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日本 亂倫,新手必看

“真的是你。

  ”白薇脸色有些复杂,莫名苦笑了一声,说:“当时我吓坏了,没看清你长什么样子,事后也因为某些缘故,所以没能当面感谢你,所以……你特地来找我?”“找你?”我失声冷笑,“你想多了,我只是来这上班而已,没想到老天有眼,竟然让我碰上你。

  ”白薇似乎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巧合,那……我应该认真地向你说声谢谢,感谢你当初救了我。

  ”“呵呵,你觉得一句感谢就够了?”白薇从办公椅上起身,从价值不菲的名牌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跟前:“这张卡里有一百万,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补偿?”我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白薇以为我嫌少了,脸色变得冷淡起来,又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有四百万,一共五百万,感谢你那天救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别跟老子提钱,有钱了不起吗,老子白坐了三年牢,你特么拿怎么补!”“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害你坐牢了?”白薇显得很愤怒,同时又被我的话吓到。

  “呵呵,白总您当然不记得。

  ”我怒极反笑:“在我把那死胖子打伤以后,您死活不肯出面给我作证,害我坐了三年牢!”白薇神色一滞,嘴里喃喃着,“不可能,我还让家里人去找你,他们说你拿钱就走了……”白薇的话彻底燃爆了我的怒火,“钱钱钱,你特么是从钱缝里生出来的吗?”我用力扯开衬衫,露出了在监狱里练就的一身肌肉。

  “你要干什么?”白薇一惊,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我缓缓走近她,指着胸口那几块醒目的伤疤,一字一顿地说:“看到了吗,这些伤疤是我刚进号子的时候,里面的牢头用烟头在我身上烫出来的!”白薇怔怔看着我胸口,以及上身数十道狰狞的疤痕,脸上流露出动容之色。

  紧接着,白薇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在跟她的家人求证我坐牢的事,不一会儿竟然争吵起来,措辞激烈,显得很愤怒。

  挂了电话,白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抬起头,咬着嘴唇说:“对不起,当时我家人骗我说你没事,没想到害你坐牢……”说着,她竟然向我弯下那条纤细的腰肢,语气诚恳道:“对你这三年造成的一切损失,还有身体……精神上的损害,我都愿意补偿!”“补偿,怎么补?”我冷笑不已。

  这一次白薇没有直接说钱,“你可以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

  ”我没有说话,而是冷笑着靠近她,两手抵在墙上把她夹在中间,近在咫尺看着她那张漂亮得有些过分的脸蛋。

  “你,你想干嘛,你不要乱来……”白薇紧张地小口喘气,呵出女人独有的芬芳幽香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不得不说,白薇是我见过所有女人里,长得最漂亮,身材又火爆的。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某种报复冲动,想要在她这副近乎完美的身体上疯狂发泄,在她痛苦愤恨的迷离目光中,释放我积郁三年的憋屈。

  “你是说只要你能办到的,都可以吗?”我冷笑着。

  白薇一愣,下意识点点头。

  “那好,你自己趴墙上半小时,这事儿就算结了!”“你要做什么?”白薇一愣,俏脸突然发红。

  “白总您这是明知故问么。

  ”我呵呵一笑:“当然是跟您进行某种神圣而古老的运动,相信我,你会爱上这种运动的。

  ”白薇的脸色一阵红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几乎能杀人,带着我很讨厌的鄙夷和冷漠。

  “痴心妄想!”我笑了笑,“不(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是白总您自己说的都可以吗,我不要钱,就只能委屈您趴半小时白墙了。

  ”白薇冷哼了声,我突然将膝盖顶进她的腿间,吓得白薇身体一颤,张嘴就要喊救命。

  就在这一瞬间,我低头吻住白薇的唇,在对方近乎杀人的目光下,贪婪地攫取这女人的甜美和芬芳。

  吻罢我松开抵在墙上的手,退了几步,扣上衬衫,看着仿佛劫后余生,胸口仍剧烈起伏的白薇。

  “既然白总您不舍得趴白墙,我总能先收个利息,亲个嘴吧。

  ”“你……”白薇愤怒,俏脸红得跟染布一样。

  “滚出去!”她忽然一指门口,用冰冷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被解雇了,你这种流氓不配进我们公司。

