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wanimal,新手必看

陈瑶这才感觉到那汹涌的尿意,又是一阵脸红,点了点头,羞涩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对不起,我刚才……”陈瑶勉强压下内心深处的悸动,红着脸向刘丰道歉。

  “没关系,我能理解!”陈瑶点了点头几乎是落荒而逃的钻进了卫生间,对于刘丰的那句我理解,有些不太能理解。

  他理解什么?理解自己想要?还是理解她长期得不到满足?上完厕所之后,陈瑶才发现内内上有些痕迹,应该是昨天晚上留下了,顿时又是一阵脸红,心想着,难道是自己长期得不到满足,所以才会有这么尴尬的事情发生?此刻,她的脸又红又烫的,这样出去根本就不能面对刘丰,于是便打开了淋浴,想要冲个热水澡。

  闭上眼睛,温热的水从从她的身上留下,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有了一些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尤其是只要她一想到门外就是刘丰,还有之前看到的画面,就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想着卫生间里也没有人,之前她进来的时候将门也反锁了,于是一咬牙,便下定了决心,将手伸了过去……一开始她还能忍住不发出声音,但到了最后,她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终于叫了出来,让她彻底得到了释放……刘丰坐在沙发上抽烟,久等不到陈瑶出来,后来又传出了水流的声音,便也没有在乎,可到了后来,那种旖旎的,带着压抑的声音突然出现,让刘丰也不由得一怔,嘴里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能够感觉到,陈瑶其实心中是非常渴望的,这种渴望是长久得不到满足导致,一个女人长时间得到满足是压制不住的?一旦这种渴望压抑到没办法压抑的时候,那自己就有机会了。

  陈瑶出来后,双颊透着不自然的红晕,有些心虚的不敢对上刘丰的目光。

  “没事的话,那我们就去公司吧!”早就过了上班时间了,陈瑶现在是刘丰的私人助理,迟到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

  “嗯!”陈瑶弱弱的说了一句,小裤裤刚才被她洗过了,用吹风机简单的吹了一下,因为害怕刘丰多想,也没有吹干,穿着有点难受……看到陈瑶走路的时候有些异样,刘丰只以为刚才太过激烈了,也就没有多想,带着陈瑶到了公司。

  陈瑶害羞,不愿意跟刘丰一起去公司,便等到刘丰离开之后,她才匆匆朝着公司走去。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前台喊她。

  “陈瑶,你怎么才来,有人找你……”顺着前台所指的方向,陈瑶看了过去,一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焦急等待她的薛大强。

  陈瑶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了……薛大强一脸着急,看到陈瑶来了之后,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眼看着就要质问了。

  陈瑶急了,因为自己家婆婆去世的早,所以她公公是个暴脾气,担心他在公司发脾气,毕竟周围这么多同事看着呢,她昨天才升职加薪,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妒忌呢,现在那些人巴不得看她笑话呢。

  “爸,你怎么来了?”陈瑶急忙跑过去,然后满脸的歉意,这让薛大强内心深处的那股怒火稍微熄灭了一点。

  “爸,到我办公室坐坐吧!”没等到薛大强说话,陈瑶就拉着薛大强去了她办公室。

  成为董事长私人助理之后,陈瑶有了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就在刘丰办公室的隔壁。

  一进门,薛大强立刻冲着陈瑶大声说道:“你昨天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回家,给你打电话也不回?”陈瑶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出门,并没有跟薛大强说。

  急忙拿出电话,发现电话早就关机了。

  “爸,对不起,昨晚我闺蜜叫我出去坐坐,结果喝多了酒,就跟闺蜜住在一起了,手机没电关机了,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

  ”陈瑶的解释并没有让薛大强相信,薛大强的情绪依然很大。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是不是觉得我儿子死了,你就可以在外面跟野男人鬼混了?”薛大强愤怒对着陈瑶吼道,陈瑶委屈的不行,自己三年来尽心尽力的照顾他,不成想却换来的是无尽的猜疑,眼泪吧嗒吧嗒就落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薛大强冲着陈瑶说:“哼,你先去开门。

  ”陈瑶长出了一口气,急忙朝着门口走去,打开后发现是刘丰的另外一个秘书。

  “陈小姐,刘总昨晚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是另外一位小姐接的,他让你联系的客户联系了没有?”陈瑶听到人家这么说,便知道是刘丰故意安排,说给薛大强听的。

