,做势要打电话,周美萱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不得不放开老刘的手,带着一丝哭音道:“不要,我……我听你的就是了……”老刘捏了捏周美萱精致小巧的下巴,干笑了几声:“小周,你放心,有我在,谁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老刘说着话,一只粗糙的大手已经开始揉捏周美萱的饱满了。

  “刘叔……”周美萱两只白嫩的小手,死死抓着老刘的手腕,带着一丝哭音道:“刘叔,你放开我,你如果再这样,我就……”“你就怎样呀?报警吗?”老刘冷笑几声:“小周,我一个糟老头子能把你怎么样?我就是看到小偷进了你房间,所以过来瞧瞧你丢没丢东西,你要真不放心,就报警去吧。

  ”周美萱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她新婚不过才满月,要是老公看到了自己……一想到那严重的后果,周美萱美目含泪,不由得松开双手,屈服道:“刘叔,你不要太过分,否则……否则我宁愿报警……”老刘兴奋急了,这个一向高冷的周美萱,还想在他面前做什么贞洁烈女,如今有了把柄在他手上,看她再怎么蹦跶!周美萱的饱满在老刘的手掌里跳动着,这柔软的感觉让老刘身体某处都燥热起来。

  老刘是个老光棍了,好久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

  他以前找的都是村里的老寡妇,那怎么能和周美萱比呢?他使劲揉捏着周美萱的饱满,看着那两处高耸在自己的揉搓下变换成各个形状,心里头也燥热得不行,恨不得马上就把周美萱给压在身底下。

  周美萱又羞又臊,却又不敢反抗,只好闭上上演撇过脸去,毫无力度的说道:“刘叔,你不要这样……”“小周,你叫我不要哪样呀?”老刘一把将周美萱的双手举过头顶,推着她按在了墙上,又腾出一只手来,继续揉捏着周美萱的饱满。

  可怜周美萱的白衬衫是新换上的,此时被老刘的汗手给摸出了一道道发黄的印记。

  周美萱一张水嫩嫩的脸蛋都红透了,眼角也渗出了泪珠,只得踢腾着两条腿,去踢老刘的膝盖。

  “小周,这天怪热的,刘叔帮你散散热咋样?”老刘不怀好意的笑着,伸手开始去解周美萱的衬衣扣子。

  “你放开我!”哪知道周美萱反应却是很大,尖叫一声后,开始拼命挣扎起来。

  可她越是挣扎,老刘就越兴奋。

  他那处已经抬头,怎么能半途而废,他不管不顾地一把将周美萱推倒在茶几上,茶几上放着的玻璃杯被扫落在地,发出“哗啦啦”的碎裂声。

  “小周,你就乖乖从了我吧,要不然……”周美萱趁老刘说话分神之际,竟是拼尽全力挣脱了。

  她一边慌乱的扣着被老刘扯开的纽扣,一边用决绝的语气道:“你……你太过分,我们刚刚说好,你只……只能摸的……”老刘正是到了关键时候,见周美萱居然不识相,威胁道:“小周,咱们不是说好的嘛,你要是不配合的话,那视频我可是要交给你老公了哦……”让一个年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老男人摸自己的胸,周美萱已经感觉很恶心了,她决不允许老刘得寸进尺。

  “如果你要得寸进尺,那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哪怕我……也一定让你去坐牢……”老刘脸色顿时就黑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周美萱,居然不受自己要挟。

  正当两人僵持之际,房门忽然响起……忽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周美萱长松了口气,逃似的跑去开了门,发现居然是自己老公韩晓光回来了。

  “萱萱你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啊?”一想到自己刚刚就在屋子里,被一个老男人占便宜,周美萱眼睛瞬间就变得通红起来,却不得不强做笑颜道:“我没……没事……”韩晓光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多想,和老刘打了个招呼后,不等周美萱说话,就热情的请老刘留下来吃饭。

  周美萱来不及反对,又不敢直接赶老刘,只好去厨房将饭菜端上了桌子。

  几个人落了座,韩晓光和老刘在说着时政新闻,周美萱心不在焉地吃着饭,忽然,她觉得有人在用脚有一搭没一搭地蹭着自己的大腿根!周美萱还以为是自己的老公韩晓光,便含羞带怯地瞥了一眼韩晓光,韩晓光却不明就里,给周美萱夹了菜,关切地道:“萱萱,今天让你受惊了,你多吃点。

  ”周美萱旁边坐着的老刘也冲着周美萱眨眼睛:“小周是要多吃点,没想到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就能把小周吓成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周认识那个戴眼镜的人呢。

  ”周美萱觉得那只脚顺着自己的腿,一点一点地往上移动,一下子就伸进了自己裙子最深处!她顿时忍不住嘤咛一声,两只腿死死地夹住了那只脚!不对,这肯定不是自己老公的!周美萱了解韩晓光,韩晓光从来没有这么与她调情过,更不要说还有老刘这个外人在呢。

