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肛交 色情,新手必看

“你是哪里的人?”少妇的红唇微启,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眼睛直接勾着秦受。

  “我是……我是红星村的。

  ”秦受不敢与她对视。

  秦受的眼睛看着她豆沙色裙子里的身体,不知不觉便起了反应,蹲着实在难受。

  得想个办法,换个地方。

  少妇看着他的疲惫,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着很累的,要不换个地方?”少妇启唇,声音使得秦受动荡不安。

  秦受一听,心里高兴极了。

  可是他装出很能吃苦的样子,用喘气的声音说:“太太,别了,我看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啊。

  ”秦受故意环顾四周。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换个地方,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给自己留个好印象。

  少妇看着这小哥一脸正气,就更心疼他了。

  “换个地方吧,要不然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少妇说着,看向这个大大的客厅,诺大的客厅,好像没有什么地方能换。

  “太太,那移动到哪里呢?”秦受问道。

  他又看了看客厅,摆着茶几沙发,还有几个花瓶,也没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卧室的门上,在那扇门后面,有着秦受最向往的东西。

  少妇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门,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样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阵涟漪。

  尤其是她看见秦受的那儿,她的脸微微热了。

  “要不,还是不要了,我受点苦没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嘴上又一次拒绝,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来吧,我的肚子痛,你抱着我进去。

  ”少妇命令道。

  秦受心里乐开了花,看着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线的身体,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这……”秦受假装害怕破坏她的名声,作出一种犹豫的样子,“你的名声最重要,我怕我会……”秦受是眼睛不老实的看着她的腰身,胸前,还有细细的腿。

  “别总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样。

  我叫温飘依,你叫我飘依就行。

  ”少妇伸开双腿,张开双手,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你别杵着了,快点,去卧室。

  ”温飘依很不耐烦的说,她早就迫不及待了,这个男人还像个猩猩一样。

  不过,她心里对他产生了一种敬意,把他当成那种正人君子。

  其实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还强烈,有着不为人知的力气和体魄。

  “来!”少妇眯着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会意,靠近她。

  温飘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顺势勾着她的脖子。

  秦受的一只手揽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盖下面,想要把她横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豆沙长裙丝滑带有一些凉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内心深处,那里又起了反应。

  隔着长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发出的温热,从他的指尖传到全身,一阵火热。

  长裙的凉意和她温热的肌肤,让秦受处在了冰火两重天。

  她的身体靠在秦受的怀里,秦受紧紧抱着,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着。

  这个女人如宝一样,他想撕破她体表的豆沙长裙,好好的疼爱她。

  她娇滴滴抬眸,长睫毛高高翘起,面色红润,呼吸带有一些急促。

  润唇微张,用十分酥软的声音,凑到秦受的耳边底下说:“秦受,你好强壮啊,力气好大。

  ”秦受听了,好像包裹他内心的那颗棉花糖在受热而慢慢融化。

  “飘依,你的声音好好听啊。

  ”秦受礼貌的互夸,但是他确实喜欢她的声音,那种可以让男人起反应的声音。

  她“咯咯咯”的笑,娇羞又好听。

  秦受用脚踢开了门,现在,保姆被他们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对沙发,秦受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一进门,一股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

  整个卧室,用紫色装饰。

  光从紫色的窗帘里照进来,再加上紫色的床单被罩,整个房间充满了旖旎的气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够两个人以任何姿势躺着。

  秦受用脚反反的将门关上,向着床走过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时候,她还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着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脸正对着她的脸,他的眼睛却不想局限于她的脸。

  他想要起身,却被温飘依用力一拉。

  秦受强壮的身体,怎么会在乎她那娇小的力气,只是为了配合她,而顺势倒在了她的怀里。

  秦受“啊”的一声叫唤出口,他那儿直接贴到了她那儿,她轻轻的“啊……”一声。

  两具身体聚在一起,才刚刚碰上,就产生了很大的反应。

  秦受低头看着这个一脸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他忍住心里的诉求,低声说:“飘依,我要开始给你治病了。