  急忙有些抱歉的说:“对不起,我这就联系,昨晚喝多了酒,手机关机了!”“行,那你忙吧,这件事可不要耽搁,挺着急的!”说完之后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薛大强,也没有进来,直接转身离开了……陈瑶关上门,也没有时间去想刘丰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再次转身看向薛大强的时候,薛大强的脸色明显好看多了,甚至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后悔跟愧疚。

  “爸,你听到了吧,我昨晚的确跟闺蜜在一起!”“对不起,瑶瑶,我错了,我也是担心你,所以才这么着急,希望你能理解我。

  ”陈瑶心里有些烦躁,跟公公住在一起四年多了,薛大强除了多疑之外,对陈瑶是真的很关心,陈瑶想到刚出发生的事情,一开始还挺生气的,可想想,也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毕竟自己有错在先。

  “瑶瑶,你赶紧上班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薛大强见陈瑶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开口离开。

  陈瑶便送薛大强离开。

  回来时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刘丰的办公室传来了声音。

  “陈瑶吗?你进来一趟。

  ”陈瑶脸上的潮红还没有散去,稍微犹豫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宽大的办公室里,刘丰正坐在老板椅上看资料,那垂下头认真的样子,有着一种属于成功者独特的味道,让陈瑶莫名的想要多看两眼。

  “你公公走了?”突然刘丰抬起头,陈瑶来不及收回自己的目光,显得有些羞涩。

  陈瑶不知道的是,她的办公室早就被刘丰安装了摄像头,刚才发生的一切刘丰都看到了,这也是刘丰能够及时出现给她解围的原因。

  “嗯,刚才,谢谢您!”陈瑶急忙低头,红着脸对刘丰说。

  “你过来!”刘丰勾勾手让陈瑶过去,陈瑶顿时心跳加速,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自己的脚步,越是靠近刘丰,独属于刘丰身上的那种味道就越明显,是一种香水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很好闻。

  “抬起头来!”陈瑶心跳急促起来,刘丰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了,高大挺拔的身材逼近了她,让她的脸更红了,那种逼人的气势,却让她不能拒绝,只能抬起头对上了刘丰的目光。

  在陈瑶的注视中,刘丰缓缓的抬起手,眼看着就要摸到陈瑶的精致的脸蛋时,陈瑶瞬间反应过来,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老板,我……”陈瑶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怎么了?你的脸上沾了口红,我只是想帮你擦擦,若是觉得不方便的话,你自己擦吧!”陈瑶这才发现,刘丰的手里拿着一张纸巾。

  这个乌龙有些大了,陈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对,对不起,姐……老板,我……”刘丰挥挥手让陈瑶不要说,指着一边的镜子让陈瑶自己擦干净。

  站在镜子面前,陈瑶这才发现自己早上太着急了,口红没涂好。

  看到这一幕,陈瑶羞得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刘丰了,心里尴尬的不行。

  “怎么,你公公嫌你昨晚没有回去,怪罪你了?”刘丰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于是便没有再去提刚才的事情,有些关心的问了起来。

  “也没有,他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来问问情况。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毕竟是她跟薛大强之间的事情,不方便跟刘丰说,虽然刘丰是自己的姐夫。

  “没事就好,有什么事跟我说,毕竟我是你姐夫,我还以为给你带来麻烦呢,若是这样的话,我会愧疚的!”刘丰走到陈瑶的后面,逼隘的空间,陈瑶甚至能够感觉到刘丰身体的温度,虽然刘丰没有动,但她莫名的却有一种被刘丰拥入怀里的感觉,心跳都变得急促起来。

  看着陈瑶羞红的小脸,刘丰既没有出手,也没有(玉米地做爰全过程)离开,就这么对着镜子,看着陈瑶无所适从的样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我怕你会误会。

  ”刘丰突然开口,反而让陈瑶放松了不少。

  “老板您说吧,我听着呢。

  ”陈瑶红着脸将妆容整理好,这才敢对上刘丰的目光。

  “虽然你们公公和儿媳的关系,但你公公对你的态度似乎有些太严苛了一些,毕竟,你也要需要一些自由的空间,事无巨细的管着,也会让人厌倦的。

  ”刘丰的这番话让陈瑶也变得严肃起来,可不是这样,虽然她明明知道薛大强很是关心她,对她也不错,可每一次薛大强因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她争吵,她还是很生气。

