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voyeur camsoda,新手必看

“嫂子,你干嘛打我?杨来兴对你那样,我怎么不能对他老婆那样?”我懵完了,看着她也说。

  嫂子的洁齿还咬着嘴唇,听我一问,眨了好几下眼睛,洁齿松开:“我,我,哎呀你还小,不能做这样的事。

  ”我也眨眼睛,这就是她打我的理由?我没有说出口,但却感觉着,嫂子打我这一巴掌,好像是吃醋。

  “疼吗?”嫂子的声音突然又是轻轻柔柔,还抬起手,轻轻地摸着我被她打过的脸颊。

  我摇摇头,笑一下,站起来。

  在嫂子的面前,我觉得我就是男子汉,大声说:“嫂子,走吧。

  ”嫂子也站起来,跟我一起朝山背下山,那边就是生态园。

  下山了,我的手又是往嫂子伸。

  嫂子抿着嘴巴笑,美腮现出深深的酒窝,也说:“尾弟,嫂子又不是城市人,没那样柔弱吧。

  ”她是这样说,但清脆的声音才停止,柔柔的手还是往我的手掌里放。

  我不管她是柔弱还是硬朗,就是怕她摔了还是脚被扭伤了。

  前面的路,有一处被大水冲断,那地方有我一个人高。

  我赶紧跳下去,转身朝着嫂子举起双手。

  嫂子因为登山有点红的俏脸,突然更加红,然后张开一双雪雪的手臂往我趴。

  我眼前一片白,嫂子这么一趴,那鼓鼓的背心口,紧紧地就堵着我的嘴巴。

  好香,真柔!我的感觉相当好。

  双手搂着黑色短裙,一个转身,将她轻轻地放地上。

  天,我又禁不住了,双手还没有放开嫂子,脸却往她幽香浓浓的背心口凑,重重地亲。

  “不不!”嫂子小声叫,但却没有挣扎,瓜子脸也往上抬。

  我亲着美柔的背心口,那股幽香才让我感觉,比春云嫂的香多了。

  “行了!”嫂子忽然大声点。

  我也抬起脸,看着嫂子,瞧她双腮又是浮起红,整齐的洁齿也紧紧地咬着红唇。

  “走吧。

  ”嫂子笑一下,说着抬起手,轻轻地擦着被我亲过的背心口。

  我也点头,知道她还有是我嫂子,不敢超越的想法。

  我们俩才走出下山的弯道,眼前立马就是我们要进去的生态园。

  这个地方,是一位老板跟我们村里承包的,左右和前面都是平缓的山,中间是村里用于灌溉田地的小型水库。

  两年前我哥还没死的时候,这生态园就开始建设了。

  “要能在这里打工,真好。

  ”嫂子站住了,双手整理着有些乱了的披肩长发,笑着也说。

  我也点头,确实是,就我们穷村子的人,能在离村子不远的地方,找一份安逸点的工,谁都高兴。

  “走吧。

  ”我冲着嫂子说,下面的山坡已经很平缓,一口气就走到生态园的大门。

  “真有招工耶。

  ”嫂子小声说,抬手往大门边一块招工广告牌指。

  我笑一下,往大门里走,朝着贴着招工处的屋子走。

  我看着屋子里面有五六个男女,坐在沙发里喝茶。

  走进门就说:“我是来应聘的。

  ”一位看着有三十几岁的光头哥们,手里还端着茶杯,站起来目光闪亮亮,越过我看着我后面的嫂子。

  “你们想应聘什么工?”光头哥问完了,又喝一口茶,才将茶杯放下。

  “我,我什么工都可以。

  ”嫂子说话还有点胆怯的模样。

  我也说:“我来应聘保安。

  ”光头哥笑一下:“女的我们要,(两根一起插进去)你想应聘保安,不行。

  ”“喂,我在省城的大公司,当了两年保安刚刚回来的。

  ”我也大声说。

  “切,你才几岁,就当两年保安了。

  女的我们要,你就不行。

  ”光头哥说着,又往沙发里坐。

  我回头看着嫂子,瞧她却是一脸高兴,但我才不高兴。

  要是她自己到这里,不会被人欺负才怪。

  我才想跟嫂子说不要了,我们回去,却突然发现,一个手里拿着手机,旁边还跟着几个人的老哥们,往这边走了过来。

  这老哥们看见我,先是愣一下才大声叫:“哎哟,叶天!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张开嘴巴笑,这老哥们几个月前才到过省城,跟我二叔喝酒还在他家里住着,是我二叔的战友。

