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三 上 悠 亞 無碼,新手必看

杨小雪个子不矮,一米七左右,虽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却也掩饰不住那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免费的么?”被李耐这么一说,杨小雪竟然有些意动了,将信将疑问道。

  李耐本是随口一说,根本没奢望能帮“村花”检查身体,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听她的语气,似乎有戏?心中一阵激动,李耐忙不迭点头:“自然是免费的!”杨小雪性子矜持,平时和男人话都不多说,唯独今天却像是着了魔一般,李耐给桂芳嫂检查身体的那一幕不断再脑海中闪现,让她既面红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杨小雪羞红着脸微微点头:“那……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听到杨小雪竟然真的答应了,李耐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急忙笑眯眯地将她迎进了小诊所。

  “李耐,把门和窗都关好。

  ”刚一进屋,杨小雪就羞红着小脸吩咐李耐道,她可不希望自己检查身体被别人看到。

  李耐笑吟吟地应了一声,关门拉窗之后,便带着杨小雪进了里屋。

  杨小雪俏生生地杵在原地,臻首微低,俏脸泛红,双手放在身前轻轻搅动着,看起来紧张极了。

  杨小雪虽然不施粉黛,但长相不比城市里那一个个浓妆艳抹的美女差,而她身上那种清纯羞涩的气质,也是一般庸脂俗粉完全不具备的。

  灯光昏黄,气氛暧昧,杨小雪的眼神闪动着,光洁的额头也因为紧张而沁出了丝丝细汗。

  这般好似出水芙蓉的美景,让李耐不禁有些看痴了。

  “你愣着干嘛?”见李耐在发呆,杨小雪红着脸翻了个白眼嗔道,更显风情万种,就如同一只等不及让人采摘的蜜桃一般。

  李耐这才回过神来,笑嘻嘻地指了指里屋的大炕:“嗯嗯,咱们现在就开始,你先躺炕上去吧。

  ”杨小雪心脏怦怦直跳,紧张到了极点,但还是按照李耐的话,脱鞋躺在了炕上。

  李耐心动不已,快步走来在她身边坐下,开始上下打量这位村花。

  杨小雪今天没有穿袜子,双脚小巧玲珑,雪白晶莹,就如同一件完美的工艺品般,让李耐有种想要好好把玩一番的冲动。

  因为要下地的缘故,杨小雪穿着很是朴素的粗布衣裤,但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双腿交汇处,有着一处微微鼓起的神秘三角地带,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眼神一片火热。

  “李耐,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不然我就去村长那里告状!”杨小雪闭上了眼睛,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睁眼,认真地说道。

  她的可爱模样让李耐哑然失笑。

  既然答应了自己这所谓的“免费检查”,就相当于是给了自己光明正大吃豆腐的机会,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之后的一切行为,都能解释为“检查身体”。

  然而为了让小雪放心,李耐还是脸色一正应了一声,前者这才点头,旋即缓缓闭上了双眸。

  “我先用我家祖传的按摩法来帮你按摩一遍,检查有没有外伤。

  ”李耐心中暗喜,说了一声之后,便缓缓将手向炕上躺着的绝色尤物伸去。

  李耐采取了从下到上的顺序,先轻轻抓住了小雪的一对玉足,然后抱入了怀中。

  杨小雪的玉足入手温润,柔弱无骨,一丝异味也没有,反倒有种迷人的芬芳,令人心醉。

  好在李耐的定性够强,否则的话,真想直接含在嘴里吸吮那十个晶莹剔透的可爱脚趾。

  忍住了心底的冲动,李耐开始用手轻轻按摩小雪的脚掌,那双柔软的玉足在他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

  “嗯……”被李耐摸索着小脚,杨小雪只感觉有热流从双脚传遍全身,那股微微的酥麻之感,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小雪,你的脾胃有点不好,平时要多注意饮食啊……”“肝火也比较旺盛,少吃辛辣油腻,多吃水果蔬菜。

  ”李耐絮絮叨叨地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停,翻来覆去地按摩着那柔软的小脚。

  在李耐一双大手的搓揉下,杨小雪俏脸绯红,舒服地紧闭双眸,娇躯紧绷,时不时就会从鼻腔中哼出一两声惹人遐想的呻吟。

  在这种诱惑下,李耐的呼吸也逐渐沉重了起来,那处有了抬头的趋势。

  “小雪,把衣服脱了吧,可以全身检查了。

  ”咽了口吐沫,李耐目光火热的轻声说道。

  杨小雪此时已经尝到了甜头,听到李耐的话也只是稍微犹豫了片刻,便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开始脱衣。