  “或许过段时间他就会变好了吧,我公公最近在公司遇到一点事情,他看中的一个项目被他们老板交给了别人,所以这段时间他的心情不好。

  ”陈瑶明白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只是客观的将原因分析了一下。

  刘丰在花丛中浪迹这么多年了,自然明白陈瑶的心思,她是在维护自家公公,对于刘丰来说,一个需要老婆维护的男人,绝对不是什么成功的男人。

  现在问题已经被他提出来了,就应该适可而止,若是一味地让陈瑶对她公公产生反感的话,不仅不会达到目的,还会让陈瑶对他产生排斥。

  “什么项目,你能跟我详细说说吗?”刘丰突然转换话题,陈瑶也没有多想,毕竟是自己的姐夫,反正是自己家公公的公司,于是便直接说了出来。

  当刘丰得知薛大强看中的那个项目在外地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准备,若是薛大强拿下那个项目的话,意味着他不就要去外地出差了?那自己是不是跟陈瑶就有了更多的机会了?“哦,原来这样的啊,或许这件事情上我可以帮忙解决!”陈瑶吃惊地看向刘丰,不明白刘丰这话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样的,听你说起你公公的公司名称,我想起来他们公司的老板是我的一个朋友,若是我帮他说句话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

  ”“真的?”陈瑶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可很快,她又开始为难了。

  “可是,姐夫,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看着陈瑶有些纠结的神情,刘丰的心莫名的动了一下,伸出手在陈瑶的秀发上摸了一下,笑着说:“放心好了,这点小事,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说你公公真的有能力,就是是没有能力,我也会帮你的,我跟我那朋友关系还不错的。

  ”额头上传来的温度,以及被男人宠溺的感觉,让陈瑶心底一动,心跳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谢谢姐夫!”陈瑶红着脸看了一眼刘丰,羞涩的点了点头,那含羞待放的样子,更是让刘丰心动,当即给薛大强的老板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件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关系,人脉真是个好东西,这在以前,陈瑶是想都不想敢的,现在却被刘丰轻而易举的做到了,看到刘丰周身散发着一股成功人士独有的魅力,陈瑶莫名的就将他跟自己的死鬼老公相比,然后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死鬼老公不管是哪一点,都比不过刘丰……刘丰将陈瑶内心深处的纠结看在眼里,却没有点破。

  “姐夫,真是太谢谢您了,这样吧,我明天请您吃饭好吗?”陈瑶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太多,急忙红着脸暂停了那些想法,抬起头对上刘丰的目光。

  那晶莹的目光如同夜空中闪亮的星,精致的五官虽然被她擦去了妆容,可脸蛋依然红扑扑的,就好像诱人的苹果,让刘丰下意识的想要去咬一口。

  “吃饭就算了,要是你觉得过意不去,可以陪我一天吗?”刘丰的话刚说完,陈瑶的心跳就好像停止了,一动不动的看着刘丰,不明白刘丰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应该答应还是拒绝。

  “你不要误会,这不是你姐没在嘛?之前我跟你姐就已经订好计划了,一起出去玩儿,你若是觉得不方便就算了。

  ”

红梅用同样的目光撇了李大眼一眼,轻轻的点点头,说:“走,到那边去!小宝,你喝了那么多,怎么看着跟没喝一样。

  ”“我酒量大呗!”说话的时候,明显感觉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这样的事,太让人激动了。

  红梅嫂子带着我到另一个房间,孩子已经睡了。

  她向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我有些担心,凑过去小声问:“孩子会不会醒?”她摇头,身子向我靠了靠,说:“不会的。

  再说醒了也没事,你是给我治病,又不做别的。

  ”我身上揽过她的腰,一手按在她的胸口上,说:“你说的也是,我这是给你按摩,谁看了也没事。

  ”柔软,丰盈,摸起来十分的舒服,而她这种顺从,给我精神上的刺激更盛。

  我无法控制的将她压倒在炕上,扭头看了一眼睡着的孩子,再也忍不下去,疯狂的吻着她。

  红梅的头发松散开了,铺散在炕上,让她看起来更有味道。

  她似乎还有些担心,小声说:“不要!你好好给嫂子看病行不?”可没有任何的反抗和挣扎,任由我在她身上任意胡来。

  一股巨大的冲动冲击着我的神经。

  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来回抚摸着,埋头在她的胸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虽然我曾经和潘静更加亲密过,可毕竟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自己做了什么根本就不知道。

