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淫獣 学園,新手必看

太平洋一座不知名的小岛上,矗立着一所神秘的基地。

  基地的某个房间里,一个青年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

  他的脚下,放着一只鼓鼓的行李包。

  阳光打在他的脸上,这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犀利的目光透着几分轻狂,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充满了自信,眉宇间细细的皱纹,却又好似饱经风霜。

  总而言之,各种迥然不同的气质,在这个青年的身上,完美地融为了一体,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独特魅力!少顷,房间的门开了,一个中年人疾步走了进来,一脸焦灼地问道:“老大,听说你要回去了?”中年人名叫林建勋,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他却心甘情愿称青年为“老大”。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青年名叫欧阳羽,是整个“海鹰”组织,乃至整个雇佣兵界的“神”!欧阳羽回过头来,嘴角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是啊,船票已经买好了,今天就动身。

  ”林建勋有些不甘心地问道:“老大,难道你能忍受过那种碌碌无为的生活?”欧阳羽轻轻地叹道:“唉……你不懂,安安乐乐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啊!”欧阳羽说的是心里话,加入“海鹰”组织四年了,他已然从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蜕变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然而欧阳羽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属于这里,他的心,早已经飘到了大洋彼岸的家乡。

  林建勋沉吟片刻,试探地问道:“老大,你该不会因为阿曼达的事情感到内疚,所以才想要逃避现实吧?”“你给我闭嘴!!!”欧阳羽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无比狰狞的面孔!尤其他那双充满暴戾之色的眸子,简直令人不寒而栗!林建勋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犹如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低头不语。

  对于欧阳羽来说,阿曼达就是他心中的一个结,是任何人不得触及的逆鳞!虽然林建勋的初衷是希望欧阳羽能够留下来,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欧阳羽居然会如此动怒!少顷,欧阳羽的脸色恢复正常,走到林建勋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唉……林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你要明白,如今我已经厌倦这种刀头舐血的生活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是无益。

  ”“可是……”“不用可是了!我心意已决!而且我也相信,凭你和其他兄弟的实力,定可以将‘海鹰’精神继续发扬光大的!”林建勋很清楚,欧阳羽是一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但凡他做出的决定,便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万分无奈,林建勋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吧,人各有志,既然你想要过平淡的生活,我也就不阻拦了。

  不过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不要这么消沉下去……”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呵呵呵……我只不过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怎么就是消沉了?放心吧,我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听到欧阳羽这番话,林建勋忍不住也笑了:“呵呵呵……是啊,是我想多了,你回到家乡之后,一定会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这时候,欧阳羽低头看了看表,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码头了,咱们就此别(儿童智力故事)过。

  ”“我和兄弟们送送你吧?”“不用了,兄弟们有的正在训练,有的正在准备执行任务,我一个人去码头就可以,不用劳烦大家了。

  ”欧阳羽说罢,提上自己的行李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望着欧阳羽孤落的背影,林建勋心中不由得叹道:老大……阿曼达的事情,其实根本不怪你啊………………远洋油轮的自助餐厅里,一个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他面前已然堆满了空餐盘,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青年如此行为,已然引起了餐厅内很多人的反感。

  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时发出的“吸溜”声,更是令许多以绅士自居的人,对他报以鄙夷的眼神。

  “跟这种没教养的乡巴佬坐同一艘游轮,真是丢脸啊!”“是啊是啊,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来的,该不会是逃票溜上来的吧?”“像他这样的土包子,就该扔到大海里喂鱼!”……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责和冷眼,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故意发出更大的声响。

  一时间,整个餐厅内,都能听到他吃面时发出的“吸溜”声。

  不仅如此,他还神奇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头打算,也不知是哪里搞来的,剥开一瓣扔到嘴里,大嚼特嚼。

  意大利面配大蒜,也是没谁了。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欧阳羽。

  欧阳羽的确不是什么绅士,要知道,在过去的四年里,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生与死的边缘,几天不吃饭、不喝水是常事。

  所以,一旦找到食物,欧阳羽便会尽可能地多吃,以便迅速补充体力,储备能量。

  对于他来说,什么绅士风度、公共礼仪都是扯淡,填饱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则之一。

  正当欧阳羽吃得酣畅淋漓之际,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喂,你吃东西能不能小声点?不要打扰本小姐用餐!”欧阳羽放下手中的餐盘,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身穿紧身连衣裙的女孩,双手叉腰,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