  上衣,裤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杨小雪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剥落,最终只剩下了最贴身的胸衣和内裤。

  杨小雪的皮肤极白嫩,如同羊脂玉般,泛着动人的光泽。

  因为害羞的缘故,她双手环在胸前,遮住了那挺拔的丰满,长腿微微夹紧,包裹在布片中的神秘之处若隐若现。

  这具几近完美的娇躯李耐幻想了许多年,今天终于得见。

  “躺好,我帮你检查身体。

  ”李耐的声音有些颤抖,杨小雪更是羞臊的不敢多言,脑子一片空白,李耐说了,她便照做。

  娇躯火热,李耐的心头更热,他的一双大手开始在杨小雪娇躯上游走起来,从小腿开始逐渐往上,紧致的大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杨小雪年纪(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不大,胸部却发育的异常成熟,手掌缓缓覆盖,即便被胸衣所包裹,李耐还是感觉到了极度的柔软和弹性。

  杨小雪呻吟一声,娇躯忽然绷紧,两条大长腿也紧紧夹在了一起,她只感觉快感如同浪潮般一波一波袭来,腿根处也洇透了起来。

  反正也到这一步了,一不做二不休,李耐忽然间张开双掌,直接将那完全覆盖,然后开始轻轻摸索了起来。

  杨小雪如同喝醉酒般俏脸酡红,随着李耐的动作,发出了一声又一声令人心颤的美妙呻吟,小腹处也越来越热,越来越泥泞。

  “小雪,舒服吗?”李耐问着,一只手开始去扒杨小雪的胸衣带子,另一只手也顺势向她下面爬去。

  “不要……”似乎察觉到了李耐的意图,杨小雪忽然间用腿夹住了李耐的手,睁眼看着他,美眸中满是哀求之色。

  “小雪,放轻松,这是在帮你检查身体,你没看到之前桂芳嫂也是这样嘛?”李耐急忙轻声安抚道。

  “唔,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占我便宜……”杨小雪的眼神再一次迷离了起来,如同梦呓般喘息着说了一声后,夹紧的双腿缓缓松了开来。

  没有了束缚,李耐心中一喜,大手直接覆上了那块鼓鼓的三角区域,然后轻轻一划。

  杨小雪高亢的叫了一声,娇躯弓了起来,甚至在微微颤抖。

  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飞上云巅一般!划过那浅浅的神秘沟壑时,李耐感觉到指尖一阵火热,同时有了微微的潮意。

  着魔一般,李耐把指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只有淡淡的腥臊味道,更多的,则是一股难以言喻的处子幽香。

  这股味道将李耐内心的火种彻底点燃,他将手掌竖起,然后开始在那里轻轻摩擦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将小雪的肩带拽下。

  一挣脱束缚蹦了出来,微微颤抖着,李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手指夹住一点,然后轻轻捻着。

  “李耐,不要这样……”触电般的感觉让杨小雪身体簌簌颤抖着,混乱的意识竟然出现了片刻清醒,挣扎着想要推开李耐。

  然而李耐早已把住了她上下两处命门,只是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和力度而已,杨小雪便全身绵软,泄去了全部力气。

  上下其动,杨小雪这种未经人事的处女又怎么受得了?李耐沉重的呼吸声,杨小雪接连不断的哼唧声、呻吟声响成了一片,连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李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小雪那里已经洇透,一片泥泞。

  “小雪,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肿痛?”喘着粗气,李耐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捏了捏杨小雪的柔软。

  杨小雪早已迷失,轻轻点头。

  “这是病,得经常按摩才能治,以后我可以帮你。

  ”李耐声音低沉,站在地上,用手肘分开了杨小雪的双腿,然后向前挤了挤,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握住了杨小雪。

  火热又柔软,触电般的快感让李耐一哆嗦,忍不住微微挺身,那一层布料凹陷了进去,竟然挺进去了些许。

  “嘶——”李耐倒抽一口冷气,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泄如注的冲动,还好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杨小雪早已经在快感中迷失,玉颈高仰,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李耐的腰身还往回勾了勾。

  “小雪,舒服么?”李耐喘息着问道,杨小雪红润的小嘴微张,轻轻点头。

  “脱了吧,我给你做和桂芳嫂一样的检查,好不好?”“嗯……”欲火攻心,平日里的矜持早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杨小雪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李耐心中一喜,动作利落,直接将那已经浸透的最后一层布料褪下,然后目光火热地低头看去。