  这一次,我没有迷失,更没有失去意识,享受着整个过程。

  我没迷失,红梅却看着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她开始脱自己的裤子,嘴上小声喃喃着:“那个混蛋不把我当人看,我也不要脸了,好兄弟,你快来!”她脱完自己的裤子,夸张的分开双腿,又开始解我的裤带。

  她的动作带着一丝的野蛮,或者说是怕一旦停下来就无法再说服自己。

  这个女人的确是疯了,丝毫不顾及另一个房间的男人,更不顾及旁边睡着的孩子。

  我也受不了了,几下把腰带解开,却不敢把裤子都脱了,只是退到腿弯处,朝她压了过去……就在我们的身体快要结合到一起的时候,我的精神一滞,脑海里蓦然出现了那个少年的脸。

  他的眼神依然犀利而恶毒,吓得我浑身哆嗦,竟然不行了。

  红梅已经箭在弦上,问:“你怎么了?”我失落的摇摇头,说:“不知道!”她撇着嘴,说:“那就好好给我治病,别瞎想!”话虽这么说,可她并没有再让我碰她,又说:“也不是很痛了,要不你回去吧!”看着她嫌弃的眼神,我真想找个棉花垛一头撞死。

  回到家里,我低头看着自己那平时没事都耀武扬威的家伙,狠狠的骂了它一顿。

  本来还想着征服红梅,从她嘴里套点话的,现在倒好,反而落下了笑柄。

  想想红梅刚才的样子,它竟然有得意起来……睡觉的时候,我心里想着那个孩子,恨恨的说:“有本事你再来,到我梦里来,到我身边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第二天,英子又过来找我。

  我拉着她的手,问:“你娘她……”英子嘴角带着隐隐的笑意,说:“没事!我想做什么她管不着,也管不了。

  ”“别这么说,她肯定也是为了你好。

  ”“哼!很多事情你不知道。

  ”“那你跟我说说。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猜测,反正觉得她这段时间有些古怪。

  ”想起隐藏在她身体里的毒素,我还是有些紧张的,说:“英子,要不我再帮你检查一下,看看病好利索了没有?”英子很大方的说:“好啊!走,到那边去。

  ”我连忙摇头,说:“就在这边吧,小心被你娘看到。

  ”“你就放心吧!昨天我回去说了她半天,她不会再偷看了。

  ”到了我睡觉的房间,英子很自然的躺下,微微的闭上眼睛。

  我也不浪费时间,抓着她的手腕,开始探寻她身体里的毒素。

  昨天还隐藏在穴位里的毒素已经蔓延,离另一个穴道大概还有一指的距离。

  我用银针封住她的穴道,说:“问题还是有点严重,你……你……”“没事!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等我说明,她已经表明了态度。

  这让我隐隐想到了什么,可答案是不是真的如我所想,暂时还不明朗。

  我只能继续进行下去。

  神奇的一幕再一次出现,我又开始接收到了那股力量的引导,洞察着英子的一切。

  她体内的毒很奇怪,宛如有生命一般,懂得躲避和隐藏。

  也正是这躲避和隐藏,促使那股引导我的力量让我不断的冲击着白胡子老头植入我脑子里的书。

  在那本书又翻动了十几页之后,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丹田中涌动着火热,急需一个渠道。

  那个渠道,当然来自英子。

  我趁着还有意识,对英子说:“英子,我……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你……要是你不想,就快点走。

  ”英子微微扬起头望着我,娇媚的说:“小宝哥,我早就当自己是你的人了,来吧!”我猛的撕开了她的衣服,看着她,像恶狼一样扑了过去。

  等我和她交缠在一起的时候,意识却在她的体内遭到了抵触。

  毒素变成了一条黑色的猛蛇,张着血盆大口咬向那股青丝。

  青丝蜿蜒扭曲,痛苦不堪。

  我的身子更是瑟瑟发抖,两股战战。

  英子无法承受体内的恶战,浑身通红滚烫,已经瘫软的炕上,失去知觉。

  青丝犹断,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快要从身体里被剥离出去。

  我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只要青丝断了,我的命也就没了。

  黑蛇看起来更加凶残,不停的甩动着头颅,撕扯着青丝。

  突然,我的意识恢复了一丝觉醒。

  (交换性伴侣)回光返照!看来我真的要死了。

  英子呢?她是不是也就这么死了?这么看来,她应该是兰花派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杀我。

