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新手必看

房间内,何洁掀起半边衣服,拿着药膏在上身涂着。

  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处肿起了一大块红色。

  这是她今天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让蜜蜂蜇到了。

  她手法轻柔,修长的玉指在那处轻轻掠过。

  可她没有发现,房门外有一双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她。

  门口的孙斌看着何洁的前面,不停的咽着口水。

  何洁是他嫂子,今年25岁,拥有漂亮的脸蛋,洁白的肌肤,高挑的身材,让人看了忍不住想犯罪。

  两年前,孙斌得父母和哥哥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只留下他和嫂子。

  他受不了刺激,变成了傻子。

  嫂子为了照顾他,不顾娘家人得反对,留在了他家。

  可就在前阵子,孙斌摔了一跤之后,脑子正常了。

  他想告诉嫂子,又怕嫂子知道他正常后会离开他改嫁,所以瞒了下来。

  尤其嫂子把他当小孩一样照顾,让他发现当傻子真好。

  房间里,何洁还在涂着药,那流露的风景,看的孙斌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也有了反应。

  他想了想之后,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啊!小斌你怎么进来了?”何洁抬头看到孙斌进来,神色一慌,赶紧用手护在了前面。

  “嫂子,小斌看到你这里肿了,是不是很疼呀?小斌帮你摸摸,摸摸就不疼了。

  ”孙斌一脸心疼的指着何洁前面,直接走过去,伸出了手。

  “小斌,嫂子自己……”何洁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是孙斌已经和小孩子一样把她的手拉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她的伤口。

  “好软!好舒服!”那温热,柔软的手感让孙斌口干舌燥,不着痕迹的加大了一点力度。

  “嗯……”何洁这些年一直都没有过男人,此时突然被孙斌碰到她这么敏感的地方,让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孙斌没想到嫂子这么敏感,这一声不仅让他心痒痒的。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

  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应,张开嘴就凑了上去。

  “小斌,不……”何洁想要阻止,但是传来的感觉,让她感觉有一道电流划过身体,又酥又麻,舒服的差点叫出了声。

  “嫂子,好点了吗?”孙斌亲了几口之后,抬起头,一脸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谢谢小斌。

  ”何洁不忍让孙斌担心,点头说道。

  “嗯,那小斌再帮嫂子弄一下就可以全好了。

  ”孙斌说完后一口凑了上去。

  “嗯…”何洁在他强烈的刺激下,忍不出发出了声。

  独守空房多年的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心底的渴望此时全被孙斌给撩了起来,让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孙斌的头。

  过了片刻,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冲动,对孙斌说道:“小斌,嫂子另外一边也难受呢,你帮下嫂子吧…”孙斌点了点头,对着另外一边凑了上去……“唔…”何洁发出满足的声音,一脸的陶醉。

  她双手下意识的抓住孙斌的脑袋,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得到满足。

  孙斌乐了,没想到嫂子这么主动,动作也是越来越大。

  何洁满脸绯红,双眼渐渐迷离,被孙斌刺激不行。

  孙斌也越发难受,起了反应,还触碰到了她的身体。

  “啊……”这突如其来的触碰,让何洁发出一声满足的哼叫。

  那里传来一阵阵感觉,让何洁一脸痴迷的低头往孙斌那处看了过去。

  多年没尝到荤味的她有着那么一点冲动,想用手去抓那个东西,然后给自己好好的排解一下。

  越是这么想,何洁那里更加难受了,身体不自觉的有了动作。

  孙斌看到何洁的变化,心底乐开了花。

  他很想占有她。

  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的一次冲动让何洁永远的离开他。

  “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哪里也不舒服啊?让小斌也帮帮你吧。

  ”(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孙斌抬头看了一眼何洁,然后就伸手准备去脱何洁的裤子。

  “啊?”何洁心里一惊。

  此时的行为,已经让她感觉很羞耻了。

  要是让孙斌碰她那里,她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丈夫。

  “小斌,嫂子的腿没有不舒服,现在去给你做饭。

  ”何洁神色慌乱的看了眼孙斌,红着脸跑出了房间。

  空荡的房间里只剩下孙斌一人,他有些懊恼自己太急了。

  很快嫂子做好了午饭,招呼孙斌出来吃饭,因为刚才的事,气氛异常的尴尬。

  午饭后两人去了地里干活,到了傍晚的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

  两人也没带雨具出门,跑到家之后已经淋成落汤鸡。

  孙斌的起居生活一直是何洁在照顾,她怕孙斌着凉,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赶紧帮孙斌找了套干净的衣服裤子。