  

欧式风格的酒店大床上。

  男人拥着女人,声音略微低哑暗沉,“今晚满足你,嗯?”。

  听到男人的话,夏念白身子微微僵住了片刻,脸上有几分微红,“不要。

  ”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男人不爱她,但听到他的声音,夏念白心里还存着几分侥幸,也许,他有那么一点爱她。

  对于她的拒绝,萧俊轩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拉着她去了浴室。

  黑眸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命令道,“去把衣服脱了。

  ”夏念白有些害羞,但还是很听话的将衣服脱了,黑色裸肩连衣裙,拉链在身后,反手够了几次。

  她抬眸看着他,小声开口请求,“能帮我么?”对于她的生涩和胆怯,萧俊轩倒是冷笑一声,讽刺道,“夏念白,我们是第一次?”这话让夏念白脸色通红,她微微低着头,咬唇,有些委屈。

  身后微微传来凉意,夏念白愣了一下,耳边传来萧俊轩的声音,没多少情绪,“去洗!”拉链被他拉开,丢下一句话,他人已经出了浴室。

  夏念白站在浴室里,微微将目光投到玻璃镜中的自己身上,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因为刚才萧俊轩的话,让她脸上染了几分红晕,显得格外诱人。

  这样的自己,他为什么不喜欢呢?夏念白想不通,也不得而知。

  简单冲洗了一下,裹着浴巾出了浴室,欧式大床上,萧俊轩已经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无一物。

  怎么脱了?夏念白低头,白嫩的小手拽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了,但…..“过来!”他开了口,语调依旧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着浴巾,娇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声音轻微道,“我….”余光落在他的那处,她微微咬唇。

  “过来!”见她一直踌躇,萧俊轩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近自己。

  两人气息靠近,鼻翼相接,他凑近她,亲吻她的唇,略微带着几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拨,半骑在他身上,微微扭动着身子,撩拨间,她身上裹着的浴巾已经滑落了。

  他略微带着薄茧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拨。

  有些人类最原始的东西被撩拨起来,萧俊轩猛然的翻身,将女人压在了下面,炙热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顺着她的身体一路向下。

  夏念白紧紧咬唇,隐忍着喉咙里的那些压抑的声音。

  猛然浑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时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男人伏下去……他竟然真的….“不要….啊!”那些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夏念白被触电一样的感觉刺激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给几个女人这样过,但夏念白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萧俊轩喜欢这个女人的身体,她身上有着男人对致命的诱惑,目光落在她潮红的脸上,他俊朗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舒服么?”就这么直白毫无悬念的问了出来。

  夏念白微微点头,脸上的红晕没有散开,心里淡淡的苦涩开始蔓延,在他看来,她和他身边无数女人一样,仅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给他带来快感的女人。

  搂着她娇小的身子,试着融入她的身体。

  夏念白惊愣了片刻,这个姿势…..“俊轩…..啊!”话没说出来,他已经进去了,他们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姿势,所以,夏念白觉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后,他松开她去了浴室冲洗身子。

  昏暗的灯光下,夏念白听着浴室里的水声。

  心口开始堵得格外难受,他们这算什么?偷情?扯过浴巾遮挡着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门口。

  浴室门没有关,萧俊轩赤身站在花洒下,背对着门,夏念白能看见的是他健朗修长的身形,男子俊美,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顾水珠溅在她身上,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身体相互触碰,感觉格外清晰。

  萧俊轩身子一顿,耳边传来女人请求的声音,“今晚能不能陪我?”这话,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头微蹙,声音低沉磁性,“还想要一次?”夏念白:“……”他们之间,似乎只有身体交流了。

  松开他,她乖巧的低头将身体洗净,转身出了浴室。

  不久萧俊轩从浴室里出来了,淡定从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任由心口隐隐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衬衫,黑发被特意打理过,一丝不苟,俊美无双,一贯的冷酷冰凉。

  “时间不早(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了,我先走了。

  ”又是这句话,不重不轻的,他就将她丢在酒店,独自离开。

  夏念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太多,太复杂。

  见她没说话,萧俊轩回头看了过来,见女人一双黑眸看着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动,走向她,微微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乖,我得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别无情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显得那么动听。

  他没有做过多留念,转身离开。

  “萧俊轩!”他还没走到门口,夏念白便开口叫了出来,她跳下床,身上还裹着浴巾。

  看着他,她红了眼,隐忍了很久的疼苦终究是到了极限了。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挑眉,“怎么了?”她失笑,伴着眼泪流了出来,声音哽咽,“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过我吧!”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把她逼疯了。