  不过,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难道她想要……想要我脑子里的书?蓦然,我浑身一震,感觉有人出现在我的背后,没等我反应过来,后背十二处穴道被刺,紧接着整个人都被包容了。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一团红雾涌动,迅速的从英子身下扩散只她的全身,自然也到达了黑蛇青丝交战的地方。

  黑蛇见势不妙,放开青丝,急退而去。

  可惜红雾并没有就此停止,瞬间行过英子的奇经八脉,全身穴道,将毒素吞噬化解。

  书在青丝的串联下翻到了最后一页,我像是什么都没看到,又像是学到了很多,脑子鼓鼓荡荡的。

  书慢慢的合上,渐渐消失,时间不长,可我清楚的看到封面上印着三个篆体字,从形状上看,应该是“药王篇”。

  药王篇?难道那个白胡子老头就是药王?猛然间,我抖动了几下,恢复了意识,低头看英子在我身上正含羞望着我。

  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看她身下落红如梅。

  “英子,我……”英子连忙捂住耳朵,说:“你不要说,不要说,我不听,我不听。

  什么都没发生,我回家睡一觉就什么都忘了。

  ”怎么可能?刚才基本上处于无我状态,虽然依稀的有些感觉,可绝对不是我想要的。

  我向前抱着她,说:“英子,你别这样,听我说,小宝哥喜欢你,真得喜欢你。

  ”英子羞涩的将头靠在我的怀里,问:“真的吗?”我用力的点头,说:“真的!好英子,刚才……刚才太快了,我都没好好感觉,我想……”英子推了我一下,再一次瞪大眼睛望着我,满脸的愕然,良久才说:“你……你说什么……什么太快了?你看看太阳,快两个小时了!”“啊?我这都是干了些什么?”我仔细的看着英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将她放平,问:“英子,痛吗?”英子轻轻的点点头,却表现出一脸的幸福,说:“小宝哥,你真好!”我躺到她的身边,思索着这匪夷所思的事情。

  为什么药王要把药王篇传授给我?不,这好像并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奇诡的事情?要是这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

  药王、那对殊死搏斗的男女、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孩子……魏四爷、兰花、爹……他们是谁?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最终选择的人是我?为什么那个孩子阻止我跟红梅,却不管我和英子?那个在危机关头为我银针刺穴、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心乱如麻。

  最后,脑海中仿佛只剩下了一个问题:我是谁?也许只有破解了这个谜团,其他的疑问才可以迎刃而解。

  英子已经不能再做了,就是能做,暂时我不会再碰她。

  我现在的目标是红梅,为了让那个孩子再一次出现。

  只有他出现,我才有机会找线索破解我的身世之谜。

  红梅一脸不屑的望着我,说:“我的伤都好了,不需要治了。

  ”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的是无限的鄙夷;而从她目光的落点来看,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本来还想坚持一下的,黄蕾从外面进来,兴冲冲的问:“你怎么在这里?刚去你那里看锁了门,还以为你上山了呢!”红梅拉长了脸,说:“我还有事要出去,你们走吧!”黄蕾大方的挽着我的胳膊往外走,我轻轻的摆了一下,希望她能放手,她却说:“行了啊,我又不是村里的这些女人,明明想得要命,还非要装出一副矜持的样子。

  这一次,我要在这里多住几天。

  ”她来的突然,又说要住下,而且要多住,这不能不让我怀疑这其中的问题。

  我看似不经意的问:“你来有什么事吗?”“这都要怪陈大洪那个混蛋,对了,就是我老板。

  他喝醉了,回家跟老婆吵架,说什么早就看不上她这个黄脸婆了。

  谁知道她老婆误会了,硬说是我在中间搞鬼,还说老板秘书根本就清楚不了。

  你说气人不?”我不相信她的话,不过也不揭穿,说:“那也犯不着跑这山沟里来躲着吧?”黄蕾叹了口气,说:“你不知道!她老婆在我们那里很有势力,扬言只要见到我就修理我。

  她说……说……”“说什么?”“她说要找十个男人轮流……轮流修理我。

  你说,我能不怕吗?开始我想回老家的,可又怕她查出来去家里找我,只好到这里来躲一下了。

  ”