  “小斌,赶紧把衣服脱了换上。

  ”何洁把衣服递过去之后催促道。

  孙斌接过衣服,发现何洁身上的衣服几乎成了半透明的,看得他喉咙发干,瞬间就起了反应。

  何洁看到了孙斌的变化,一时愣在了原地。

  孙斌心生一计,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脱的干干净净。

  “啊……”何洁看到突然暴露在视线里的东西,又羞又急,“小斌,你怎么在这里脱衣服!”“嫂子,不是你让小斌赶紧脱掉的嘛。

  ”孙斌撅着嘴,一脸委屈的说道。

  何洁一时无言以对,特别是看到孙斌委屈的样子之后,心马上就软了下来,“那你快点穿上干衣服。

  ”说完之后她就转过身去,但是眼睛却忍不住的往孙斌那里瞟。

  她已经好几年没看过男人那里了,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幻想一下来排解自己。

  此时突然看到,她感觉自己对那事有了渴望……“嫂子,我穿好了。

  ”突然,耳边传来了孙斌的声音。

  何洁发现自己居然看着孙斌那里失神了,脸色红的要滴出血来,也不敢看孙斌,直接到厨房做饭去了。

  转眼就到了晚上,外面依然在下着雨,还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孙斌躺在床上回忆起白天发生的美好,怎么也睡不着。

  这时,房门外隐约传来一阵女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孙斌翻身下床,循着声音走到嫂子的房门口,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小斌,给我,给我,嫂子想要……”孙斌听到这是何洁的声音之后,身体一震。

  看来嫂子是白天受了刺激,晚上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始自己动手解决了,而且还叫着他的名字。

  孙斌从门缝里一看,嫂子的床挂了蚊帐,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一阵阵的叫声。

  他听的心里抓狂,想了想之后,伸手敲了敲门,“嫂子,快开门。

  ”“小斌,怎么了?”房间里传来何洁有些慌乱的声音。

  孙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此时的她呼吸依旧有些急促,穿着一条素色的睡裙。

  她白皙的小脸上染着诱人的绯红,前面的头发被沁出的细汗粘在了额前,媚态横生。

  孙斌咽了咽口水,然后一把撞进了何洁的怀里,在她的上身不停磨蹭。

  “啊!小斌,你这是干嘛?”何洁忍不住闷哼一声,然后推开孙斌。

  “嫂子,打雷,小斌怕、小斌要和你一起睡。

  ”孙斌一脸害怕的看着何洁。

  何洁本想拒绝,但是看到孙斌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心有不忍便答应了下来。

  孙斌眼底闪过一抹坏笑,跟着何洁走到了床边。

  何洁先爬上了床,可是还没坐稳就又吓了一跳:“小斌、你脱衣服干嘛?”“睡觉呀,小斌每次睡觉都要脱光光的呀,嫂子你怎么不脱?是不是要小斌帮你?”孙斌装傻,然后指着何洁的衣服就要动手。

  何洁大羞,一边躲闪一边安慰道:“小斌你先睡,等会嫂子自己脱。

  ”何洁看孙斌没有纠缠了,心里松了口气,可是紧接着孙斌就抱上了她,整个人睡在了她的怀里,脑袋更是枕在了她胸口。

  “嫂子,小斌抱着你睡就不怕的打雷了。

  ”孙斌装作软软糯糯的说道。

  何洁虽然有些不适,但是又不忍心拒绝。

  毕竟这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在一个床上,还是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

  “嫂子,你身上好香呀!”孙斌的脑袋死死的贴着何洁,一股淡淡的体香传来。

  “小斌,听话,快睡!”何洁刚刚自己解决到一半,被孙斌敲门打断,本来身体就难受。

  此时听到这充满刺激的话,让她更加难受了,尤其是孙斌说话的时候,那喷薄出的热气时刻在刺激着她。

  

看到小麦妈有点出神,夏雪改了话题,“嫂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小麦妈收回心思,脸一红,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漂亮的小盒子,“夏雪,你比嫂子读书多,帮我看看这上面的说明书,这小东西咋用啊?”唐浩东从床下悄悄探出头,看了一眼,那个盒子竟然是小麦委托自己带回来的,只不过,现在,盒子打开了,里面装的东西竟然是——快乐器!老天,小麦怎么给他妈带这东西?难道麦圈叔男性功能丧失了?夏雪看到这东西,大吃一惊,脸上一红,“嫂子,你怎么拿个这东西?被大哥看到了,还不打死你?”小麦妈哼了一声说:“就他那身子骨,还打我?被苟家兄弟这一顿爆揍,至少要躺半个月才能缓过来啊。