  ”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阳刚之气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她点头。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轻轻的抚着她额前的一缕发丝。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从上至下,动作缓缓的。

  “讨厌,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让他按摩别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经的,开始讲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说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肠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气被憋住了。

  上脘穴可以帮助你的肠子蠕动,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秦受边说,边开始往别的地方按摩过去。

  (豁达大度)她却听得有些不耐烦,只想要他快点换个位置。

  秦受边揉,边看着她的俏脸。

  “别说了,秦受,你快点啊……我胸口难受……”温飘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阵电流刺到秦受的身体里。

  秦受轻轻的揉着,说:“心口难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气憋着,我帮你。

  ”秦受邪魅的看着那个充满渴望的女人的脸,手更加的用力了,“这个穴位揉着会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着,简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张开嘴,说:“秦受,嗯……还是好难受,啊…你是不是隔着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她扭着身体,他看着她那娇躯晃动,真想让她欢呼出来。

  “那我再用力点。

  ”秦受说,希望用这句话告诉她,我秦受不是那种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贴,两人腰间紧紧贴在一起,他都快要进去她那儿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阵温热从他的耳朵传到体内,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没有想到,这少妇还很暴力,不过他喜欢。

  “秦受,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温飘依带有怒色的脸庞有几分可爱。

  秦受邪魅的一笑,直接将她扑倒,看着她的脸,狡猾的一笑凑了过去……“嗯……”少妇顿时说不出话来。

  秦受抬起头,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

  他埋进来她的脖子里,一股温热的汗的味道混杂着某种香味,这种带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领,秦受摸着那碍事的衣领,将其往下扒了扒。

  他凑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领遮住。

  他没有多想,接着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听见“咔嚓”的一声,衣服碎开了一个口子。

  两人对望了一眼,温飘依轻轻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干得真好!”秦受继续撕扯着她的长裙,那声音刺耳得充满了整个房间。

  衣服被扯开,美妙的风景终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头埋进去。

  “啊……”温飘依舒服的叫了起来。

  秦受被她的声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着她的腿,下身还有裙子庇护着,她感觉到纱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间游走,摸带那冰凉的皮带时,用手指头扎进他的皮带里,又伸出来。

  她找到皮带的开关处之后,用力一拉,皮带松掉。

  秦受的裤子失去了束缚之后,裤子直接掉在床上……看得温飘依面色忽然变换,羞涩的垂下眉头。

  可是,她的内心在躁动,很想伸手去触碰。

  她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腰,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他,秦受知道现在他们两个人一点就找,不过,他的心里,还有自己的打算。

  对于王桃花那个女人,他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而对于温飘依,他的心里还有一丝顾虑。

  因为这个人是校长的女人,如果贸然的话,只怕校长知道了会找上门来。

  到时候别说他自己,恐怕连赵萌萌,也不会被放过。

  考虑到这里,秦受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在他抱着她按摩的时候,他的腿感受到一丝凉意。

  他低头,才发现温飘依已经受不了了,他再抬头看着她醉人的样子。

  这个是最好的机会了。

  “飘依,你好迷人啊……”秦受摸着她迷人的脸,笑道。

  她不耐烦的说:“既然说我迷人,为什么不要了我,来啊!”她张开腿,把最后一片盖在身上的豆沙色纱裙扯掉,那是她的神秘地带……秦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来啊,秦受。

  ”她心里无比的期盼。

  秦受腰间的精壮,他腹部的肌肉,都刻在了她的眼里。

  这是她见过,最有料的一个男人。

  “秦受,你在想什么呢?”她察觉到了秦受的异样,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美丽的女人就在他眼前,只差那一步了,他却不要。

  “飘依,我配不上你,我不能害了你。

  ”秦受说的时候,有些忧郁。

  温飘依当然不信这个男人的话了,她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见过,会相信这种屁话?这种话骗骗红星村里没有心眼的王桃花还可以,可是到了温飘依这里,说不过去。

  温飘依家族时代从商,精明的脑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就连中年的校长,也将就是她的对手。