  女孩看上去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圆圆的鹅蛋脸,肌肤白皙,一头清爽的齐耳短发,透着几分女孩子独有的可爱与顽皮。

  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紧身连衣裙,却是将她那傲人的身体曲线,彰显得淋漓尽致!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软,不由得令欧阳羽联想起,站在沙滩上遥望大海的情形——波涛汹涌!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美貌佳人,难免都会心动。

  欧阳羽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何况,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东方面孔的女孩了。

  虽然这几年,欧阳羽征服过不少金发碧眼的洋妞,但他还是觉得,东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

  感受到欧阳羽异样的目光,女孩似乎更加生气了:“喂,你别这样‘色迷迷’地盯着本小姐,否则的话,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欧阳羽笑了笑,正打算说些什么。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餐厅门口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骇人的枪声!随着枪声响起,原本喧闹的餐厅顿时安静下来。

  循声望去,就见四个身高体壮的蒙面男子站在餐厅门口,每个人的手上,都端着一把明晃晃的AK47!看到这一幕,欧阳羽瞬间反应过来——这伙人八成是海盗!就见其中一个身穿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来,目光扫视着餐厅里的每一个人:“各位中午好,很抱歉打扰大家用餐了。

  我和我的小伙伴现在已经控制了这艘游轮,请你们乖乖配合,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否则的话……”说着说着,迷彩服男子举起手中的AK47,对着头顶开了几枪。

  伴随着骇人的枪声,餐厅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场面甚是狼藉。

  这时候,餐厅里的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知道他们遭遇海盗了。

  只不过,恐怕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种只有在电视或者小说中才有的情节,居然如此毫无征兆地降临到他们的头上!出于求生的本能,人们开始惊慌失措地四散逃窜!一时间,尖叫声、脚步声、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声混作一团,好不热闹!“哒哒哒……哒哒哒……”枪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枪口不再对准天花板,而是对准了四散逃窜的人群!最先冲到餐厅门口的几个人,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整个餐厅顿时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大家不用紧张,我们只谋财不害命,只要你们乖乖配合,不要做出无谓的举动,我可以担保你们性命无忧。

  否则的话,你们的下场,就会像他们一样……”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用枪口指着地上的几个人。

  听到迷彩服男子的话,人们纷纷掏出口袋里的钱包,扯下身上值钱的金银首饰,统统扔到地上。

  对于他们来说,钱根本不算什么。

  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刚刚责骂欧阳羽的那个女孩,此时更是紧张得不知所措了。

  女孩名叫唐灵珊,今年刚满十九岁,乃是唐氏集团董事长唐龙海的女儿。

  在华夏国,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团,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此次唐灵珊漂洋过海不远万里,为的是取回母亲的遗物。

  由于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灵珊为了避人耳目,并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乘坐游轮。

  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是遇到了麻烦!此时此刻,唐灵珊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她似乎觉得,这些海盗登游轮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东西是真!唐灵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说本小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母亲的遗物拿到手,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人算计了!这下可怎么办啊?正当唐灵珊不知所措之际,迷彩服男子已然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吧。

  ”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说着。

  唐灵珊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缓缓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缓缓放到了地上。

  此时此刻,她心中仍旧抱着一丝侥幸,她希望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盗,并非冲自己身上的东西而来。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灵珊身上背着的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东西还没有拿出来呢,快点拿出来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绝不会伤害你的。

  ”唐灵珊猛地抬起头来,冷不丁地质问了一句:“是谁派你们来的?”听到唐灵珊的话,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随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什么谁派来的?我们是海盗!海盗懂吗?”唐灵珊冷哼一声:“哼!如果你们真的是海盗,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轮,为何不把我们绑架到你们的地盘,然后向我们的家属索要巨额酬金?费这么大的力气,并且杀了人,却只是索要一些钱财和首饰,简直太不可学了吧?”迷彩服男子脸色突然一变,阴恻恻地说道:“唐小姐,就算你识破了这个局又如何?我们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只要你乖乖将包里面的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不为难你,否则的话……”“你这个混蛋!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唐灵珊一边质问,一边暗中思考着对策。

  把母亲的遗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对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轮,自己又该如何逃走呢?正当唐灵珊束手无策之际,突然一阵“吸溜”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灵珊下意识地扭头一看,继而惊愕得瞪大了双眼!原来,欧阳羽仍旧自顾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唐灵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诧异,心说这个臭小子怎么会如此淡定?嗯……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他是个神经病,要么他和这些海盗是一伙的!“我们是谁派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逃不掉了,乖乖把东西交出来吧……”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缓缓朝唐灵珊逼近。