  说明书上说这东西是自动的,可我咋不会使用呢?”夏雪接过来看了看,扑哧一笑,“嫂子,这里需要填装电池才行哦。

  这不是有开关吗?装上电池,就可以用了。

  ”小麦妈走后,唐浩东从床下钻出来,跟夏雪又说了会儿话,也告辞了。

  从夏雪家里出来,想起麦圈挨揍了,就过来看看他的伤势怎样了。

  麦圈受了伤,浑身骨头散了架,青肿部位不下十几处,虽然涂了药,但是浑身疼的下不了床。

  麦圈听到有人敲门(两根一起插进去),就朝另个房间喊道:“琴,有人敲门。

  ”小麦妈正偷偷使用道具,正在关键时候,没有听到麦圈的说话声,所以没有回答。

  麦圈骂道:“你这败家娘们,弄个假东西,自己捅得这么带劲啊?有人来敲门,没听见啊?”麦圈猜到,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一定是偷偷尝试女儿买的那假东西去了。

  心中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这几年自己身体不行了,老婆正值虎狼之年,必须解决生理问题。

  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样也好,免得她红杏出墙,给自己带了绿帽子。

  这一次,小麦妈终于听见了,答应了一声,赶紧下床来开院门。

  她以为,可能是夏雪抱着孩子过来了。

  谁料开门后,发现居然是唐浩东。

  “东子,是你?”小麦妈感到有点意外。

  唐浩东说:“是啊。

  麦婶。

  麦叔不是受伤了吗,我过来看看他。

  ”“那快进来吧。

  ”小麦妈领着唐浩东来到屋里,麦圈现在对唐浩东态度比以前好多了,“东子,是你啊。

  快坐。

  吃饭没有?”唐浩东说:“麦圈叔伤势怎样?”麦圈说:“全是外伤,医生给擦了药,让我躺着休息。

  只是,这浑身疼啊。

  ”麦圈微微一翻身,就疼得呲牙裂嘴。

  “东子,听说今天下午你把那俩小子揍了,我心里挺痛快。

  ”“麦圈叔,咱们是邻居,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

  我打他个满地找牙。

  ”唐浩东说道。

  麦圈欣慰地笑笑,说了一会儿话,因为伤痛,麦圈合上眼睛睡了。

  小麦妈就让唐浩东来到自己那屋,“东子,你这次回来,就不回部队了吧?是不是打算翻盖房子,娶媳妇生孩子啊?”唐浩东淡淡一笑,说:“麦婶,我暂时还没有想那么多,不管是翻盖房子还是结婚生子,都离不开钱。

  我现在还没有一份正式工作,我打算先把咱们村药材运输承包下来。

  攒点钱再说吧。

  ”小麦妈赞成说:“这个想法不错,多挣点钱,以后也搬到香江去。

  跟我们小麦做邻居。

  ”唐浩东又问:“麦婶,小麦和米自强结婚都两年多了吧?怎么也不见小麦抱孩子?”小麦妈说:“他们小两口,都挺有上进心,打算多攒点钱,先把买房子的贷款还清了,再要孩子。

  ”唐浩东又说:“我听小麦说,她现在是公司技术科的副科长,待遇挺不错的。

  等以后要了孩子,可以把你们二老接到城里,你们帮着带孩子,他们继续创业。

  以后,积累了经验和资金,还可以自己当老板的。

  ”小麦妈见唐浩东一直关注,打听小麦的事情,猜想他心中一定还惦记着小麦,轻叹一声说:“东子,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我家小麦,自强虽然说也很不错,但是跟你比起来,婶我更喜欢你。

  可惜,有一些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

  小麦在城里认识的女孩子多,我让他帮你好好物色一个。

  你年纪也不小了,唐姐姐不在人世了,我们这些老街坊都要尽一些微薄之力。

  ”唐浩东从小麦家出来,又来到田蕊家,田蕊正在家里做饭。

  “嫂子,真香啊。

  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饿啊。

  ”唐浩东凑过来,提鼻子在田蕊身上闻来闻去。

  “你……肚子饿了,闻我干什么?再说,今天我也没说请你吃饭啊。

  ”田蕊娇嗔道。

  确实,这几天,唐浩东从来没有接到过田蕊的约请,每次都是他自己要来的。

  他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嫂子,你看你弄这么多菜,你一个人吃不掉岂不是浪费?”田蕊却说:“谁说我吃不掉,吃不掉,明天可以接着吃。

  ”唐浩东又说:“嫂子,咱们马上就去香江了,这些菜岂不是浪费了?”唐浩东今天下午已经跟田蕊说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后要承包葫芦山药材运输,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个办事处,让田蕊常驻那里,给自己负责账目。