  我回过神:“财叔,我跟我嫂子,想到这里打工,不过他们不要我。

  ”财叔眼睛也往我嫂子转,冲我又问:“你不回省城呀?”我摇摇头,又是笑一下。

  财叔又是点头,往招工处的门外走,大声说:“这两位,让他们进来,叶天当保安,他嫂子安排个好的职位。

  ”嫂子不知道有多乐,反正抬眼看着我,冲我笑得一对酒窝又是特别深。

  财叔说完了,转身冲我笑,然后跟那几个人,又往别的地方走。

  那位光头哥也站起来,冲我说:“靠,你跟老板认识,怎么不说?”我又笑,我那知道财叔就是老板,不过却说:“为什么要说,我来应聘,是凭本事的。

  ”里面坐着喝茶的几位男女都笑,我才不管,和嫂子一起,掏出身份证,登记一下。

  光头哥登记完了,笑着又说:“生态园还得两个月后才上班,时间到我们会通知你们。

  ”“嗯嗯!”嫂子笑着出两声,直点头。

  登记完了,我们俩出了生态园,又往山上走。

  嫂子真高兴呀,走到半山坡,“咯咯咯……”清脆的笑声连续响。

  我也笑,两年没有听到嫂子这样快乐,这样清脆的笑声了。

  她的笑声,我就喜欢听。

  “哎呀,要下雨了,走快点。

  ”嫂子突然说,抬头也往天上看。

  我也是往天上瞧,是有一大片乌云往这边漂了过来,还隐隐地听到雷声。

  是得走快点,我们登上山顶,嫂子也顾不了歇一会,赶紧往山下走。

  来不及了,我们俩才下到半山腰,“轰”地一声炸雷响,然后豆大的雨点就下。

  这半山腰可不是山顶,没有大块的石头避雨,这样大的雨,躲在树下不但躲不了,还怕打雷有危险。

  “嫂子,快点到村后那个棚子里避雨。

  ”我大声说,拉着她的手赶紧跑。

  嫂子还边跑边笑,应该是能到生态园上班,让她还乐没完。

  终于,村后番薯地头的棚子到了,这是村里人,番薯长大了,晚上守野猪的棚子。

  我们俩跑进棚子里,但是全身都湿透能拧出水了。

  我笑着往嫂子看,完全惊呆,嫂子的白色背心,紧紧地贴着她的身子,她只是穿着单层。

  眼前巍峨的形态,柔柔的圆满,还有隐约的尖端。

  更有身子湿了,弥漫的幽香也更浓,让我的那股萌动又起。

  嫂子也是冲我看,瞧我眼睛看的地方,她也是低头往自己瞄,然后转过身子不跟我对面。

  “真麻烦。

  ”嫂子小声说,然后将皮凉鞋脱下,转脸又往我瞧,手往黑色短裙里面探,“唰”地脱下黑丝。

  雨还在下,嫂子长长的黑发都在滴水。

  “尾弟,拿一下。

  ”嫂子将黑丝和皮凉鞋往我跟前举。

  我接过了,她又是转身,肯定是怕我看到她的正面,然后抬起双手拧着头发上的水。

  我右手拿着黑丝,左手提着皮凉鞋,看着黑丝跟嫂子里面接触的地方,又是想起了杨来兴脸往她凑近的情景。

  “尾弟,雨停了,嫂子先走,你慢点才出来。

  ”嫂子应该是怕被别人看到她这样,我还跟她在一起,冲我说。

  忘记了黑丝和凉鞋还在我手里,立马往外面走。

  她走了,我看着右手的黑丝,忽然,暗涌的那股萌动,让我将拿着丝袜的右手抬起来,往鼻子下方凑。

  是真香,跟嫂子里面接触的地方,那种香,跟她身上的幽幽香气又是不同。

  

薛大强看着陈瑶佯装淡定的样子心里冷笑,站起来冰冷的目光看向陈瑶,指着陈瑶说:“你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是谁接的你?”虽然陈瑶早就想到薛大强会如此质问,可当薛大强真的问出来的时候,陈瑶的心底还是一阵阵的伤心。

  “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当了婊子就不要再想着立牌坊,既然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说说又何妨?”薛大强的话说的绝情,陈瑶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

  “薛大强,你胡说什么?今天早上的确是我们老板来接我的,可那也是因为工作呀,你的想法可真龌龊。

  ”陈瑶红着眼睛怒目圆瞪,一腔怒火没处发泄,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一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被薛大强给气到了。

  “啪!”一个耳光下来,陈瑶的半张脸都红了。

  “陈瑶,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我薛大强哪一点对你不好,你居然敢给我死去的儿子戴绿帽!”陈瑶的半张脸都疼的有些麻木了,耳朵嗡嗡嗡的响个不停,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有些狰狞的男人。

  “既然你不愿意相信,那我们断绝关系好了!”陈瑶冲着薛大强咆哮了一句,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后面传来了薛大强的喊叫声。