  唐灵珊紧紧护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厉声喝道:“这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你们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们杀了本小姐!”见唐灵珊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犹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们开始行动之前,雇主还打来电话,特地叮嘱他们,只要拿到唐灵珊手上的东西即可,万万不可伤她一根毫毛!迷彩服男子对此大为不解,心说既然要抢人家的东西,索性直接连人一起杀了,岂不是永绝后患?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虽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话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灵珊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终他还是打定了主意,将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继而一边撸胳膊挽袖子,一边缓缓凑近唐灵珊,企图抢夺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么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已然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

  那个人,自然便是欧阳羽……起初欧阳羽根本没有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旧自顾自地大快朵颐。

  一来,他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根本不用担心被抢。

  二来,他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收拾几个海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当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欧阳羽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因为他赫然发现,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个清晰的豹子头纹身。

  不会吧?这些家伙难道是“猎豹”的人?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扮成海盗的模样?难道……想到这里,欧阳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玛!原本以为不过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盗劫持游轮事件,万万没想到,这些所谓的海盗,实际上是来自“猎豹”组织的职业供佣兵啊!欧阳羽对于“猎豹”组织再熟悉不过了。

  “猎豹”是一只神秘而强大的雇佣兵组织,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就是欧阳羽曾经效力的“海鹰”组织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轮上,竟然惊现“猎豹”的人,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想着想着,欧阳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灵珊的身上。

  他发现,唐灵珊自始至终,双手都紧紧攥着身上的挎包。

  从他们刚才的谈话来看,这次“猎豹”的猎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东西了。

  “猎豹”的人如此大费周章,乔装改扮成寻常的海盗,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东西,这说明什么?说明挎包里的东西,无论对于女孩,还是对于这伙人的雇主,都极为重要!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正当欧阳羽好奇之际,迷彩服男子又开口了:“唐小姐,我们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东西,绝不会伤害你,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

  ”唐灵珊双手紧紧护住挎包,一边后退一边目光坚定地说道:“本小姐已经说过了,这里面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绝不能交给你们!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话,本小姐就跳海自尽,即便玉石俱焚,也好过落入你们之手!”见唐灵珊如此固执,迷彩服男子终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说罢,迷彩服男子张开大手,就要强夺唐灵珊的挎包!见状,唐灵珊反而镇定下来。

  虽然唐灵珊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但千万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灵珊从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训练,虽不敢说有多厉害,但对付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

  其实她也很清楚,凭自己的花拳绣腿,肯定打不过面前这个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经无路可逃,唯有拼尽全力放手一搏了!看到唐灵珊摆出一个跆拳道的架势,欧阳羽顿时大跌眼镜,心说这小丫头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猎豹”的人动手?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小丫头……嗯,的确挺大的。

  此时此刻,欧阳羽心中万分纠结。

  尼玛!不管怎么说老子也是个堂堂七尺男儿,岂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子被欺负?可是,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脱离了“海鹰”组织,打算回到家乡过普通人的生活。

  倘若今天冒然出手的话,势必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引起“猎豹”组织的注意!这样一来,老子想要过普通人生活的愿望,岂不是彻底泡汤了?唉……算了算了,这小丫头看上去也挺不容易的,想必挎包里的东西对她极为重要。

  就当是学雷锋做好事,帮她一次吧。

  想到这里,欧阳羽快步走到迷彩服男子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男人?不如……老子陪你玩玩?”见欧阳羽突然站了出来,迷彩服男子感到非常的意外。

  不仅是他,就连唐灵珊也是匪夷所思,心说这臭小子怎么突然冒出来了?从他刚才那副吃相来看,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之人啊?迷彩服男子根本没有把欧阳羽放在眼里,大手一挥,试图将欧阳羽推开。

  然而,当他的手触碰到欧阳羽的身体,却是顿时大惊失色!因为他发现,无论自己使出多大的力气,欧阳羽仍旧巍然不动站在那里,仿佛一堵墙一般!迷彩服男子瞬间明白,自己遇到高手了!“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迷彩服男子谨慎地问道。