  “秦受,你说谎。

  ”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谎言。

  秦受被揭穿了,依然不动声色,反而更诚恳的说:“飘依,你的身材这么好,还这么漂亮,谁能受得了?”秦受用低沉的声音说,“不过,我身份低微,只是红星村的一个小中医,什么都没有。

  你呢,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生的,老公还是卫校校长。

  凡事如果不相匹配,我就不应该去奢求……”秦受说得诚恳感人,他把自己的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

  此时,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别人的温飘依,也有所动容,秦受看着她那白嫩的小手,比赵萌萌的还要嫩。

  再看看那个脸,一看就知道从小是在城市长大的富贵人家,要不然不会有这么白嫩的脸。

  “秦受,你又在骗我。

  ”温飘依不动声色的试探他。

  “没有的,飘依。

  ”他低吼的声音围绕在她耳边。

  秦受强忍体内的烈火,一定要未雨绸缪,不能贸然行动。

  要让眼前这个厉害的女人臣服于他,而且也不能留下祸患,不想些办法不行。

  “飘依,你肚子好点了吗?我还有一个病人在等着我。

  ”

陈月月最近很苦恼,她觉的自己病了,而且患病的部位还很羞耻。

  这事儿得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亲戚回村时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骑上这玩意儿,一蹬一蹭时,下边某个位置就痒的厉害,有时候还会莫名的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她是大山里的孩子,没怎么上过学,山里信息又比较闭塞,出现这种情况后,就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怪病。

  由于患病的位置在她尿尿的地方,很羞耻,一直也不好意思告诉家里人,这天她实在忍不住了,便朝村东头的黄大爷家走去,寻思让黄大爷给自己瞧瞧。

  黄大爷名叫黄有仁,今年五十岁,之前在城里当医生,老伴儿去世后,儿子在城里也成了家,就回到了大山里开起了诊所养老。

  老黄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摇着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着小茶,抬眼间便看到了走进院里的陈月月。

  陈月月今年十八岁,虽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发育的很好,应该是还没开始戴胸罩的缘故,里边那对儿雪白的柔软随着迈动的双腿上下摆动。

  “月月,怎么有工夫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了?”瞧见眼前长的漂亮,胸前的饱满还上下摆动陈月月,老黄心头略有些浮想联翩,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她饱满隐约露出深邃的部位悄悄打量。

  “黄大爷,俺听说你之前在城里的大医院当医生,可有本事咧,是不是啥病都能瞧?”老黄回村后,给了她不少从城里带来的稀罕玩意儿,让她对老黄印象很是不错,说话时客气的微微弯着腰。

  “大本事谈不上,一般的小病小灾大爷倒是能瞧,是你爷病了吗?”陈月月上身的T恤比较宽松,弯腰时又正对着老黄的面部,衣领中露出的雪白饱满尽收老黄眼中,或许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忽然瞧见这么一幕,老黄下边猛然间有了可耻的反应。

  “不是俺爷病了。

  ”陈月月心思单纯,对于老黄的反应浑然未觉,倒是想起自己的病,脸色黯然了下来,犹豫了一下。

  “是俺病了。

  ”山里人但凡有个小病消灾,就觉得羞耻,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还是自己那个部位,陈月月俊俏的脸上莫名的浮现出一抹红晕,羞答答的模样十分可人。

  “你放心说,大爷不但不笑话你,还帮你保密咧。

  ”“黄大爷,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俺,俺这病有点儿怪。

  ”来的时候陈月月骑的自行车,路难走,颠颠簸簸的,说到这她下意识夹了夹双腿。

  “大爷怎么会笑话你呢。

  ”老黄咧嘴一笑,瞧着陈月月扭捏的样子,以为这姑娘有啥难言之隐。

  陈月月父母都在外边打工,平曰里只有上了岁数的爷爷作伴,本来还不好意思说,看黄大爷很关心自己的样子,人也不错,略微咬了咬牙关。

  “别磨蹭了,月月,生病了可大意不得,哪儿病了,快跟大爷说说。

  ”老黄强忍着心头的躁动,和蔼的询问。

  之前还想着自己年纪轻轻的,得了这怪病,要治不好可咋嫁人咧,此时老黄的承诺却让她放心了不少。

  洁白的牙齿轻咬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黄心都快化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幅摸样,老黄莫名的有点兴奋了起来。