猛地一把,他将赵翠娇媚的身子拦腰抱坐在了身上。

  “小翠,帮帮我,王叔好难受,那里好难受……”粗重的喘息声响起在耳边,赵翠心中热浪滔天。

  不等她说话,老王的手掌已经在她前面肆意的游走……想到两人的身份,小翠想过要挣扎。

  但是老王嘴上功夫特别厉害,不仅让小翠身体直接软了,根本没有力气反抗,而且让她有一种强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声音……这种几年没有体验过的舒适和刺激,让赵翠全身失去了力气,彻底瘫在了老王怀里,嘴里不受控制般的“嗯”了一声。

  她真的无法再坚持了,那种难耐,她受够了……“那……你轻点,我好久没尝试过了……”老王太兴奋,太过瘾了,连说话的工夫他都不想浪费,朝着赵翠那里伸出了手……只见老王用力按着她的身体,然后一头扎了下来,开始肆无忌惮的侵略起来,由上而下……尤其老王嘴上功夫特别厉害,不仅让小翠身体直接软了,根本没有力气反抗,而且让她有一种强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声音……平时有需求的时候,都是忍着的,此时她特别想要……特别是想到她跟老王的年纪,居然让她有一种别样的刺激感,让她想要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只要她不说,那就没人知道了……体内强烈的需求让小翠忍不住开始找借口来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只是还没等她完全说服自己。

  受不了了,老王大手一把就往赵翠的小裤裤上薅了过去。

  可是他的动作实在有些太过粗暴,竟然扯的赵翠好痛。

  “别,别,你扯着了,都拽下来了,啊!好痛!”旖旎的央求声出口,老王这才意识到自己抓着什么东西了,赶紧松开手。

  随着五指张开,还真有些黑东西缓缓飘落,都给拽断了……不过这种刺激,让老王更加的兴奋了!此时,老王已经撑开她的腿,调整方向往她身上压了下来……而这时候的赵翠,却因为那种撕扯痛楚,猛地回过神来。

  她不能这样做,真的不能,她不想活的没有尊严!就在老王准备最后的冲击她娇媚的身体,她猛地一下子挣扎出老王怀抱。

  慌乱的整理着裙子,赵翠红着脸乱糟糟的说着,“王叔,菜焦了。

  ”话完后,赵翠立刻羞红着脸蛋儿急匆匆的逃离了浴室,根本不给老王说话的机会。

  老王伸手去抓,没抓着。

  望着赵翠逃走的婀娜倩影,他心里郁闷极了,几乎要吐血。

  眼瞅着就要的手了,竟然被赵翠给逃掉,简直是……,艹!狠狠拍打着双腿,老王咬牙暗道:“赵翠,早晚有一天,我要弄的你死去活来……”心中发誓,但是出了浴室的老王却有点尴尬,还有丝愧疚。

  如果自己真吃了赵翠,那也不会如此尴尬。

  吃过晚饭,俩人在客厅里看电视,谁也不开口。

  关于洗澡的那件事,俩人也没有提起过。

  但不提及并不代表不存在,赵翠羞涩的不敢看老王,惟恐想起洗澡事的画面。

  然而老王却提起了澡堂里的那点事儿。

  “小翠,对不起啊,下午我有些激动了,可是你实在太漂亮了……”“这些年,我都没接触过女人,所以自制力有点差,希望你能理解我,以后我会补偿你的。

  ”老王说的特别诚挚,并且很郑重的端起一杯茶递给赵翠,向她赔礼道歉。

  这会儿的赵翠,脑子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扪心自问,她对老王下午的举动并不反感,反倒让心里萌动开来,春波荡漾。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整晚都在脑袋里酝酿着离开的念头,她怕自己真的跟老王发生关系。