  欧阳羽冷笑道:“嘿嘿嘿……我是谁并不重要,如果你识相的话,就带着人乖乖离开,否则的话,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迷彩服男子虽然心中有所忌惮,但却并没有带人离开的意思。

  这也难怪,毕竟他是“猎豹”的人,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倘若就这么灰溜溜带着人离开,无法对雇主交代事小,损害“猎豹”的名声事大啊!想到这里,迷彩服男子大喝一声,攥紧拳头朝欧阳羽打了过去!“哼!自不量力!”欧阳羽身子微微一侧,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继而顺势一记下勾拳,准确地击中了迷彩服男子的下巴!下巴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熟悉拳击的人都知道,拳击之中最厉害的不是直拳、也不是摆拳,而是下勾拳!一旦击中下巴,轻则脱臼,重则粉碎性骨折!迷彩服男子惨叫一声,捂着下巴倒在了地上。

  看到迷彩服男子倒下了,他的同伙纷纷调转枪口,对准欧阳羽!说时迟那时快,就见欧阳羽迅速从餐桌上抄起了什么东西,继而手腕迅速地抖动了几下!只听得“嗖嗖嗖”几声,几道凌厉的寒光,迅速朝那几个持枪男子射去!几个持枪男子的动作愕然而止,随即呜呼几声,纷纷栽倒在地。

  好奇的人们凑上前去,发现他们每个人眉心的位置,都插着一把明晃晃的餐刀或者餐叉!如同很多电影或者电视剧当中的情节一样,麻烦解决之后,游轮上的安保队员终于赶来了。

  看到餐厅内的情形,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他们还是很快行动起来,收拾残局,安抚众人的情绪。

  事已至此,唐灵珊这才长出一口气。

  呼……真是有惊无险啊!不管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母亲的遗物总算保住了。

  说起来,还真要好好感谢那个臭小子出手相救呢!咦?那个臭小子呢?怎么不见了?原来,就在唐灵珊愣神之际,欧阳羽已然悄悄离开了餐厅。

  然而唐灵珊并没有沮丧,因为她很清楚,凭借唐家在华夏国的地位,要想找到某个人,或者查清某个人的背景,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臭小子你等着,本小姐一定要找到你……

这一喊,王主任的腿一下可软了,惊慌失措地想逃之夭夭。

  “是小龙啊,我已经睡了,明天吧!”屋子里的香萍说道。

  小龙却二话不说,一脚踹开了门。

  原来由于刚才两人的紧张,居然忘记把门反锁。

  小龙三步并作两步走近王主任,然后故意大声惊讶地说,“王主任?”由于小龙把王小涛打进医院,王小涛的大伯王主任知道后把小龙叫到教导处,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

  原本想着批评过后也就算了,可王主任却说要在下周一开学生大会,宣布开除小龙。

  这件事,小龙对谁都没说,甚至连班主任夏春娜都不知道。

  今夜,小龙觉得自己翻身的机会到了。

  “小,小龙,我——!”王主任被逮个正着,自知理亏,一脸尴尬。

  “王主任,你说今晚的事怎么办吧?香萍婶儿一个弱女子,你竟然欺负她,不行,明天我要去你们村告诉你媳妇去!我还可能去学校——”“小龙——!”王主任竟然当着老板娘香萍的面给小龙跪下了,“小龙,别,求你了,别告诉我媳妇,别到学校告我状,你在学校打架的事,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你看行不?”小龙偷笑,却依旧做生气的样子道,“你欺负我香萍婶儿,我很生气。

  ”王主任苦笑,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掏出三百(故事网)块钱,塞给小龙,“帮帮忙,求你了小龙!”小龙接过钱,心中暗喜。

  “好了,小龙,我想王主任也不是有意欺负我的,就算了吧!”香萍婶怨恨地瞪了小龙一眼,心里骂道:“这小子有勇有谋,不是省油的灯啊!”“好吧,既然我表婶说算了,就算了!那么王主任,我在学校打架的事儿?”“你放心小龙,我保证不再追究!也不再开什么学生大会宣布开除你了,其实,不就是打个架吗,很正常的呵呵,不至于开除!”王主任心有余悸地说。

  如果今天的事让他媳妇母夜叉知道,让学校老师们知道,那么他会死的很惨,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了,我要睡了,你们走吧!”香萍婶懊恼地轰小龙走。