  陈月月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鼓起勇气,手指逐渐指向了自己的那个地方。

  “这里,可痒嘞……”指到了自己羞耻的部位,陈月月的脸蛋突兀的就红了。

  老黄顺着方向一看,紧身牛仔的包裹,依稀还能看到裤子映出来的轮廓,陈月月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让他下身的反应更加强烈了许多。

  “这是咋回事,快跟大爷好好讲讲。

  ”老黄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黄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的人,平时对自己还不错,陈月月见他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全讲了出来。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从骑了俺叔给俺买的自行车,俺就病了,不光痒咧,有时候还会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一听这话,老黄乐了,这哪儿是病了,分明是陈月月到了动情的年纪,山里的路颠颠簸簸,自行车前端又是尖的,大腿根儿在凳子那处一蹭一蹭的,自然有了感觉。

  瞧着陈月月窘迫着急的模样儿,老黄本想告诉她实话,可望着她那年轻的身段,水蛇般的细腰,似乎对生理一点儿都不懂的样子,好久没碰过女人的老黄心里头突然产生了邪念。

  他今年才五十,身体还健壮的很,好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最近总想找个地方发泄,眼前这个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酿,不正是个机会嘛!拉着陈月月坐到身边的位置上,老黄回屋内拿出一个听诊器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黄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陈月月的胸脯上,陈月月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陈月月的呼吸,老黄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黄的听诊器都在陈月月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黄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陈月月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黄大爷……还没好吗?”“小兰呐,你这怕是得了阴病,搞不好会要命嘞。

  ”老黄皱着眉头,一脸为陈月月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违心的说道。

  瞧见老黄凝重且严肃的表情,心理年龄还是个孩子的陈月月顿时慌了,忙上前搂住了老黄的胳膊。

  “黄大爷,阴病是啥啊,这病能治吗?你可别吓唬俺,俺才十八,还没嫁人嘞。

  ”陈月月的动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对儿宝贝狠狠的撞在了老黄的胳膊上,又大又软和,让他心里乐开了花。

  明知道骗陈月月这种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对的,自己还是长辈,可自从老伴儿去世后,他有三年没碰过女人了,都快忘记女人的滋味了。

  终于,老黄还是狠了狠心,决定抓住这次跟陈月月接触的机会,摆出了一脸严肃。

  “咱山里头阴气重,你骑个自行车整天跑来跑去的,自然就粘上了阴病,哎,你这娃儿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听老黄这么一讲,虽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觉很严重的样子,陈月月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黄大爷,你在城里当过大医生,肯定有办法,求求你救救俺吧。

  ”除了老黄,她实在想不到村里还有哪个能人可以瞧这怪病,搂着老黄的胳膊直晃荡。

  “这孩子,你甭着急,大爷也只是猜测,到屋里来,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行吗?”老黄被陈月月蹭的心神晃荡,看她着急的模样略有一丝不忍,语气缓和了不少。

  陈月月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小基啄米般点着头,跟着老黄来到了屋里。

  来到屋里后,想到陈月月的懵懂无知,长的还勾人,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做一次恶人,大着胆子将手伸向了陈月月的裤子。

  “大爷,您这是干啥?”瞧见老黄伸过的手,陈月月有些疑惑,抓了过去。

  此时,老黄满脑子都想一睹小姑娘下身,脸上忙堆起了和蔼的笑意:“大爷给你瞧病呢,这不脱裤子我可看不了。

  ”黄大爷要看自己那个地方,她娘说过,这地方是不能随便给男人看的,陈月月纠结了一下,但想到黄大爷这是在给自己瞧病,而自己是他的病人,这应该可以吧。

  “俺自己来吧。

  ”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拖裤子,陈月月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望着陈月月牛仔裤子慢慢褪下后,逐渐露出的卡通图案小裤裤,老黄激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细细一看,那小裤裤上隐隐还有陈月月说的那种怪病的残留,这个发现让他立马有了强烈的感觉。