  她心中告诫自己:你是来当保姆的,不是为了五千块钱出卖自己肉体的。

  可是酝酿了一整晚,赵翠离开的念头也没说出口。

  因为她需要钱,毕竟在老家的儿子还得吃饭还有老人要养。

  况且对于老王,说不上讨厌,尤其是想起小老王的狰狞样子,她甚至还有些渴望……最终,鬼使神差的,就把那杯道歉茶给接过手喝了。

  总之算是接受了老王的道歉,而且以后也会留下来继续工作。

  喝完茶后不多会儿,赵翠就说先睡觉了,回到了自己卧室。

  望着那婀娜离去的背影,老王刚才看到赵翠偷偷瞄了自己小老王,若有所思道,“还是惦记着自己的本钱啊!”一边低声嘀咕着,他边滚动着轮椅回到了卧室。

  回到房间,满脑子都是赵翠白花花妩媚身子,老王期待着打开了手机监控。

  这会儿赵翠回到了自己卧室,也该脱衣服睡觉了。

  纵然他今天没能尝到赵翠的滋味,可对着旖旎的身子自我释放下,胜过靠电影百倍。

  只是当实时监控画面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后,老王才发现赵翠根本没脱衣服。

  她依旧穿着那条花布裙子,半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手机,不知在跟谁打电话。

  不过表情很温柔,充满了母爱的慈和,想来是在跟老家的儿子通话。

  老王耐住心思等,终于在十几分钟后,赵翠挂断了电话。

  可是她依旧不脱衣服,就在床上那么半躺着,时而还会下床溜达会儿,然后再回去。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赵翠像是在翻来覆去的考虑什么,就是不脱衣服睡觉。

  老王都急了,他还等着看赵翠诱人的身子,干那事解决一下呢!又过了五分钟,赵翠再次下床了。

  不过这次她没溜达,而是直接打开房门,往卫生间去了。

  老王当时就兴奋了,等的就是这个!赶紧调画面,当赵翠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中时,他激动的赶紧脱裤衩儿。

  那大腿深处的秘密地带,他可是最期待了!当赵翠婀娜的身影出现在卫生间里时,老王兴奋到难以自持,左手做好了准备……真操蛋的是,赵翠竟然拿裙子套住马桶,仅掀起屁帘,一只手在裙内脱起了小裤裤。

  什么都没看着,把老王给气的,差点没把手机摔了……今晚天气特别闷,天气预报说有雷雨。

  见赵翠已经开始解决问题,老王悻悻地提上了裤衩儿,今晚肯定见不到旖旎了。

  正失落的时候,突然,天地间暴起惊人的轰鸣声,仿佛炸裂了天际。

  那雷声就跟落在人头顶上似的,把老王给吓了一跳,裤衩儿都提歪了。

  正在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了斥满恐惧的尖叫声。

  老王发现这会儿赵翠竟双手捂住脑袋,闭着眼睛尖声大叫,身子瑟瑟发抖。

  好机会!老王瞬间滚动着轮椅就冲出卧室,往卫生间去了。

  卫生间门没关,老王直接坐着轮椅冲了进去。

  他都想好了,赵翠问他为什么闯进来,他就说最近有贼入户,担心赵翠的安危。

  可没成想,冲进卫生间的他都还没来得及解释,赵翠就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

  老王本来是惦记着赵翠神秘花园,想找个机会来看看过眼瘾的。

  哪想到,赵翠竟然直接扑了上来,而且身前那浑圆挺翘的玉峰,正紧抵在他胸膛上。

  纵然隔着花布裙子,也让老王清晰感受到了她那儿的温热以及壮阔雄伟。

  赵翠吓的在怀中瑟瑟发抖,老王则被她身前的娇媚给扰的火气大盛。

  不自主的,他的小老王就有了强烈反应。

  赵翠身子比较靠前,恰好就撑在她小腹下方,可离下面更迷人的地方还有段距离。

  老王发现这点,想着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一推轮椅。

  赵翠受力站不稳当,一下子就侧身跌坐向老王,而且位置特别巧,正是小老王那儿……在赵翠跌坐的一瞬间,老王只感觉小老王紧擦着两条温热的大腿中间,然后一下子就蹭了过去。

  与此同时,赵翠更是爆发出醉人的娇吟,不由自主的声音从腔子里挤压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处的滚烫,赵翠着急忙慌的站起身来,脸色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红柿。

  真是羞死人了,既然主动扑入人家怀抱里,还差点坐吞进去……羞涩慌乱中,赵翠忙向老王解释,“王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从小就怕打雷,小时候亲眼见过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树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赵翠那么怕打雷。

  不过老王却在乎这个了,他现在被赵翠浑圆的翘臀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着,今晚得想个办法,跟赵翠发生些关系才行。

  正琢磨着,突然,又是一记更为响彻的惊雷炸起。

  声音震的让人头皮发麻,小区里的车子都被震的报警声大响。

  再看赵翠,她已经吓的紧捂耳朵瑟瑟发抖,就跟受惊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这一幕,老王当时就有了主意。