  “等一下,我还要卖一瓶药酒呢!”小龙坏笑。

  而王主任却道,“哦,我这就走,这就走!”他很难堪地站起来,拍拍膝盖上的土。

  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大面子,他失掉小面子挽救成功已经算是万幸了。

  “小龙,我走了,有什么麻烦和难处的话尽管到教导处找我!”王主任临走前又不放心地巴结一句。

  “走吧,王主任,你放心,这件事我当没看见,明天会风平浪静的!”小龙给他下个定心丸。

  王主任走后,小龙买了药酒扬长而去!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是英语早读,小龙的英语本来就不好,他拿起英语滥竽充数。

  在朗朗读书声中,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夏春娜走进班里。

  “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夏春娜恨铁不成钢地说对小龙道。

  来到娜姐的办公室,夏春娜劈头就教训,“小龙,你争点气行不行?整天就知道打架,看看你的成绩,有哪一门不是倒数的?啊?”“有,体育成绩就名列前茅!”小龙到很会接话茬。

  “你——!”娜姐突然就扬起了巴掌,小龙伸一下舌头,缩脖子闭眼睛。

  可是,娜姐的巴掌停在空中,然后落在他脸上,抚摸着,关心地问,“上次打你一耳光,现在还疼吗?”“不疼了!”“呃?你昨天又和谁打架了?看你的脸,还带着伤痕呢!以后不许跟人打架,知道吗?王小涛这件事也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你,不过我听说王小涛的医药费要你掏!你掏是应该的,谁让你出手这么狠,这件事你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她知道你在学校惹事生非会很伤心的,医药费的事,估计你掏定了,如果你需要钱,就说一声,我借给你,不过要还的啊”小龙却一点也不急,因为他知道王主任会摆平此事,但是为了感谢娜姐的好意,他还是装作很感动的样子,故意一下可抱住了娜姐。

  “呜呜呜,娜姐谢谢你,小龙知道错了!”娜姐的娇容像滴进水中的红色颜料,荡漾开来。

  她又羞又怒,“小龙,你干嘛”“谢谢你娜姐,你对我太好了,呜呜!”小龙一边装可怜地哭泣着。

  “小龙,你起来啦!再不起来我要生气了!”娜姐脸色一沉。

  然后,她又尴尬地说,“小龙,你先回去吧!”“哦,娜姐我走了!”小龙打个招呼,转身离开娜姐办公室。

  回到教室,小龙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由于想着娜姐一时分心,竟然越过了课桌上的三八线。

  一支钢笔尖就扎上他的胳膊,“喂,过线了!”同桌女生王雪柳眉倒竖,凤眼圆睁。

  小龙瞪了她一眼。

  王雪也瞪眼反击王雪是班里男生们捧出来的班花,但小龙却不承认她是班花,因为她对自己一向很坏!这是班主任的课,班里男生忽然变得乖起来,就连平时喜欢睡觉的都拿着课本,坐得端正,滥竽充数。

  看着美丽动人的娜姐,小龙美好的情愫在小龙心中升腾着,心湖上激荡起层层涟漪。

  “娜姐,我爱你!”小龙在心里想到。

  正当他分心时,忽然发现课桌微微晃动起来,原先以为是地震了,小龙诧异地举目四望,赫然发现王雪一载一载的在昏昏欲睡。

  “这样也行?”小龙余光看着王雪。

  忽然,娜姐讲课声嘎然而止,小龙竟然发现她朝王雪径直走来。

  小龙预感到王雪要倒霉了。

  小龙急中生智,推醒了王雪。

  “王雪你在干嘛?”夏春娜严肃地看着她王雪满脸通红,不敢言语。

  “都坐好了,看黑板!”夏春娜的话很管用,大家都乖乖地坐端正,把视线从小龙和王雪身上移动到黑板上。

  王雪传来一个纸条。

  小龙打开一看,是一排娟秀却歪歪扭扭的字体:谢谢你小龙,我会报答你的!”小龙扭头看了王雪一眼,发现她正瞟着自己,唇边带着笑意。

  小龙冷笑,嗤之以鼻,不想理睬她。

  接着,小龙又收到王雪的一张纸条:小龙,我知道你喜欢夏老师,你们不可能的,我觉得咱俩才是天生的一对!”“星期六晚上陪我去看西瓜!我家的西瓜又大又圆,随便你吃!”王雪低声笑道。

  “哇,不吃白不吃!”小龙笑道,“好啊,我最爱吃西瓜了!”