  而且老黄还能够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身为过来人的他非常清楚这是什么味道,这让他内心的邪念更加旺盛。

  “这样行了么?”陈月月低头抿着嘴,将小内内掀起了一个空隙,不知道为什么,接触到黄大爷那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发作了,突兀的痒痒了起来咧。

  “可……可以了。

  ”老黄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变了有些急促,慢慢凑了过去。

  “嗯……别摸,这地方可脏咧。

  ”触碰到老黄的手指,陈月月像触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说。

  “俺这地方光秃秃的,俺娘说,男人碰了晦气。

  ”陈月月担心对老黄不好,善意的出声提醒。

  这陈月月下边分明是没经过男人的浇灌,发育的不太完善,闻言老黄停下了动作,语重心长道:“大爷一把年纪了,只要能给你把病瞧好,大爷啥都不在乎。

  ”说着,老黄又将手伸了过去,借着瞧病为由,占起了便宜,同时心头的那种渴望也越发强烈。

  “俺这病有的治吗?”被黄大爷的手碰着,陈月月莫名的想要叫出声,忙出声问道。

  不过说来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骑自行车的时候下边才会痒,不知道为什么,被黄大爷的手蹭着,竟也出现了那种感觉,又痒又难受。

  村里人迷信的很,黄大爷竟然不在乎自己是那样的,陈月月心里有点儿感动,主动将大腿分开了一些,好方便黄大爷瞧的仔细。

  “嗯,还好不太严重,就是治疗起来有点儿麻烦,大爷我有一个快速见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试试?”仗着陈月月对自己的生理都不懂,想着自己又好久没碰过女人,老黄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开始老王对眼前的小姑娘邪念还不太重,咋说也是一个村的,自己不能干禽兽不如的事儿,可摸索了这么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内心深处就像是住进了一个魔鬼。

  “什么方法?”陈月月稍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

  老黄下边憋的厉害,陈月月大腿根儿又若隐若现,属实想要找个发泄口,可这姑娘虽然哪方面的知识不太懂,但脑子是正常的,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来,而且装的还得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你这也就是阴气入体,只要用阳气比较重的药物涂抹上去,把阴毒排出来了,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这药我这里倒是有,只不过……”说到这儿,老黄故意装的有些为难。

  “是治病的药比较贵吗?”想到家里的情况,陈月月脸色黯然了下来。

  “你这孩子,给你治病大爷怎么能要你钱呢。

  ”老黄义正言辞的说。

  “只不过涂抹也是讲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爷独特的手法才行,可你患处在那个地方,大爷还得帮你涂抹好一会儿,是担心你能不能接受,所以……”原来不是因为钱的问题,陈月月松了一口气同时,继而纠结了起来。

  刚刚只是被黄大爷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觉得这下边痒的要人亲命,现在却要让黄大爷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长时间,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黄大爷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钱,而且此时下边正痒的厉害,再耽搁恐怕真的会出事了,陈月月索性将牙一咬:“只要你不嫌弃俺那地方脏,俺就愿意。

  ”说话间,陈月月主动将小裤裤褪到了膝盖处,将那地方面向给了老黄。

  “大爷这就去拿药!”瞧见这一幕,老黄激动坏了,扭头就朝平时放药的房间走,心里暗暗寻思,这山里姑酿就是好骗,只要慢慢激发出她那方面的渴望,不愁吃不到这块儿到嘴的肥肉。

  “月月,大爷这就帮你排毒了啊,你忍着点。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黄,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颤抖的凑向了陈月月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无副作用的护理液,涂抹在皮肤上还带点刺激性的,能引起陈月月更强烈的反应。

  “嗯,谢谢你大爷。

  ”陈月月红着脸羞臊的说着,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却还是乖巧的分开的双腿,让自己的羞耻尽收老黄眼中。

  不知道为啥,当触碰到老黄沾满药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奇怪的是黄大爷的手指还往里边钻,有种被蚂蚁啃咬的感觉,不光难受,还焦躁的很。