  蹲在无人的角落里哭了一番之后,陈瑶才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

  过了一会,拿出手机,她拨通了闺蜜楚月月的电话。

  “大美女,今天怎么有空联系我了?不在家陪你们家大帅哥了?”电话里,楚月月一如既往的调笑着陈瑶,若是平时的话,陈瑶也不会在乎,可刚刚跟薛大强大吵了一架,甚至薛大强还动了手,陈瑶就觉得无比委屈。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告诉我,老娘这就给你报仇来。

  ”楚月月听到了陈瑶低声的啜泣声,便意识到了不对,变得焦急起来,急忙问陈瑶在哪里……陈瑶一边哭一边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月月,等到说完的时候,楚月月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

  “薛大强那个老王八蛋,居然敢这么怀疑你,走,你跟我走,回头就跟那老小子断绝关系,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对你。

  ”楚月月将陈瑶带到了她的家里,一边帮陈瑶用冰块敷着脸上的淤青,一边安慰着陈瑶。

  当年陈瑶跟薛大强在一起的时候楚月月也不同意,可无奈陈瑶太坚持了,现在出了问题,楚月月自然劝陈瑶马上跟薛大强断绝关系。

  “就凭你的长相跟身材,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凭什么就一定要挂在薛大强死鬼儿子这颗歪脖子树上等死?”正在楚月月如此劝说的时候,门铃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还说薛大强的儿子那颗歪脖子树呢,那颗歪脖子树就来了。

  “你来干什么,马上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楚月月根本就不让薛大强进门,冲着薛大强一边喊一边就要关门。

  可薛大强似乎有先见之明似的,直接从门口挤了进来,朝着陈瑶走了过来。

  “瑶瑶,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也是一时冲动,因为太在乎你才这么想的,以后我保证,我再也不怀疑你了!”薛大强只剩下这个儿媳了,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手呢,自从有了这个儿媳,可是有很多人羡慕妒忌呢,他很享受这种荣耀,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陈瑶就这么跟他断绝关系的。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回去了!”陈瑶也是伤透了心,变得很决绝。

  可就在这个时候,扑通一声,薛大强居然直接跪在了陈瑶的面前,一双拳头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眼泪流的跟河水似的。

  “哼,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陈瑶,你可不要被他的表演给欺骗了!”相处一场,陈瑶看到薛大强这个样子,顿时就心软了,现在听到楚月月的提醒,又再次冷静了下来。

  “你走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的!”薛大强将陈瑶的表情看在眼里,对楚月月都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

  “瑶瑶,你就原谅爸这一次吧,你要是不跟我回去,我就算是跪死在这里都不会离开的,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薛大强继续表演,他太了解陈瑶了,陈瑶容易心软,这种苦肉计最适合不过了。

  果然,跪了不到一个小时,陈瑶就忍不住了,答应薛大强跟着他一起回去。

  薛大强自然是千恩万谢,不管陈瑶提出任何条件,都无条件答应。

  “陈瑶,你真的要回去吗?”楚月月皱着眉看向陈瑶,她怎么都觉得薛大强的表现有表演的成分。

  “嗯,毕竟是我老公的父亲,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楚月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行,赶紧滚吧,希望你不会后悔!”陈瑶知道楚月月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没有介意,跟着薛大强一起回到了家里。

  这一晚上,陈瑶面对薛大强的甜言蜜语从来都没有抵抗力,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亲情之间哪来的隔夜仇……为了给陈瑶赔罪,薛大强索性向公司请了假,扔下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一心一意的照顾陈瑶。

  这一天,正当陈瑶陪着薛大强逛街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陈小姐,还真是巧呀!”一道妩媚的身影加上略带妖娆的声音,陈瑶就算是想要躲避都没有时间了。

  这个女人陈瑶很熟悉,那次去度假山庄泡温泉的时候来勾引刘丰,最后被刘丰打脸,本来俩人就暗中较劲,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遇到了。

  尤其是当看到她的目光在薛大强的脸上停留了那么一下之后,陈瑶的心下意识的就哆嗦起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袭来。

  “瑶瑶,你怎么了,你认识她?”薛大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萧然暴露的胸口,怎么都不愿意挪开,被萧然自带的那种风情给吸引了。

  “是呀,我跟陈小姐可是好朋友呢,这位先生是李小姐的公公吗?那还是真是幸会呢。

  ”说话间,萧然伸出白嫩的小手便要跟薛大强握手,薛大强更是欣喜若狂,根本就没有听懂萧然话里话外的意思。

  陈瑶变得紧张了起来,萧然撞见了她跟刘丰在一起的场景,薛大强爱吃醋,要是知道了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她慌乱中急忙上前,有些紧张的对薛大强说:“爸,您先去那边坐坐,我跟朋友聊会儿天!”薛大强也没有多想,还冲着萧然客气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那边的沙发走了过去。