女人略作思考后给了一个很一般的答案,但是我还是欣然接受了,因为她刚才思考的样子真的很美。

  “谢谢姐!那我以后就叫小一了。

  ”“看你不像这一行的人,为什么会入这一行?”女人不经意一般的问题让我陷入了恍惚,好不容易选择性忘记的事情让我的胸口有一次被酸楚填满。

  “因为钱,我需要钱。

  ”女人沉默了,过了半晌她才轻笑着摇头,明明很美的动作却带着些许哀伤的味道,我知道,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钱啊!谁会不需要呢?不过这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不需要它的时候总觉得它就是个祸害,需要的时候它就像是你的命。

  ”我笑着给出了我认为的答案,因为这就是我的亲身感受。

  女人笑面如花的看着我孜孜称奇道:“不愧是熊姐能看上的小伙子,果然调调就是不一样。

  ”一提起熊姐,我的头皮还是忍不住的发麻,虽然我能接受用这种方式挣钱,但是滋味着实不好受。

  “姐,你准备来个什么价的?”我笑着递给她价格牌,刚才不经意的回忆让我有些难受,不过再怎么样我也是来挣钱的,与其陷入在回忆的伤痛里,还不如埋头苦干挣钱还债。

  “熊姐可是推荐让我来玩点刺激的,你告诉我熊姐玩过的花样是个什么价?”女人玩味的对我挑了个眉眼,看的我的心脏一颤,险些沉陷了进去。

  在会所一般都是按个摩推油之类的,然后用手,只有很少的机会才会出现上次熊姐对我那样的事情,当然如果客人非要这么要求的话,那只能单独和我们这些公关技师协商了。

  “我……这个……”女人的这个问题还真把我问住了,我也不知道这应该是个什么价格。

  而且,我心里其实也有点想和这个女人玩点刺激的想法,毕竟她这么漂亮,如果玩的上火点说不定我们俩还能发生点什么。

  “算了,不逗你了。

  今天我没那种心情来虐待你,那个一会再说,过来陪我说说话吧。

  ”女人娇媚的轻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小沙发让我坐下。

  “诶,好嘞。

  ”我有些小失望,看来我的打算事泡汤了。

  不过也没办法,客人的意愿我们必须遵从。

  “今年我三十四了,马上要四十了。

  你可能不信,我这么大的岁数连个孩子都还没有。

  ”女人率先打开话匣子,就好像这里是酒吧一样和我谈心。

  “姐你哪里有老了?看上去刚到二十!”我笑着陪道,我说的可是真心话。

  “就你会说。

  ”女人白了我一眼,嫌我打断了她的回忆。

  “对了!我有故事,你有酒吗?”女人忽然俏皮的看着我问道,我起初还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立马将桌上的菜单递过去。

  会所要酒还能是干什么,而且别说酒这种东西在会所那可是翻好几(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倍的,我能拿到的提成也不少。

  女人挑了一瓶度数不小价格也不菲的洋酒,这酒的度数不小,我喝了两杯就有些上头了,而女人的眼神也有些飘忽,仿佛陷入了回忆。

  “你刚才说的挺对的,钱这东西确实就是这样,需要的时候它就像你的命。

  你知道吗?我从上学那会就是学校公认最美的女人,那时候家境不好,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拜金的女人。

  因为我发现只要我动动嘴动动腿,就有无数的男人为了我花钱。

  ”“为了钱,我放弃了那个陪伴了我整个青春的男人,即使他当街跪在我面前我也丝毫动心。

  ”女人一口干了半瓶洋酒,已经有些多了。

  她的眼泪忽然无法抑制的流出,仿佛又变回了当时那个清纯的年代。

  “抱抱我好吗?”女人带着水光的眼神看着我,这我根本无法拒绝。

  我就像年少时青涩的少年,将女人抱在怀里,而她也靠着我的胸膛抹着眼泪。

  我知道她只是喝多了在我这里找些安慰,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对她产生了同情心,因为我现在比起她曾经也好不到哪去。

  “当年他就喜欢这么抱着我,他说这样就像抱着全世界。

  ”女人带着笑意痛哭,而我则忍不住的为她抹去眼泪。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只想这样抱着她听她诉衷肠。