  她心中一惊,忙抬头看老刘,果然见老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这只脚是老刘的。

  周美萱又羞臊又愤怒,一张粉嫩白皙的脸染上了红晕,她松开夹紧的双腿,手伸到桌子下面,用力把那条腿拨开后,赶紧夹住了腿。

  谁料老刘根本不死心,那只不安分的脚还在周美萱的小腿上画圈圈,让周美萱跟着痒痒起来。

  韩晓光注意到周美萱有些不对劲,便摸了摸周美萱的额头,皱了皱眉头,道:“萱萱,你的额头怎么这么烫啊,你是不是生病了?”周美萱又急又羞,掩饰道:“没,我就是热的……”而桌子底下,老刘竟是又伸过来一只大手,这大手顺着自己的大腿游走,并用力扒拉开周美萱紧闭着的双腿,在周美萱那处画圈圈。

  周美萱趁着韩晓光不注意,无比羞愤地瞪了一眼老刘,随后两腿一夹,想要夹紧双腿,老刘却在这时抽出了手。

  他装作不小心把自己的筷子给碰到了地上,韩晓光忙道:“萱萱,再去给刘叔拿一双筷子来。

  ”老刘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捡起来擦擦干净就好。

  ”他一下子钻到了桌子底下,看到周美萱的短裙内,那黑色的蕾丝短裤若隐若现。

  老刘逗弄之心大起,他伸出粗糙的大手,从下头挤进周美宣的两腿,狠狠地捏了那里一把。

  老公就在旁边,周美萱根本不敢吱声,只能死死咬住嘴唇,一只手忙将老刘的大手推开,顺势用手捂住了那个地方。

  老刘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嘴角噙着一丝笑容,感叹道:“说起来啊,小周你也要注意一点,你一个女人在家可千万别给陌生人开门呀。

  ”韩晓光忙对周美萱道:“萱萱,刘叔这是好意提醒,以后我要是不在家,除了刘叔,你别让任何人进来。

  ”周美萱本想拆穿老刘,可老刘那双眼睛里充满威胁,周美萱也只忍气吞声,轻轻点了点头。

  韩晓光和老刘又继续说起了新闻。

  而桌子底下,老刘那只不安分的大手又探了过来,这次,大手的动作十分迅速,猛地在周美萱的那处将丝袜扯开了一个小洞,把手指头伸了进去,在蕾丝底裤的边缘不断地摩擦。

  周美萱想要夹紧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老刘的手已经伸进了底裤中……“老公……”情急之下,周美萱很想立刻告诉韩晓光,可是老刘却笑了起来。

  “小韩呀,你不用担心,我看小周就是被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给吓得。

  我这楼里安装了监控……”韩晓光忙道:“是吗?刘叔,太好了,我们一会儿吃完饭去看看监控,然后报警吧。

  ”老刘得意的砍了周美萱一眼,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周美萱的脸色一下子就吓的惨白起来,在老刘的注视下,周美萱委屈得想哭,但却不得不将两条紧紧夹在一起的腿缓缓松开,老刘粗糙的大手就趁势在那里轻轻一探。

  周美萱顿时浑身酥麻起来,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有半点反应,生怕被坐在自己旁边的老公看出异样。

  与此同时,她偷偷伸出一只手道桌子底下,拼命想要阻止老刘的举动。

  可老刘的手孔武有力,周美萱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拨拉不动,急得眼眶都红了。

  韩晓光还不知道近在咫尺的老婆,居然正在被别的男人乱摸。

  见周美萱不敢反抗,再加上有桌子的掩护,老刘更加肆无忌惮,大肆攻城略地。

  他嫌周美萱的丝袜太过于碍事,干脆就把那丝袜的洞越扯越大,然后整个大手都探进了周美萱的蕾丝底裤中,一面与韩晓光谈笑风生,一面手下不停。

  死死咬着嘴唇的周美萱,此时早已是满脸通红,苦苦忍耐着老刘的轻薄,她现在只盼望老公快点离开。

  老刘一边和韩晓光说话,,一边玩弄着他老婆,这种刺激的场景,让老刘只感觉自己的魂都要飞出身体了,简直不要太刺激了。

  很快,老刘的手就感觉到了阵阵潮意,心想周美萱这个小妖精可真勾人,真想跟她酣畅淋漓的战斗一番!一想到平常高傲的周美萱被自己征服时的样子,老刘就越加兴奋起来,手指头动得越来越快。

  周美萱在这波攻势下,不由得身上发软,她只得伏在桌子上,一只小手伸到桌子下面,死死地扯住了自己的底裤,维持着最后的尊严。

  正在这时,韩晓光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手机说了几句话,就很抱歉地对老刘说道:“刘叔,你先吃着,我公司有点事,我要去书房先工作了。

  ”韩晓光才一离开,老刘立马就钻到了桌子下头,不等周美萱反应过来,两手直接粗暴的扒开了她的双腿!周美萱差点忍不住尖叫起来!她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快速离开了餐桌,整个人如同受惊了的小兔子,端着饭碗就钻进了厨房。

  趴在桌子底下的老刘郁闷死了,真是可惜啊,刚刚就差一点,他就能看到那美景的全貌了!他愤愤地咬了咬牙,不行,这小妖精今天把他的馋虫给勾出来了,他正好还有周美萱的把柄在手上,今天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得手!周美萱一颗心砰砰砰直跳,她苦苦想着办法,想把老刘弄走。

  但她却不知道,她站在水槽边低头洗着碗,臀部丰满挺翘,看的老刘心中火焰愈发熊熊燃烧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177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450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486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661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383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584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50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1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