  田蕊当时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谁答应跟你去香江了?我哪儿都不去。

  ”田蕊似笑非笑地说。

  唐浩东急忙说:“好嫂子,你可是答应我的。

  你要是不去帮忙,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忙得过来啊?”“这个事,我还得再想想。

  ”田蕊说着,将弄好的几样炒菜摆上桌。

  唐浩东自己拿了筷子,打开酒瓶子,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坐下就连吃带喝起来。

  期间,田蕊的电话响了,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电话,询问姐姐现在有没有对象,自己认识一个条件很不错的成功人士,想给姐姐介绍一下。

  田蕊说:“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田蕊挂了电话,唐浩东对她说:“嫂子,你家里人催你找对象了?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等到了香江,我就天天守着你,你要谈恋爱,也只能跟我谈。

  ”田蕊骂道:“你这坏小子,真不要脸,我比你大好几岁,真要是嫁给你,还不让人笑话死?”唐浩东摇摇头说:“你要嫁人只能嫁给我,要是不想嫁给我,咱俩就这样耗着。

  一直耗到老,等你觉得咱俩年龄差不多合适了,我们俩再办喜事。

  ”“呸,就是老死,我还是比你大好几岁。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别废话了,赶紧吃饭。

  ”田蕊说道。

  “急啥,时间早着呢。

  ”唐浩东慢悠悠咽了一口酒。

  “不早了,今天晚上你还想住我家啊?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的。

  ”田蕊说。

  唐浩东摇头,“我家漏雨,不能住啊。

  前天,我不想过来,还不是你非要我来你家住的吗?”田蕊道:“那天,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回来,今天不同了。

  你少给我惹事。

  ”唐浩东满不在乎说:“他们管得着我们吗?要是谁敢闲言碎语嚼舌头,我……”“你想干嘛?你还敢发横?”“那倒不至于,大不了,村里以后的运输,我不管了。

  让她们采的药材全都烂在家里。

  ”唐浩东笑眯眯地说。

  “你这坏蛋,你敢!”田蕊举拳欲打。

  唐浩东一缩脖子,身子往下一滑,屁股离开椅子躲开了。

  田蕊一拳打孔,唐浩东哈哈笑着坐回来,谁料,田蕊小脚轻轻一挑,将他屁股下的椅子踢开了,唐浩东没留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蕊得意地捂着嘴巴就乐。

  唐浩东摇摇头,苦笑说:“好疼。

  ”一抬头,正好可以看到裙内的风光。

  坐在沙发上的田蕊因为高兴,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这坏蛋,蹲个大屁股蹲,笑死我了。

  ”田蕊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春光泄露。

  唐浩东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不甘心就此罢休,只见他灵机一动坏点子就冒了出来,忽然站起来,朝田蕊扑过来,口里喊道:“看我怎样报复你。

  ”说罢,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过来。

  田蕊没想到唐浩东要报复自己,担心被他占了便宜,吓得连忙往后仰,这一来,田蕊因为下意识地抬高了双腿,顿时她裙下那成熟风光便完全地展露出来了!“啊!”唐浩东几乎要喊出来了!因为向前冲,他的脸几乎钻进了田蕊的裙子里,扑面而来成熟女性特有的体香,几乎让他窒息,唐浩东开始流鼻血了,不是没见过女人,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

  看到唐浩东神情僵硬,眼珠子对着自己猛看,田蕊终于发现不对,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夹紧双腿,差点将唐浩东的头夹在了自己的两腿间。

  唐浩东脑门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田蕊对唐浩东娇嗔道:“小坏蛋,你看够了没有?”“还没呢……不过,你敲得我好疼。

  ”唐浩东坏笑着轻声叫道。

  “活该!”田蕊看着唐浩东那双火辣辣的眼睛,脸上一片滚烫,下意识将目光移开。

  时间仿佛静止,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都没话可说了,唐浩东忽然张开手臂抱过来。

  外面天色已黑,田蕊不敢发出声音,怕被胡同过路的人听到。

  咔嚓,唐浩东居然弄灭了沙发旁边的电灯开关。

  屋里一下黑下来,同时,田蕊上衣的钮扣被解开,田蕊一阵害怕,“浩东,不要!求求你,我们不能这样……”“田蕊,我忍不住了,你就给了我吧。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会娶了你,老支书已经同意了,你就别折磨我了。

  ”唐浩东恳求着,用力一拉,嘶啦一声,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内衣的背钩也弄断了,他那火热的身躯山一样压到了她的身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161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693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636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317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21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0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216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