  他一脸正经的说道:“小翠,要不,今晚你跟我睡一个屋吧,有我在你就不用害怕!”赵翠瞬间羞的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王睡一张床上去。

  不过没等她说什么的,老王就正气凛然的说道:“你别想多,你在床上睡,我在轮椅上睡。

  ”老王表现的这么正人君子,还自嘲说是个废人,这让赵翠有些不好意思。

  赵翠听到后,脸上露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原来不是睡同一张床……但她还是有些羞意,毕竟要跟刚相处一天的男人在同个房间里睡觉,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王再三坚持,还说前段时间小区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盗窃,甚至差点杀死房主。

  赵翠害怕了,加上又有惊雷炸响,她这才慌乱的答应下来。

  老王心底暗暗高兴,只要人来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张床上去。

  小翠来到老王房间,他果真坐在轮椅上,并执意要求赵翠上床睡觉。

  赵翠原本还推脱自己坐着睡,但坚持不过老王,没办法就上床了。

  在赵翠上床后,老王坐在轮椅上闭眼休息,可他的精神专注在床上的动静。

  他能听到赵翠窸窸窣窣翻来覆去的声音,起初他以为是害怕雷声,可渐渐又觉得不像。

  半个小时过去后,赵翠依旧没睡着,于是老王也睁开了眼睛。

  “小翠,睡不着吗?”赵翠低语了声。

  “恩。

  ”老王年长赵翠二十多岁,那里还看不出她的心思。

  眼珠子稍微一转,老王就明白了赵翠的心思。

  “我听家政说你还有个二岁儿子,你是不是想儿子了?如果想的话,你可以接过来。

  ”“不……不好吧。

  ”赵翠被一语猜透了心思,连忙摆手拒绝。

  包吃包住每月还拿走五千块钱,如果把儿子过来的话,自己到底是照顾老王,还是照顾自己儿子啊。

  但老王并不介意这个,他说,“带过来吧,你儿子二岁这个年纪正是需要母爱的时候,你要是缺钱的话,跟我说,反正钱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老王说的很真诚,这不是在套路赵翠,他是真这么想的。

  老婆儿子都没了,他留钱还有什么用,如果真能帮助赵翠母子的话,他不介意花些钱。

  赵翠从话里感受到了老王的真诚,所以她特别感激,她相信老王是好人。

  只是感激和相信并不能让她厚颜无耻的接受,所以她再次拒绝。

  可拒绝的话再多也抵不过老王近乎执拗的坚持,她最终只好感激的答应下来。

  “行了,早点睡吧,时间不早了,明天就把孩子接过来吧,有个小孩也热闹。

  ”老王闭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脸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温馨笑容。

  望着老王脸上的笑容,赵翠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了来自一个外人的无私关爱。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在,再而三的怀疑老王动机不纯,她心里特别愧疚。

  尤其对方还是个残疾人,自己竟然还腆着脸让他睡在轮椅上。

  想到这,赵翠心中一暖,说道:“王叔,要不……你到床来睡吧!”老王刚有点睡意,让这话顿时给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许的,我不是这样的人。

  ”赵翠顿时大羞,语气中充满了羞涩,“不是你想的那样睡觉呢,你误会了……”老王有些小失望,不过还是笑着装模作样的拒绝。

  这次赵翠挺坚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张单人床,两人即便一人一边,中间就没多少距离了。

  随着雷声的越来越密集,赵翠娇躯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老王转过身看了眼瑟瑟发抖的赵翠,他头脑一热,直接伸手从她后背把人给强行搂在了怀里。

  “小翠,别怕,有王叔在。

  ”被老王这一搂,赵翠倒是真不害怕了。

  可就这么被搂着,浑身有点不自在。

  她想要拒绝,可是雷声轰鸣,每一道雷炸起都让她不自禁的回忆起当初大树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体。

  想起来那个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离开老王那火热的怀抱。

  渐渐的,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王也没有过分的行为。

  她琢磨着,老王应该就是单纯的一种保护她。

  可随后,她又想挣脱老王的怀抱了。

  因为她感受到背后抱着自己的老王,又暴躁了。

  而且那狰狞的小老王,竟然刚好从她身后顶到了神秘花园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456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534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499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79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285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406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569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