  “你究竟要干什么?”陈瑶的目光有些冷,同时也伴随着紧张。

  “陈小姐不必紧张,我只是有一小小小的忙需要李小姐帮我一下。

  ”萧然媚眼如丝,在跟陈瑶说话的同时,还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那笑更是晃得薛大强眼睛都花了。

  “什么事情?”(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陈瑶也不吃惊,萧然这个时候站出来,并且没有第一时间揭穿她,肯定是有目的的,只是目的究竟是什么,陈瑶有些不确定。

  “陈小姐能不能回去跟刘总说一下,让我也去刘总的公司上班?”陈瑶吃惊地看着萧然,就她这身狐狸精的打扮,想要去公司上班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是没有本事,很多老板也愿意将她请去当花瓶。

  可她却用这种方式想要进刘丰的公司。

  一种奇怪的感觉蔓延出来,似乎上次的度假山庄这个女人的出现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萧小姐费尽心思的,就是想要进公司上班?你究竟什么目的?”陈瑶冷静下来后,越想越是觉得这件事不对劲,于是便问了起来。

  “陈小姐,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聪明的女人往往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好了,要不然,后果,你懂得……”似乎为了让陈瑶惊醒,她又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甚至还冲着或薛大强挥了挥手,惹得薛大强又是一阵的心猿意马。

  “公司有严格的招聘规定,我并不负责这一块儿,萧小姐还真是高看我了。

  ”陈瑶想要拒绝,顺便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哈哈,李小姐,我只是来通知你的,并不是听你抱怨的,至于你们公司的规定我不管,我要求的事情你必须做到,要不然,你心里清楚!”萧然的眸光闪烁,露出警告的光芒,让陈瑶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想到要是拒绝萧然的后果,陈瑶便索性收起了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答应了萧然。

  看着萧然离开,薛大强盯着萧然的背影有些不舍,走过来有些奇怪的问:“瑶瑶,刚才那位美女你们什么关系呢?”薛大强对于这个陌生妩媚的美女,有了浓浓的兴趣。

  尤其那流露出来的风情,早就让薛大强的魂都丢了。

  “普通朋友,其实也不是很熟,就是遇到了就说了两句话!”陈瑶心里有事,自然没有看出薛大强眼里的兴趣。

  因为萧然的突然出现,陈瑶便也没有兴趣再逛下去了,索性给薛大强的衣服都买好了,俩人就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上班,刚到公司,陈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听到电话那头萧然的声音之后,陈瑶便知道自己的侥幸想法已经破碎了。

  公司有专门负招聘的人事部,而且也有着完善的招聘流程,从员工投递简历到通知面试,都是一个严谨的过程。

  当然,万事无绝对,现在陈瑶凭借董事长助理的身份,想要走走关系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人事部的那个胖经理让陈瑶有些反感,轻易不愿意去找他。

  可今天,陈瑶却不得不去找一下人事部的那个经理了。

  刚进门,人事部经理就坐在沙发上看视屏,电脑里传来了轻微的声音,一开始陈瑶还没有注意听,但很快,陈瑶就听到了若影若现的声音,顿时便红了脸。

  在上班的时间看这种东西,陈瑶有些没有想到。

  “是陈小姐呀,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出来了,赶紧坐,为给你倒水!”胖经理在看到陈瑶进来的时候眼睛就挪不开了,尤其是盯陈瑶宽大的领口上面,更是让她有些反感。

  陈瑶的眉头皱了一下,想到接下来她有事要求人家,便压下了心底的不适,坐在了沙发上。

  胖经理平时跟应聘人员打交道多了,对于揣摩人心思有着一套,一眼就看出了陈瑶的脸上带着为难,顿时就更加高兴了。

  将手里的水递给了陈瑶,就在陈瑶伸手接水的时候,胖经理突然就松开了手,然后,杯子里的水就倒在了陈瑶的裙子上……“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帮你擦擦!”说话间,也不管陈瑶愿不愿意,一双肥胖的手掌便伸了过来,落在了陈瑶白嫩的大腿上,肉呼呼的脸上笑得猥琐,一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变得更小了。

  陈瑶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个男人占了便宜,感受到陈瑶娇嫩的肌肤,那个男人心里一阵荡漾,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不用,我自己来!”陈瑶大羞,反应过来后急忙往另外一边躲了一下,从桌子上撕下纸巾开始擦拭起来,心里有些侥幸,幸亏水不是很热,要不然这薄薄的衣料指定被烫伤。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315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25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585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221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488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638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121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4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