  ”我淡淡一笑,“白总,我跟您的帐还没算完呢,您现在无权解雇我。

  ”临走前,我还嗤笑她,“白总您的吻技真不咋的,亲得我嘴都疼!”身后传来白薇的怒吼声,我拉开办公室门大步走了出去。

  我走到楼梯间,拿出香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思考后面怎么办。

  白薇算是被我得罪死了,可我不在乎,这女人为了自己的脸面,害我白坐三年牢,我没正面强了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以预想到,白薇后面肯定会换着法儿地刁难我,在烟雾缭绕里,我忽然想到,如果现在向她狮子大开口拿钱走人,我或许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可在监狱里的三年狗屎生活,让我不想轻易放过这个女人。

  我摇头自嘲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了条新信息,没想到是前女友发来的:秦川,我给你银行卡存了五万,你拿着好好照顾自己,我要结婚了。

  手机从掌心滑落,我捂着脸把头埋进膝盖里……良久,我骂了一句草泥马的爱情,起身朝白薇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我决心不走了,就留在这里天天恶心这女人!我来到白薇的办公室门口,稍微平息了心情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薇坐在沙发上正在休息,看到进门的是我,那张漂亮的脸蛋瞬间冷了下来:“你还进来干什么?”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白总,我是来向你报到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助理了。

  ”白薇皱起眉头:“我不是说了吗,你被解雇了。

  ”“抱歉,我刚签了劳务合同,在没有严重违反纪律,没有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你不能随意解雇我。

  ”“我会让人事部单方面解除你的合同,并按规定给你一定经济补偿,你走吧。

  ”“如果白总非要做那么绝的话,也行,我会去找董事会,或者找几个记者,告诉他们,你三年前害我坐牢,如今又无故解雇我。

  ”“你……”白薇愤怒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依然很平静:“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白薇没说话,只冷冷盯着我。

  良久,她终于缓缓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好好地工作挣钱。

  ”我平静地说道。

  “我可以给你钱,足够弥补你这三年的损失,但你要离开。

  ”白薇的语气也变得很平静。

  这次我没有气愤,反而顺着她的话笑道,“行啊,白总要是给我一百个亿,我保证立刻消失!”“一百个亿,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白薇讥讽地看着我。

  “怎么,白总您连一百个亿都不值吗?”我反唇相讥,“我敢说,要是您竞拍自己的初夜,肯定有人舍得掏钱。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薇成功被我激怒,连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

  “要不,您还是陪我睡一晚好了。

  ”“你做梦!”白薇脸色铁青。

  “那就没得谈了,我先出去工作了。

  ”我淡淡笑了笑,然后转身往外走,一边接着说:“白总,我只想好好工作而已,别老想着赶我走,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不介意跟你彻底撕破脸皮杠到底。

  ”说完,我拉开门走了出去。

  白薇的办公室外面有个助理办公台,原来的助理应该还不知道白薇要解雇我,正整理东西等着和我交接,然后就可以升迁去别的岗位了。

  我客气地和她打了招呼,开始交接,主要是些营销资料和白薇的工作行程安排。

  没多久,交接完了,原助理去跟白薇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白薇没留她,也没有找我。

  没过多久,一个人事主管找我去了一趟,劝我辞职。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人事主管苦劝几次无果之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看了很久,最终不耐烦地挥手让我离开,并没有直接单方面解除合同。

  显然,白薇不敢做的太绝。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我。

  她伸出手无力的对我说:“救我……”我动手解开她的安全带,突然机舱里发出一声砰响,一股焦糊的味道在机舱里弥漫开。

  我意识到飞机有可能会再次爆炸,要赶紧离开。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当我转身要走时,我看到她眼里全是绝望,我的恻隐之心动了一下。