  看着她哭,萧俊轩没多少情绪,只是眉头蹙了起来,声音隐隐冷了几分,“钱不够花了?还是要换车?”呵呵….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钱?车?在他看来,她每次闹,每次想要离开就是为了要钱,换车?只是一瞬间,夏念白放弃同他多说了,她平静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还在等你。

  ”走到这一步,是她活该,她认了。

  见她如此,萧俊轩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手表,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去了。

  未曾多说,他转身,离开,不做丝毫停留。

  和萧俊轩认识,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却是他有意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萧俊轩捡走。

  第一次给了他,后来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顺理成章了,他给她钱,车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给她买。

  萧俊轩是个豪爽的人,对于夏念白他从不吝啬,他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独不给她爱,准确来说,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给她,连心疼,他对她都没有。

  夏念白想过,如果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们之间没有别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着他。

  可是明天,萧俊轩要结婚了。

  新娘是萧家世交莫家的宝贝女儿,莫语儿。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她算什么?一个暖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尊严,做不到陪着他上演三个人的追逐游戏。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着包出了酒店,整个房间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萧俊轩刚才那场鱼水之欢后留下的暧昧味道。

  她没办法独自一个人在酒店里嗅着这些味道入睡。

  刚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站,夏念白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是银行到账提示。

  夏念白没看,她知道,是萧俊轩转给她的钱。

  几乎每次都一样,做完后,他给她一笔钱,只多不少。

  呵呵!她和鸡有区别么?没有吧!…….翌日。

  是萧俊轩和莫语儿的婚礼,这场婚礼在一个月前就被媒体宣传得沸沸扬扬了,无论是婚礼现场的奢华还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众里,都成为了一种期待。

  

(秦桧儿子怎么死的)男性更在乎肉体出轨女性不太在乎男性的肉体出轨,她们更在乎伴侣是否在精神上背叛了她们,男性则比较务实,他们觉得只要彼此没有跨过肉体的界限,还是可以原谅的。

  大量的以往研究证据都指向同一个结果:男性对伴侣的肉体出轨反应强烈,而女性对伴侣的精神出轨反应强烈。

   男性倾向于发生关系进化心理学认为,用一种亲代投资理论可以解释这种差异。

  人类都有最大程度上使自己的基因繁衍下去的本能,而在繁殖后代的过程中,父辈和母辈所投入的精力是不同的。

  男性的生育机会远远高于女性,他们倾向于与很多女性发生关系,而较少参与对后代的抚养;而女性每一次生育机会都比较宝贵,她们会花更多的精力照顾和抚养子女。

   女性可确定孩子归属这种差异也影响了他们对于伴侣出轨后的嫉妒,女性对于孩子是属于自己的有100%的肯定,而男性则不能完全保证妻子生的孩子是自己的,因此他们对妻子的肉体出轨非常敏感;相反,女性则害怕丈夫在情感上遗弃自己,从而使孩子的抚养遭到困难,因此她们非常惧怕丈夫的感情出轨。

  这个“基因决定一切”的观点有大量实验支持,比如用皮肤电记录被试的生理变化,就可以发现想象伴侣出轨时情绪的性别差异。

   实验证结论不全适用然而,很多研究发现,除了这种性别差异之外,同性别之间也有差异。

  也就是说,性别不能解释所有的差异来源。

  最近发表在美国《心理科学》杂志上的一个研究报告将被试按照情感依恋类型分为两组:一组是对待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另一组是有安全感依恋的被试,然后比较两组对待伴侣出轨的反应。

  结果验证了刚才提到的经久不衰的研究结论:报告中男性对肉体出轨更敏感的被试是女性的4倍。

  然而,研究还发现安全依恋需求高的被试,即使是男性被试,对情感出轨的敏感性也高于对肉体出轨的敏感性;而对待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即使是女性,对肉体出轨的敏感性也更高。

   思维方式决定对待出轨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更注重伴侣关系中与性有关的一面,而忽视与伴侣的情感交流,因此更在意对方的感情出轨。

  同时,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通常较没有安全感,所以防御机制使其保持与他人的情感距离,拒绝亲密。

  这个研究结果告诉我们,并不是“屁股决定脑袋”,而是“脑袋决定行为”。

  你是怎么对待感情的,也决定了你遇到伴侣外遇时的反应。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628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1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376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660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346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161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125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1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