  “嗯……”那种奇怪的感觉让陈月月忍不住想叫两句。

  但想到黄大爷是在给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着牙忍耐。

  老黄一笑,这小丫头未经人事,被自己用手疼爱着下边,才这么一(儿童益智故事)两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实话告诉大爷,这里是不是也涨涨的?”老黄兴奋的披着治病的外衣在陈月月下边进进出出的弄着,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饱满的部位。

  被他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边都会有所反应。

  陈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这么一问就羞涩的点点头回应了。

  “唉,你这孩子,阴气入体,怕是形成了阴毒流遍全身了,大爷得尽快帮你排出来才行。

  ”说话间,色上心头的老黄立马将手伸进了陈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团雪白,借着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来。

  “啊……”被老黄极具技巧的挑逗着,上边的一对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陈月月忍不住叫出了声。

  要说陈月月对男女之事确实懵懂,被老黄这糟老头子袭击了胸部,竟也没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许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缘故,身上两处禁忌都被老黄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几乎一下子就软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月月,大爷也不想碰你这里,可是你的阴毒已经流到上面来了,只有两边一起排毒,阴毒才能在最快时间排出来,大爷都是为你好,你不会怪大爷吧?”察觉到陈月月强烈的反应,生怕这小丫头产生反感,老黄语重心长的说道,手上的动作稍微变慢,轻轻摩擦着她的肌肤。

  明明自己是下边难受,黄大爷却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陈月月虽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听老黄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黄大爷是为自己好啊,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黄大爷说的似乎确实有道理,上边也被抓住之后,下边的传来的尿意是变的强烈了,应该就是刺激到了体内的阴毒。

  

  那时候我也听说过他人很花,喜欢对员工下手,我也听公司的一些同事说过,有时候公司招来的人他都会有意接近。

  我也有意避开过他,但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实在是没办法完全不接触。

    后来有次出差,我作为项目的跟进人必须到场,所以就跟他一起去的。

  去之前他跟说,可能不能赶回来让我多带套衣服。

  我当时心里觉得有点别扭,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

  心想不去,可是老板说必须得去,不能一百多万的项目就让我给泡汤了。

  到了那后,也没怎么开会老板带着客户不是这里吃饭就是那边唱歌喝酒,我都快崩溃了。

    晚上我们都喝了些酒,回了酒店后他拿着包直接跟我一起进了我的房间,然后说想跟我说说话。

  他说他前两天跟前妻离婚了,然后还把离婚证掏给我看,确实离了。

  他说他跟前妻结婚几年,他辛辛苦苦开公司赚钱养家,结果她却出轨了!不知道怎么的,他说着说着还眼红了,我哪受得了,一时就心乱了。

  给他递纸的时候,他突然又说,还是感觉我好。

  他说从第一次见到我就心动了,所以给我安排了一份好工作。

  然后也知道自己名声不好,所以一直在改。

  然后还说为了我都没再碰别的姑娘了,没那心思了。

  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那天晚上为什么我们会发生关系,那一晚后我就这样慢慢的爱上了他,也就这样我们成了男女朋友。

  大约交往了一个月吧,他让我搬进他家。

  我不肯,说除非领证。

  他说前妻留下了个女儿不管,他一个人实在头疼,想让我搬进来一起照顾他的女儿。

  他大女儿跟了前妻,4岁小女儿跟他在读幼儿园中班,我看他公司实在是忙,所以就搬进来了。

  从那之后他也没再让我去公司,我跟他女儿相处得还可以,很乖巧的那种。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了,然后我带他回去见爸妈,我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因为他比我大了17岁,但因为我怀孕了所以我们就同意我们领证了。

    领证后没多久我们感情就开始出现问题了,我怀孕期反应很大,经常不舒服再加上要保胎,所以人也很烦躁希望他能多陪陪我,可是他却总是很忙。

  然后我又怀疑他是不是出轨了,经常查他手机他也很反感,不过看我怀孕他一般还是很迁就我。

  我怀孕后,因为我体质弱医生强调我们不能过夫妻生活,所以他一直和我分房睡,他说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宝宝着想。