  “可是我还是离开了他,我选择了一个富二代,然后又顺着他勾搭上了他爸,现在我是他的后妈。

  你说我是不是很下贱?”我轻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晃动着身子就像哄孩子那样。

  要说下贱,我觉得我也差不多,世上这样的人也不少,但大多都是生活所迫。

  “不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不是所有人都会真的去追逐利益和金钱。

  ”听到我说的话,女人瞬间泪奔,哭的就像个孩子一样让人心痛。

  “因为我爸得了癌症!为了钱我只能选择变成这样的女人!可是我能怎么办?他能拯救我爸的命吗?”女人就像是在为自己解释一样的喊着,抓着我的胸膛,仿佛把我当成了那个陪伴了她整个青春的男人。

  我知道她是喝醉了,可是我就像这么抱着她,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抱着陈瑜的。

  “他不能,但是谁也不能,能救我爸的只有上帝。

  ”“是啊!那是癌症,就算有钱也只是维持我爸的性命。

  可是你知道吗?”“我爸临死前告诉我,我这样只是让他延长了痛苦而已,还不如死了划算。

  自己的女儿去傍大款,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女人哭着笑着,那哭声让人心碎,那笑声是那么绝望。

  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无法评价任何人的一生,因为我现在也是这么的下贱。

  “在我爸死后,我听说了那个被我甩掉的男人要结婚了,而且很幸福。

  在结婚的时候他们连房子都没有……”“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心痛吗?他是那么一个性子软的人,是那么一个会把心爱的女人宠坏的人,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怎么欺负他都不会有任何怨言,只知道傻笑。

  从来不会和我发脾气,从来不会和我闹情绪。

  我做错事了也只会皱着眉头抱着我,要我不要再做了……”“直到我偷偷去看他们寒酸的结婚典礼的时候我才明白,我原来为了钱放弃了全世界……”女人死死的抱着我,将脸埋在我的胸口痛哭,而我只能忍着心酸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努力在这一刻成为那个人,代替他安慰这个失去全世界的女人。

  我由衷的佩服这样的男人,有钱的男人不少,如果你长的漂亮甚至会满地都是。

  但是一个真的拿命宠你的男人,一旦失去了,这辈子也不可能在遇到一个了。

  我很佩服这样的男人,至少我自己做不到。

  女人讲完了自己的故事,经过眼泪和悲伤的洗礼,她的酒劲过去了不少,自嘲的笑着从我怀里走开。

  “这些事情在我心里压抑了太久了,一下子有些收不住。

  倒是你很特别,如果是别人这样抱着我恐怕已经上下齐手了。

  ”我尴尬的挠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说自己没想法,那岂不是再说自己不行?但是刚才确实只想将她抱在怀里用心疼惜,可能是因为我也同样内心痛苦吧。

  有句话不是说只有内心同样空虚的人,才能填补内心空虚的人吗?女人忽然扭过身去,对着我道:“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我一愣,难道这是要我……

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时代,男人出轨是常有的事,忠诚已经成为一种值得赞美的品质。

  那对于女人来说,女人该不该原谅出轨的男人,该不该原谅男人偶尔出轨?不管女人是否要原谅眼前的这个男人,女人都应该学会冷静、理性。

  对于普遍的男人出轨,有些女人只能叹口气接受,有的女人反复权衡,犹豫不定,而有的女人则选择大声地宣布誓不两立。

  如果是你,你会不会原谅出轨的男人呢? 江湖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出轨是流行的一个谎。

  玩得起和玩不起的人,都不必当真。

  ”还有人说:“男人都像狗,偶尔总会跑出去撒尿,但是最后总是要回家的,因为他们的本性是(男女性故事)忠诚的。

  ” 这么听来男人出轨是有理由的,女人不但要原谅出轨的男人,还得感谢男人出轨后还会回家。

  男人出轨,受伤的总是女人,情节也永远如出一辙。

  恋爱的时候男人出轨还好办,如果是婚外情呢? 性,在不可逆转的社会大环境下,黄色娘子军遍地开花。

  男人们挂在嘴边的“应酬”成了他们背叛的挡箭牌。

  面对这样的情况,让期待丈夫事业有成的女人委实无奈。

  而且女人的爱又往往是如此真诚,如此单纯。

   但是不管男人是为何出轨,女人都应该要冷静对待,理性分析这发生的一切。

  不要因为男人是偶尔出轨就轻易原谅他,也不要因为你们还没有结婚就轻易原谅他,女人要从男人出轨这件事情中真正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要防范于未然中。

  要记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649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751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627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511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411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106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77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7697.html