  一直单身的我头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人,她就这样死了,是不是有点可惜?我咬咬牙把她抱起来,“搂住我的脖子。

  ”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子,雨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裙子,里面(草船借箭的故事)白色的内/衣若隐若现,而且她的腿很长,一双白皙的小脚套在一双蓝色的凉鞋上。

  砰!又是一声爆炸,我看见机舱的一处线路噼里啪啦的往外窜着火花。

  我立刻害怕了起来,抱着她朝飞机的断口跑去。

  刚跳下飞机,我又听到机舱里响起一声尖叫。

  我怀里的美女下意识的揪住我的衣服,我放下她,说:“你找个安全的地方,我回去看看。

  ”她点了点头,抱着自己双臂,步履蹒跚的朝沙滩走去。

  我顺着声音找到休息室,掀开布帘,一名空姐躺在墙角闭着眼睛疯狂的挥舞着双手,一个鲜血淋漓的头盖骨正好落在她的胸上。

  休息室里还有一股尿骚味,我朝她看去,她腿上黑色丝袜的颜色有浅有重。

  我壮着胆子拿开那块头盖骨,突然她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臂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全是惊恐。

  “深呼吸,冷静!冷静!”我安抚着空姐。

  砰!休息室的机顶突然爆炸,火花嗞嗞的往下掉。

  在空姐的尖叫声中,我扑到她身上,火花基本落到了我背上,我的手背也被火花打到,像针扎一样的疼。

  “快点,快点离开机舱,这里很危险!”她对我说。

  我扶着空姐走到走廊,一个穿OL职业装把头发盘起的美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低着头扶着脑袋,看样子晕得不轻。

  我把空姐扶到断口处,对她说:“还有人活着,你先下去。

  ”她冲我点点头,叮嘱我小心点。

  我走到美女面前问道,“行不行?”美女摇摇头,什么也没说,这时机舱尾部发出一声闷响,接着黑烟就冒了出来。

  我一看起火了,咬着牙把美女扶到肩上,把她扛出了机舱。

  我最后一次回到机舱里已经是浓烟四起,我弯着腰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还有人活着吗?就在我要撤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机舱尾部传来。

  机舱的尾部已经烧了起来,浓烈的黑烟中红色的火舌若隐若现。

  我握着拳头对自己说,“救了那么多,不差这一个了!”我捂紧口鼻一排座位挨着一排座位找,浓烟熏得我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我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

  终于在最后一排找到了,一个戴眼镜的女孩被呛得快不行了,我解开她的安全带抱起她就跑,我感觉飞机就要爆炸了!我跳下飞机的时候,还有一个烟熏妆的妹子也跟着跑了出来。

  飞机外面的沙滩上,空姐指着机尾对我大喊:“快跑!机尾起火了,飞机要爆炸了!”空姐刚喊完,机尾就轰的一声炸了,前面的机舱跟着抖了一下。

  跑!我抱着眼镜妹朝空姐她们跑去,那个烟熏妆的妹子紧紧跟在我身后。

  还没跑出多远,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从身后传来,我本能的扑倒,把眼镜妹护在身下。

  轰!飞机彻底爆炸了。

  连续好几次的剧烈爆炸,我被震的头晕耳鸣。

  等到彻底没了动静,我甩着头从沙滩上爬起来。

  我吐了口吐沫,拍拍衣服上的土。

  我看着四周,碎钢板和断棍七零八落的扎在沙滩上,到处都是燃烧的飞机残骸,人的残肢断体随处可见。

  这下是没有人能够活下来了,我不禁感慨自己的命真大。

  雨点变得稀稀疏疏,一阵海风吹来,冰凉又刺骨。

  眼镜妹跪在沙滩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浓妆艳抹的女人看了一下眼镜妹,一脸的不屑。

  空姐她们三个走了过来,长腿美女和漂亮空姐一起安慰着眼镜妹,职场女人抱着胳膊走到我面前。

  她对我伸出手说:“夏岚,华宇集团总裁。

  ”我握了握她的手,自我介绍道:“陆远。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46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17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602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386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154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17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180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6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