  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他经常一个人在玩手机,深更半夜还在玩。

  后来我发现他跟一女的聊天,他存的手机名叫曾总。

  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老公解释说是工作需要,那曾总特别有钱一定能帮助他的事业。

  我非常不能理解,难道一定要靠女人吗?可是他却叫我别管他的事。

  从那之后我管他管得很严,不让他晚上出去,可他老说要开会,要不就是要去见领导。

  不过后来他有两次开会带我去了,我想是不是他真的在开会。

  有几天他出去谈项目了,几天没回,就我和他女儿在家,晚上他女儿做噩梦哭醒来,一直喊着要妈妈。

  然后我没办法,就给老公打了电话。

  他女儿接过电话就问他爸:爸爸,你还在跟妈妈开会吗,什么时候让妈妈来接我,我想妈妈了……  他女儿说着说着哭得更厉害了,我抢过手机才知道他把电话给挂了。

  晚上我将他女儿哄得不哭之后就问她:你妈妈和你爸爸一起去开会了吗?她点了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说:爸爸说不能告诉你的。

  然后我千方百计的套话,原来我老公每次说的开会就是和前妻在一块!他去开会我还经常劝他注意身体,千万别累着,想起来真是天大的笑话!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第二天老公回来就跟我解释说,他前妻想复婚所以他才会去见他,他说一定不会复婚……也跟我坦白,那曾总就是他前妻。

  我看着他觉得陌生又可笑,明明是在外鬼混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那一刻我才看清他的虚伪。

  我想离婚,可是我身上没有一分钱,他说如果我要离他不会给我一分财产。

  我该怎么办?现在我都怀孕9个月了,随时都可能会发作,我很痛苦不知道怎么办?同意公开发表。

    夏莫回复:  女人选择嫁给一个怎样的男人,便决定了她下半辈子的生活品质与幸福值。

  在你们还未开始谈恋爱之前,你便已经知道他的人品不好,名声臭名昭著,可是你却依然没有选择远离他,而是为了一份工作继续保持和他着联系。

  明明知道那次的出差是上司蓄谋已久的安排,可你偏偏就去了还喝了酒,并且还让他进了你的房间,这等于你将自己送到了他嘴里。

  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结婚之前你也能看到你们之间的差距,你年轻漂亮有很多种选择,可是你却不停父母的劝告,选择嫁给了一个大你17岁的二婚男,还没嫁过去就当了人家孩子的后妈。

  自己都不好好珍惜自己,他怎会在婚后珍惜你?再者,一个男人和前妻离婚如果有孩子,那么他们将永远可能彻底断绝关系。

  孩子,就是他们联系的桥梁与纽带。

  所以,你等于自食其果。

  就你的情况给你以下几点建议:  1,先将孩子生下来,孩子是无辜的。

  尽管,你已经无法再相信他,无法再和他回到过去,但孩子是无辜的,将孩子生下来好好带着他。

    2,回趟娘家吧,和爸妈好好商量对策。

  父母会无条件的包容你的痛楚,只要你愿意回到他们的身边。

  所以回去吧,那是你的一条后路,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为了男人断了亲情。

    3,你应该根据你的情况咨询专业律师。

  你想更好的争取夫妻财产,就应该咨询专业的律师,他们能根据你的情况有针对性的做出分析,并且提供适合你的建议。

  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4,孩子出生后,记得争取孩子的抚养费。

  如果你们离婚了,但孩子永远都是他的孩子,他有义务与责任支付孩子的抚养费。

    5,为了自己的幸福不要将拴在他的世界里。

  你应该还有更好的人生,而不是整天跟一个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今天担心他出轨明天担心他和女职员暧昧,后天又担心他和前妻复合,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留念。

    花心的男人,往往虚伪并且懂得用一些看似贴心的举动来取悦女人,不要再被他的甜言蜜语哄骗了,如果他爱你就会珍惜你,而不是在你辛辛苦苦怀孕的时候和前妻出轨。

  他爱的只不过是你的青春与身体,你留在他的身边更像一个免费的保姆,而不是一个爱人。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3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44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7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608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738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19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706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